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一)

这件事让我的视线从发现灿烂的优点转移到考查灿烂对我产生的某种意义。灿烂和像灿烂这样的人,他们活跃在人群之中,就像是分布在长江之中的涡流,能把流经的物体包括溺水的生命吸附过来,使之改变或抛弃本身的路径,随着自己的形式和节奏,不由自主地产生同步运动。自从我跟灿烂有了比较深入地接触之后,我的全部的课余时间,以及通过由她炮制的盖有公章的请假条而获得的上课时间,几乎完全交给了她为我安排的活动之中,我渐渐远离了我以前偶尔会去的一些地方,比如图书馆、学术报告厅,至于逛书店和上网这样带有娱乐性质的活动,也一并划归于某种生产性的活动或者价值增值行为的项目之下。但灿烂自己却像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经济单位,自成一体地存在着,具有一种别人无法施加影响的天性,这是一套完善的包括吃穿住行和待人接物的生活见解,它们似乎在她幼年就已形成而且至今仍然相当适用。跟她一起去超市购物的时候,我发现她对买什么牌子的卫生纸都有自己的看法,还就此跟导购小姐探讨一番,并且说服对方。而我也显得很没出息地习惯了这样的安排和生活方式,这种生活至少呈现出很强的程序性和实体性,你一睁开眼睛就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于是你去做几件事情,接触一些人,晚上你躺在床上时,也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今天都做了些什么。而痛痛快快地玩上一天,甚至于辛辛苦苦地上一天的自习,由于工作的连续性和一体性,由于主要是大脑的体验而不是身体的经历,回想起来十分的模糊,以至于空虚随时随地向你袭来,让人看着光洁的天花板怅然若失。灿烂喜欢我的积极配合,但与一般人不同的是,她并非目的性很强地想把我锻炼出来给她跑腿,她甚至不曾注意到她对我的潜在影响,也许她已经习惯于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小圈子:其中的人与她的处事态度、生活节奏、从事的活动协调一致。她可能没有意识我固有的耽于胡思乱想的状态与现在的四处奔走、上蹿下跳的生活之间的巨大落差,而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我只不过是她的小圈子中的一个与她关系亲密的案例。但是我对灿烂的这个论断,却错误得十分离谱。

有一天晚上,我们坐在行政楼前广场的花坛边,灿烂硬要往我的头脑里塞进去一个鬼故事,我拒绝向这种小女人情趣妥协,坚决不让她开坛宣讲,直到她说是个带彩的鬼故事时,我才欣然洗耳恭听。

灿烂清清嗓子说,话说我校某届一个大二女生,名叫耳东美,胸平如镜,平到根本就没有戴bra的必要。但她却有一个怪癖,喜欢偷试她人的bra,先是在别人上课的时候,偷偷溜回寝室,取下室友晾挂着的bra,脱光上衣,在大镜子前挨个地试穿;接着是同班的不同寝室的同学,她一般是别人寝室的人都要出去时,有意逗留在那儿,并承诺看完一个什么节目、听完一个什么磁带就走,其实是试完再走;再到后来,她偷偷摸摸地跑进其他班级、年级的寝室试穿,或者用系上绳子的钩子,偷走别人晾在阳台上的bra,躲进每楼层的公用的带水池的洗手间里去试穿,弄完后就地扔在那里。

在一个轮到我们学校拉闸限电的晚上,大约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一般人差不多都已经洗漱完毕躺下就寝了,耳东美和另一个动作拖拉的女生,还在卫生间外的水池旁清洗最后几件积存下来的衣服,两人突然听到背后一个平稳的男声说,小姐好,我是推销bra的,你们要看一下吗?

耳东美的同学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产生了某种幻觉,所以不以为意,但是耳东美却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去,饶有兴趣地说,都有些什么款式的?但是背后空无一物,她是在跟一片空虚讲话,而且除了轻微的回音以外没有任何意料之中的应答,耳东美吃惊不已,转而神神鬼鬼地质问同学:刚才是不是你在说话?她同学战战兢兢地问,你是不是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两人对视片刻,把装有正在搓洗的衣服的洗脸盆,倒扣在塑料水桶上,争先恐后地抱起水桶,逃命似的跑回寝室,她们一边奔跑一边惊声尖叫起来。两人跑回寝室就钻进被窝,大气不敢出一口。然后她们心有余悸地谈起刚才的恐怖见闻。同寝室一个熟悉学校掌故的同学说,bra、男生和奇怪的声音,这三个关键词,让她想起几年前大雪纷飞的冬天一个在女生宿舍楼顶跳楼自杀的男生,男生死时上身赤裸,仅戴一名牌bra,据说该男生死前,曾拿该bra送给与他关系濒临破裂的女友,他的女友拒收,男生一气之下脱光上衣,自己戴上,然后摔死在积雪覆盖的女生楼下。几个女生在唏嘘感叹一番之后睡去,一夜无话。次日早上起床时,她们发现耳东美沉睡不醒,叫她摇她都没反应,探试她的鼻息时,才发现她已经没有呼吸而且身体僵硬,最后有人揭开耳东美的被子,只见灰白色的床单上鲜血像玫瑰一样铺满,平躺着的耳东美上身赤裸,胸部平常被bra遮掩的地方被剥光了皮,手术刀一样定位精确左右对称,似乎耳东美睡前戴上了一个可以黏附皮肤的bra,在燥热的梦中她无意识地脱下bra时,顺便扯下了所覆盖的皮肤,然后流血不止而亡。后来一名女法医翻起耳东美的尸体后,做了这样的笔录:背部中央有约两厘米宽的带状皮肤损伤,与左右的胸部伤口分别相连。耳东美死后有一个说法到处流传,多年前坠楼的那个男生终于把他买的bra送出去了。

我注意到灿烂讲这个故事时面部表情丰富多彩,眼睛忽闪忽闪地特别地明亮,她的话语之间自始至终洋溢着一种痛打落水狗的快意,我觉得这远远超出了一个记忆材料的搬运工工作时的快乐,更像是一种创造者的快感。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