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阅读页

(十二)

高三时就已入党的灿烂得知我没有递交入党申请书时,我们曾经谈到了理想问题。她说所谓理想就是追求大多数人都在追求的东西。我说,我曾经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一位女士商场购物,见一个店面前排起了长龙,她以为是出售打折商品,于是也跟在后面排了起来,站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店面前面,却发现那个店面招牌上写着公共厕所四个字。这个故事说的是大型商场缺乏足够的配套卫生设施,我想说的是我们为理想排队可能根本就不值得。

灿烂接着由抽象到具体地问起了我会不会考研的问题,我的回答再次让她大失所望。我提到在五一期间离开大学的前夜,我鬼使神差地打开概念的电脑,在一张包罗万象的盗版光盘里,找到了国内各大学经济类专业的考研试题精粹。我发现,只要给我几本观点早已注册登记的教材,我就能毫无悬念地拿到满分,但是没有那几本书,我只能无奈地选择交白卷。我还抱着看笑话的心情,阅读了一集装箱的考研体会。谈到为什么要考研,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为了寻找一个新的人生主题,一旦考上研究生,这个主题就灰飞烟灭,所以该主题应该叫作考研失败;另一种是考研有利可图,对此我无话可说,只是恭喜他们早日发财。至于考研经历则是笑话百出:有考了五年没考上的,还搬出周星驰出道前曾经演过小角色宋兵甲的事实来自我安慰;有得不到领导同意的,愤而踹破了办公室的大门;有为了集中精力复习,一刀两断甩掉了男朋友;有家境贫寒贫困潦倒的,已经在无比阴暗的地下室里住了三年;有为了获得更多胜算的,披星戴月去贿赂导师;有跑到京城去上辅导班的,像是穆斯林朝拜麦加圣地。还有许多怪人怪事,不一而足。笑话虽然好看,但也没有必要一定要把自己变成一桩笑话。

尽管我吗啡吸食者似的沉醉于自己的偏执观念之中,但灿烂却根本没有把我拉出泥潭的意思,她就那么无动于衷地听着,听着截然不同的想法在耳边轰鸣,却没有半点过激的反应。我希望她面红耳赤地与我争论一番,对我不屑一顾地翻眼睛。我甚至都不打算在可能发生的论争中为自己辩护以强化固有观念,我愿意放弃所有的处于争议状态之中的想法,只要她开口讲话并站在我的对手席上。但是我看到,灿烂既没有笑容也没有任何不适的表情,而这却绝对不是与我产生共鸣的沉默。我想在她心底里也许同样涌起了一种根本性的失望,它的产生是由于意识到这次的失望本身是无药可救的。因此在这个阳光灿烂无比的正午,我和她并肩走在行人不多的校园的主干道时,我看到她的脸皮突然白得有些透明。

但这个差异似乎并没有在我们之间布下藩篱,学校突然下了一道公文并设置了几个岗哨,在已经不让男生进入女生寝室的惯例下,继续禁止女生进入男生宿舍楼。这给我们造成了不小的障碍,至少是恋爱中信息交流的成本大大增加。

男生寝室女生止步的规定实行之后,我们就跟几个轮班的看守玩起了猫与老鼠的游戏,比如让她穿上我的夹克,再叫一个同寝室的男生,三个人好像刚刚踢完足球一样,勾着肩搭着背,有气无力而旁若无人地走进宿舍楼的大门,灿烂自然是大摇大摆地走在我们中间;至于阴雨连绵的日子,就更加容易趁浑水摸鱼了,打一把大伞遮住头部,在光线阴暗的黄昏径直走进来。灿烂在屡屡成功之后,竟然对自己的累累硕果心生不满,她对我说,你跟我说实话,我是不是性别特征不明显,为什么总是没有人把我揪出来呢?

灿烂千方百计来我们寝室,目的并非在我,而是概念的那台电脑。她新近迷上了一个叫《剑侠情缘》的RPG游戏,但是广播台的电脑禁止装载游戏,她就说服概念购买了这个游戏软件,并且在自己的电脑上运行,然后她就每天过来蹭着玩。一天晚上,她还打算在我们寝室玩通宵,还宽宏大量地说,你们打鼾的声音不会吵着我的。眼见天色已晚,我只好把她拖走。她冲我直叫唤,你凭什么赶我走啊,别人都没说我什么。游戏打穿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跟看门人一较高下的动力了,即使是有事急着要见我,也是站在宿舍楼外面袖着双手,看着顶上铁矛林立的大铁门默默地等。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水姻缘
6
7炎帝与民族复兴...
8一个走出情季的...
9这一年我们在一...
10绿眼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

  • 绝对权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李东方临危受命,出任某省会城市市委书记,被迫面对着几届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绩工程和一团乱麻的腐败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