s 阅读页

(一)

在广播台的第一次例会上,我碰上了曾经面试我的笑容灿烂的女生,且管她叫灿烂吧。当时我趴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写打油诗,写了一半睡着了,睡醒之后发现一个一身牛仔装的女孩正在讲台上发言,她试图说服领导招兵买马创办广播台自己的网站,所需经费可以让学校正门几家销售电脑耗材的公司赞助,网站同时为对方提供浮动广告或者版面广告服务,并且允许其设置友好链接。她的利落语气,使她这枝红杏一下子蹿出了我遗忘的墙头。

我认出灿烂之后,立刻清醒无比,并且壮起我的鼠胆,举手发言。我说为了突出广播台的领导团队,建议以领导的个人照片作为主页人物,配以个人履历及专访,并且在显要位置开设作品专栏,自由发表无需审核。我让犹豫不决的领导果断地拍了板,虽然我的倡议被他假惺惺地专制掉了。他业余时间喜欢弄点格律诗词,水平参差不齐,而且有多半还是赞美校内管理人员及学者的,所以只能在校内小报上发表,我主张让他的作品上网,只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

会后,灿烂主动叫住了我。她先作了简要的自我介绍,然后我们互相在破纸片上开列电话。我这才知道她大我一届,学的是劳动与社会保障。她真诚地建议我以后别老待在播音室念稿子,要踊跃地出去采访,多结识一些采访对象,他们既然有新闻价值,总有过人之处。她说她自己参加了八个校内社团,跟每个社团里的头面人物都混得很熟。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辅导员经常教导我们不要盲目参加社会活动时,她所用的反面教材原来就是你这种行为啊。灿烂说:你们的辅导员肯定没有听说过这个成语:甲之蜜饯、乙之砒霜。她的笑容突然消失殆尽,样子就像是在代表参议院就总统的过失提出质询案。我说,你为什么这么严肃地看着我,是我们的辅导员没听说过,又不是我没听说过。她一边听我说话一边与管事的领导、台长、几个部长和同事告别。别具一格的是,她的双臂微微擎起,两只小手轻轻摇摆,像只小鸡扑腾着未发育完全的小翅膀,同时与过道两边的人打招呼。密集的人流之后,她说,那就是说你接受我的建议了?我说,就算是吧!她故作认真地质问,就算是吧又是什么意思?我给出如下解释:导演冯小刚拍电影时,如果有几个思路取舍不定,他就一个不落地全拍出来,然后再比较效果,择优录取。所以呢,不管你的主意多么馊,我决定以冯小刚为榜样,照单全收。灿烂说:多大一个事儿,还要你引经据典的,也行啊,万一哪一天你的学业被耽误了,大红灯笼高高挂,你就怨冯小刚去吧,这条明路可是他给你指的呵!既然你今天答应了,以后要是有了采访活打电话给你,可不准拿起电话就说,我要去陪女朋友,我们下午要开班会,今天我扁桃体发炎,最近我决定好好上个自习……这些可全是经不起盘查的低级借口,记好了,小师弟!她的右食指凌空点了两下,表示已经隔山打牛戳了我的脑门。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