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贰

  二人离去后,于成功站在窗口,眼神带刺,犀利无比。

  在回去的路上,曹磊骂道:“无耻的混蛋商人,为了一己之利竟然可以什么都不顾,草菅人命,该死!”

  “这就是商人的本性,贪婪、狠毒!”言鼎接过话道,“于成功明知道唐光吸毒,居然看在有房产抵押的份上还借贷给他,这下好了,这就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活该!”

  曹磊想起了父亲,父亲也是一位在商海搏击多年的男人,虽然父亲在他眼里是个好人,他却很难继承父亲的事业。

  “想什么呢?”言鼎问,曹磊回过神,又说:“我怎么觉得姓于的很多话不可信……”

  言鼎深有同感地笑道:“你也看出来了?那个家伙搓手的动作就表示她在说谎,但不知他到底隐瞒了什么。”

  “会不会是他早就知道了唐光妻儿死亡的事?”

  “绝对有这个可能……”言鼎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曹磊目光深邃地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猜他也有可能早就知道唐光妻儿死亡的原因,或者说,他很可能就是知情者,或者参与者,只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就找证据,再狡猾的狐狸最终都会露出尾巴!”言鼎饶有信心。曹磊苦笑道:“言哥,我发现你跟敏姐在一起后,破案时目光犀利多了。”

  “废话,这个功劳嘛,一半一半,我就让你看看我怎样破这个案子。”言鼎信誓旦旦地说,却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跟谁较劲,童敏敏,还是因为曹磊的话。

  曹磊却坏笑道:“言哥,敏姐这次出去三个月,你恢复了自由之身,是不是觉得很爽啊?”

  “她在的时候我也是自由之身啊!”

  “那可不一样,敏姐在时,你能全身心地放纵、洒脱?”曹磊眯缝着眼,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言鼎不解地看着他,想知道那张狗嘴里到底想吐出什么样的象牙。

  曹磊干笑了两声,果然说:“最近在城中广场边新开了一家超级迪吧,设备一流,吃喝玩乐样样齐全,想不想去试试?”

  言鼎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曹磊却死缠烂打:“就今晚,你跟我去耍耍,尝试之后,如果你还不喜欢,那以后就不去了。”

  “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那种地方还是少去!”言鼎叮嘱道。曹磊却不屑地说:“八小时以内的我和八小时以外的我可是双重身份,再说了,我又不干违法乱纪的事,怕什么?放心吧,就我俩,没别人,敏姐是不会知道的。”

  言鼎实在是不怎么喜欢迪吧的环境,人多且杂,太吵且乱。

  二人要了一打啤酒,然后自顾自地喝起来。在这样的环境里,想要正常说话是不可能的,音乐声会把你的耳膜震破,所以两人交流只能靠吼。

  “言哥,还等什么呢?看见合适的美女就主动点,别浪费了大好的光阴。”曹磊把酒瓶凑到言鼎面前。言鼎回应了一下,还没开口,曹磊人已离座,径直走向不远处座位上的一个单身美女。

  言鼎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俩,却发现二人很快就聊得火热起来,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他这才理解曹磊白天那些寓意深刻的话。

  曹磊回头看了言鼎一眼,冲他笑了笑,做了个鬼脸,又转过头聊天。

  言鼎仍然自顾自地喝酒,一会儿就下去了两瓶,然后打算趁着上厕所的机会让耳根清净一会儿。

  迪吧通往厕所的走道相对清净,虽然仍然能听见如雷的音乐声,但感觉好多了。

  言鼎沿着指示牌往前走,突然被一个正在打电话的女孩吸引了目光,虽然女孩穿着迪吧里的工作服,但他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他慢慢走近时,女孩正好打完电话抬头,四目相对,全都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言鼎?”

  “阿兰,真的是你呀!”言鼎从这个声音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问,“你在这儿上班?”

  阿兰点头道:“是啊,要吃饭嘛,没办法!”

  言鼎听了这话有些酸楚,问她的现状,阿兰叹道:“老样子啊,没什么好说的,晚上在这儿上班,白天睡醒后打打牌,就这样混着呗。”

  “你还打牌?”言鼎一愣,阿兰忙纠正:“不像以前了,只是在牌桌上打发时间。”

  言鼎心领神会,又问:“在这种地方上班,还适应吧?”

  “还不错……哎,你怎么会有空来这儿?”阿兰反问,言鼎说:“我怎么就不能来了?难道有明文规定说我不能入内?”

  阿兰扑哧一笑,道:“那倒没有,只是奇怪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这种地方好像不适合你。”

  言鼎笑道:“瞧你说的,我怎么就不能来这种地方了,难道还有身份限制?”

  阿兰向四周看了一眼,低声说:“老实说,来这儿的人,有很多都是为了寻求刺激。”

  言鼎想起正在跟女孩搭讪的曹磊,不置可否地说:“也不能这么说,我就是特例,第一次被朋友拉过来,不过下次估计不会再来了。”

  “既然来了,可别浪费大好的机会啊!”阿兰怂恿道,“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美女?”

  “没兴趣。”言鼎一口拒绝,“你还不了解我?再说了,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两人闲扯了几句,约定另寻时间再聚。

  言鼎被一肚子啤酒胀得尿急,从厕所出来后,整个人轻松多了。临出门时,突然被急促而来的男子撞了一下,虽然对方力气不大,但他仍然被撞得侧身让到了一边儿。紧接着,他顺其自然地回头看了对方一眼,对方也正回头,这一对眼不打紧,言鼎突然对那张面孔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时却想不起到底在哪儿见过。

  言鼎回到座位,刚把啤酒瓶凑近嘴边,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顿时大惊,转身便往厕所方向疾跑而去,挨个门仔细搜寻了一遍,却没见到先前那个人影。

  曹磊一回头没看到言鼎,四周张望了片刻,然后起身离座,远远地看到言鼎从厕所里出来,好像在找什么,他快步走过去问:“看什么呢?是不是到手的鸭子飞了?”

  “我看到一个人。”那个面孔在言鼎脑子里越来越清晰,“对,就是他,一定是他!”

  “到底谁呀?”曹磊问。言鼎沉重地吐出两个字:“唐光!”

  曹磊又到处扫描了一眼,疑惑地问:“你是不是花眼了?”

  言鼎缓缓地摇头道:“本来我也没认出是他,还跟他对视了一眼,现在好好一想,绝对是他!”

  “那还不赶紧找呀!”曹磊说完就快步往迪吧场地中间走去,言鼎也迅速跟了上去,但迪吧里人头攒动,哪里能找到目标的影子。

  “都怪我反应太慢,要不然当时就逮住他了!”言鼎自责不已。曹磊沉吟道:“有办法了,既然在这儿见到了他,也许他会经常在这儿出没,我们多来几次,希望不就越大?”

  “有道理,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跟个朋友说两句话就出来。”言鼎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找到阿兰,把她叫到一边说,“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阿兰不解地问:“我现在混成这样,能帮你什么?”

  言鼎向左右谨慎地看了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她面前:“认识照片上的人吗?”

  阿兰仔细看了看照片,摇头。

  “真没印象?好好想想,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言鼎焦急地问。阿兰不假思索地说:“真没什么印象,这里每天来的人太多了。怎么了,这个人是不是犯事了?”

  言鼎没正面回答,而是说:“到底什么事你就别问了,总之帮我多留意一下照片上的人,有消息麻烦第一时间告诉我。”

  阿兰拿着照片端详起来,言鼎让她把照片先收起来,又叮嘱道:“要是见到这个人,千万不要声张,暗地里通知我就是。”

  “知道了,那我先做事去了。”阿兰收起照片后转身离去,言鼎的目光又投射到人群中,希望能有所发现……

  第二日晚上,言鼎和曹磊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迪吧,然后选在一个角落坐下,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全场。

  迪吧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曹磊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好像在寻找什么,言鼎问他:“找什么呢?”

  “哦,这不是找唐光吗?”曹磊收回目光,言鼎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看你是在找另外的人吧?”

  曹磊讪笑道:“顺带,顺带……”

  “别忘了正事,眼睛睁大点!”言鼎提醒道,他的目光扫过一张张面孔,突然之间,目光定在了另外一个角落的一张面孔上,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仔细一看,不禁纳闷,他怎么也来了?沉吟了一下,他冲曹磊说:“我看到个朋友,过去打声招呼,你继续盯着。”

  王辉看到言鼎时也大吃一惊,但反应过来后忙起身说:“言警官,你怎么也来了?”

  言鼎笑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看来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件事而来。”王辉猛然猜到了言鼎来这儿的目的,“来,先喝一杯!”

  言鼎坐下,问:“就你一个人?”

  王辉向四周看了一眼,笑道:“还有几个朋友,都自个儿寻乐子去了。”

  “你自己坐在这儿喝酒就不闷?”言鼎故意这样问,王辉道:“这不是老天怕我一个人无聊,把你也叫来了吗?”

  言鼎没心思跟他开玩笑,直接问:“找到了吗?”

  “什么?”王辉好像无比诧异。言鼎轻蔑地说:“别跟我绕弯子,干脆点!”

  王辉这才干笑道:“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不用说,咱们来这儿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吧?”

  “不错啊,有几把刷子嘛,这么快就找到蛛丝马迹了。”言鼎说话的时候,目光依然在人群中敏锐地搜寻,“你是怎么知道唐光在这儿的?”

  王辉道:“不瞒你说,主要还是朋友帮忙,只可惜那家伙今晚一直没出现。”

  “你的朋友是什么时候发现他在这儿的?”

  “就昨晚,所以我今晚亲自过来,不过结果可能要让我们失望了。”王辉已经盯了很久,估计唐光今晚可能不会出现。

  言鼎也深有感触地说:“如果要来的话,应该早就来了。”

  “哎,言哥,你怎么又来了?”

  言鼎正说话间,阿兰突然过来搭讪。言鼎忙说:“跟朋友过来坐坐。”

  阿兰冲王辉点了点头,说:“我请你们喝酒。”

  “不用客气了。”言鼎笑道,“今晚我已经喝不少了。”

  “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怎么就喝多了?”王辉看到阿兰时两眼放光,忙接过话道,“再说有人请客,咱们接着喝,不醉不归。”

  言鼎拗不过,只好接受阿兰的好意。阿兰把酒送上来后,王辉突然说:“喝一杯吧。”

  “行啊!”阿兰很爽快地喝了一杯,她离开时,王辉还随着她的背影感慨道:“好酒量啊!”

  言鼎横了他一眼:“是酒量好还是人好?”

  “都好,都好!”王辉喃喃地说,“你刚才介绍她是叫阿兰吧?”

  “嗯,怎么了?”言鼎问,王辉却反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言鼎看了他一眼,问:“你什么意思,该不是对人家有想法吧?”

  “你先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吧?”

  “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言鼎其实是不想提那段往事。王辉说:“我怎么觉着那女孩有点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不会这么老土吧,想套近乎就想一个新点的理由。”言鼎猜透了他的心思。王辉正想说什么,言鼎又说:“你慢慢喝,有什么发现及时沟通,我得走了,那边还有个朋友。”

  曹磊看见那些单身女子就忍不住想要上去搭讪,但想起言鼎的叮嘱,所以不敢乱来,好不容易见他回来,忙不迭地说:“你总算回来了,可憋死我了!”

  “有发现?”言鼎不解地问。

  “你再不回来我就快被尿憋死了。”曹磊说完已经起身跑向厕所方向。言鼎看看时间不早,决定等曹磊回来后就走,可就在此时,一个女孩子突然凑了过来,一P股坐在他身边,风情万种地说:“帅哥,可以请我喝一杯吗?”

  言鼎很不适应,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女子却又往他身边凑近了些,几乎挨着他身子,还柔情蜜意地说:“别这样嘛帅哥,我今晚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如一起喝几杯,共度这个漫长美好的夜晚吧。”

  言鼎听了这话,身上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女子说话间,一只手臂已经搭在了言鼎肩膀上。言鼎再也忍无可忍,往边上挪动了一下,很干脆地说:“小姐,请自重!”

  “别这样嘛帅哥,你这样说话会吓到我的。”女子说话的时候,嘴里的气息在言鼎耳边游荡。言鼎再也无法忍受这个女子的轻浮,正要起身,肩膀却被人按住了,抬头一看,只见曹磊正满脸笑容地看着他,然后迈步坐在了他跟女子中间,俯在女子耳边耳语了一阵,女子二话不说便快速离去。

  言鼎看得莫名其妙,问:“你跟她说了什么?”

  曹磊叹息道:“大哥,既然今晚让你遇到了这种事,我就给你上一课!”

  言鼎更加诧异,曹磊接着问:“你知道刚才那女孩是干什么的吗?”

  “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人。”言鼎不快地说。曹磊笑道:“言哥,你不会被她吓到了吧?”

  言鼎平息了一下内心,轻描淡写地说:“我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吗?”

  曹磊坏笑道:“那行,我问你刚才那女孩是干什么的?”

  “来这儿的,除了像我这样的人是为了工作,不都是为了玩乐吗?”言鼎若无其事地说,“那女孩一看就是喝多了。”

  “错,让我来告诉你,刚才那女孩没醉,她过来搭讪你,只是为了你口袋里的钞票。”

  言鼎愣道:“什么意思?”

  “在这样的地方,有很多女孩子可不仅仅是为了玩才来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为了钱——让男人帮她们在这儿的消费埋单,然后她晚上还会陪你,但都是要付钱的。”曹磊像个专家夸夸其谈。

  言鼎确实上了一课,但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难道有过亲身经历?”

  曹磊做了个怪相,举起酒杯说:“不早了,看来今晚大好的时间被白白浪费掉了,喝完这杯就撤吧。”

  “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呢。”言鼎紧逼,曹磊先干为敬,然后说:“想知道答案呀,自己想。”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最后跟女孩说了什么吧?”言鼎还是追问。

  “我说我们是同志,她就吓跑了,哈哈……”

  “……”言鼎翻起一阵白眼。

  回到家里,睡觉之前,言鼎拿起日历,用笔勾去了即将过去的一天。自从童敏敏出差之后,他每天睡觉前都会重复同样的事情,想象着她回来的日子,然后才能安然入睡。

  言鼎这些天突然听说一件事,很多人都在传言祁定学假公济私的事。他想去跟祁局问个究竟,最后想想还是算了。但没过几天,又听说上面派人来调查此事,最后还不了了之,这才借口去找祁局汇报工作的机会问询一下。

  祁定学盯着他的眼睛问:“到处都是风言风语,那你到底怎么看这件事?”

  言鼎当然不相信,但人言可畏,他也不得不相信确有其事,最后说:“我相信调查组!”

  “看来你还是不信我!”祁定学叹息道,“在这里,我跟你认识的时间最久,没想到你竟然也……”

  言鼎忙辩解:“领导,你误会我了,我真没……”

  “算了,不说了,不过幸好我廉洁自律,上面才没有查到什么。”祁定学感慨道,“现在这个社会啊,太复杂了,人言可畏啊!”

  言鼎说:“其实我根本就不信,您可是我的老领导,我还能不相信您吗?”

  祁定学却叹息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是人都会做错事。唉,算了,不说这个,总之你要相信我,无论我做了什么,即使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那我也是迫不得已,有苦衷的。”

  言鼎忍不住大笑:“领导,您怎么也变得婆婆妈妈的了,这可不像您的风格。”

  “像不像我都是我,人都会变的,你也一样,不也变了很多吗?”

  言鼎道:“但我本质没变呀。”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变了?”

  “领导怎么又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您确实是变了,只是变得更年轻了。”言鼎话音刚落,祁定学就回击道:“我说你小子变了嘛,现在都学会拍马屁了。不过没事,人都要学着去适应这个社会,以后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多努力努力吧!”

  俗话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言鼎和曹磊在迪吧等了唐光好久都没见踪影,这晚他恰好有事没去成,唐光却出现了。

  阿兰发现唐光的时候,因为没见到言鼎,突然就慌了神。当唐光和一个女人离开迪吧时就跟了上去,打算找到他的落脚点。

  唐光和女子摇摇晃晃地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有说有笑。

  阿兰悄悄地跟着,直到二人走入一家小旅馆。她正在旅馆前犹豫要不要上去看看他们住几号房,突然被人拉了一把,回头一看,见是王辉,不禁诧异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王辉把阿兰拉到一边,低声说:“大半夜的,你一个人多危险啊,赶紧回去。”

  “关你什么事!”阿兰不快地驳斥道,“我还没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王辉坦白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出事,所以你离开迪吧时我就跟来了。”

  阿兰跟王辉只有过一面之交,所以带有戒心,忍不住问:“我跟你很熟吗?”

  王辉小心地说:“言鼎没跟你说过?你跟着的这人可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魔王,据初步估计,至少有五个人死在他手里。”

  阿兰打了个寒战,抬头看了一眼,这才感到后怕。

  “要是被他发现你跟着他,你说你有没有麻烦?”王辉添油加醋地说,“赶紧回去休息,这儿有我盯着就够了。”

  “那要不我通知言鼎一下?”

  “不用,有我在这儿跟他一样,我会通知他。”

  阿兰一步三回头,半信半疑地走了。可没走多远,她又悄然折了回去,刚好看到王辉在门口跟几个男子耳语,然后便快步进入了旅馆之中。

  王辉带着几个手下闯入旅馆,打听到了唐光的房号,然后迅速上二楼,一个手下轻轻敲门,不久,屋里传来唐光低沉的声音:“谁,干什么的?”

  “服务员。打扰一下,麻烦开一下门,给您送点水果。”

  “不用!”唐光没好气地回绝了。

  王辉确定屋内之人确实是唐光无疑,这才冲手下使了个眼色,然后一脚踢开房门。刚下床的唐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蜂拥而入的几个人按在了地上,躺在床上的女子被吓得花容失色,连声尖叫起来,蜷缩在被子里,一脸惊愕。

  “住嘴,再叫我弄死你!”王辉呵斥道,女子才收声。

  唐光挣扎了几下却无济于事,怒视着王辉吼道:“你他妈干什么,老子不认识你!”

  “你当然不认识我,但这不重要,我认识你就够了。”王辉了解这种人,所以把自己装饰得非常冷酷,像个黑帮老大一样冷冷地盯着唐光。

  唐光眼里闪着怒火,仿佛要把面前的人烧毁似的,咬牙切齿地问:“你到底是谁?”

  王辉点了一支烟,冲他脸上吐出一口烟雾,这才说:“我说了,我是谁并不重要,因为知道我的人,有很多这辈子都没机会再问我第二个问题了。”

  唐光一听这话,突然哭丧起来,带着哀求的声音喊道:“大哥,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我真不认识你呀……”

  “像个娘们儿一样!”王辉轻蔑地骂道,“小子,你没得罪我,但你得罪了我老板,得罪了我老板,后果可比得罪我严重多了。”

  唐光微微迟疑了一下,瞪着惊恐的眼睛,疑惑地问:“大哥,你别耍我,我不知道你老板是谁,要是知道,就是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得罪你老板啊!”

  王辉冷笑道:“是吗?既然这样,你还敢拿着假的房产证骗我老板?”

  唐光的脑袋高速运转起来,突然恍然大悟,喃喃地说:“原来是他……”

  “终于想起来了?怎么样,要么还钱,要么把真的房产证拿来。”王辉目露凶光,好像唐光现在不还钱就会真的马上弄死他。

  唐光双腿发软,哀求道:“大哥,求求你,回去跟于总说说,帮我求求情,我有了钱一定会尽快还。”

  “你有了钱真会尽快还?”王辉冷笑道,“你当自己是聪明人,还是当我是傻子?老实点,真的房产证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我不……”

  “看样子你也没钱还,这样吧,跟我回去见于总,他会有办法让你还钱!”王辉示意手下把唐光带走,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瑟瑟发抖的女子问,“认识我吗?”

  女子先是点头,而后又惶恐地摇头。

  王辉走出房间的时候,差点笑出声,可到达楼下的时候却傻了眼。正在跟旅馆老板说话的两个警察恰好也看到了他们,马上就冲了上来,其中一人吼道:“你们干什么?”

  王辉真后悔刚才在房间里耽搁太久,马上迎上去,涎着脸皮赔笑道:“警察同志,不好意思,这么晚把你们给闹腾来了……”

  “少废话,把人放开,你们是什么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辉说:“这个人欠我钱,我们是来追债的。”

  “追债?我看你也不像好人,全都跟我们回去。”

  “别,别呀,我们真是好人,是……”王辉还在哀求。唐光突然说:“警察同志,我不认识他们,也没欠他们钱,他们是绑架……”

  王辉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反咬一口,却无能为力,只好继续赔笑:“你们别听他胡说,这小子欠钱不还,是怕我们带他回去……”

  “少废话,全都跟我们回公安局再说!”

  王辉情急之下只好报出言鼎的名字,一警察不信地问:“你真认识他?”

  “当然,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刚刚还一起喝过酒!”王辉极力夸大跟言鼎的关系,以为这样会奏效,没想到警察仍然说:“既然你跟言鼎认识,那就更好了,跟我们回去,我们会找他核实你的身份。”

  阿兰亲眼看到公安民警进入旅馆,又亲眼看到王辉等人被一起带走,沉吟了一下,想言鼎应该会得到消息,就没打电话回去睡觉了。

  王辉等人和唐光被临时关在一起,王辉对他拳打责骂,唐光被骂得抬不起头,蜷缩在墙角,一言不发。

  “这次被你害惨了,不过不要紧,我在公安局有朋友,很快就可以出去。倒是你,要是不赶紧还钱,就乖乖在牢里待上一辈子吧,要不然就算出去,也有你好受的!”

  唐光捂着头,突然又被踢了一脚:“我大哥跟你说话呢,是不是想死?”

  唐光这才慌忙起身,王辉又说:“小子,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

  “哎哟大哥,我是真没钱,要是有钱早就还了……”

  “没钱就把房产证交出来,不然的话让你生不如死!”

  唐光哭丧着脸:“大哥,房产证在我老婆手里,我也是没办法才弄个假的……”

  “你老婆?”王辉突然大笑道,“你还记得你有老婆吗?哦,对了,你还有俩孩子,一儿一女,看上去还真是挺好的一家人,不过有个消息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他故意打住,唐光还在装:“大哥,祸不及妻儿,于总有什么事就冲我来。”

  “是吗?看不出来你还有像男人的时候。”王辉不屑地说,“虽然我很想冲你妻儿去,但她们不给我机会。”

  唐光一愣,问:“你什么意思?”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是真不想告诉你这个噩耗,因为实在是不忍心呀!”王辉叹息道。

  唐光似乎意识到家人出了事,慌忙抓住王辉的胳膊,王辉掀开他的手,喝道:“别他妈碰我,要不然老子送你下去跟你妻儿团聚!”

  唐光一听这话,起先是呆愣了很久,紧接着突然冲王辉一拳打过去,不大的房间里顿时乱作一团……

  言鼎第二天一早就被一阵电话催醒,听完电话,急匆匆地赶到局里,一见曹磊便问:“人呢?”

  “别急,全在我们的控制之中!”曹磊得意地说,言鼎催促道:“快带我去!”

  “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曹磊的话让言鼎起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曹磊说:“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言鼎来到拘留室,看见个个满脸伤痕,问身边的曹磊:“你干的?”

  “狗咬狗!”曹磊摇头,“要不是及时制止,恐怕得闹出人命。”

  “哎,言警官,您总算来了。”刚才还在打盹的王辉听见言鼎的声音,立马就醒了。此时唐光仍然蜷缩在角落,目光痴呆,像个傻子一样没有任何表情。

  言鼎已经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把王辉带到办公室,带着审问的口气说:“看来你还是没长记性。”

  王辉嬉皮笑脸地说:“这事说来话长,而且发生得太突然,又那么晚,我根本就没时间通知你。”

  “不管怎么样,你也没有权利对任何人滥用私刑。”言鼎指的是他们互殴的事,“不过看来你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那小子一听说他妻儿自杀的事,立刻就疯了,还冲我动手,你说不是自找苦吃吗?”王辉话音刚落,言鼎就怒喝道:“谁让你告诉他这些的?”

  “也没人不让我说呀!”

  言鼎被气得不轻,不过想想也算了,反正唐光早晚会知道,就吐出憋在心里的恨气,起身说:“你可以走了。”

  王辉诧异而焦急地问:“那唐光呢?”

  “唐光?”言鼎觉得好笑,“你还打算带他一起走?能放你走就已经很不错了。”

  “言警官,人可是我找到的,如果不带回去,怎么跟老板交代?”

  曹磊刚好进来听见了这话,说:“唐光的妻儿死了,现在还不能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所以必须留下来接受调查,你以为公安局是菜园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王辉还想说什么,但言鼎已经下了逐客令,他只好败兴离去,但让手下盯着公安局,只要见到唐光一出门就抓人。

  在这个时候审讯唐光是一件非常麻烦和吃力的事,言鼎问了很久,他却像只剩下半条命似的坐在那儿,双眼空洞,一言不发。

  言鼎不想再刺激唐光,但此时此刻,他不得不以毒攻毒。他狠下心说道:“唐光,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说话,因为你愧疚,对你妻儿的死充满了愧疚。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你的妻儿才走上不归路,警方怀疑你就是杀人凶手。”

  “对,是我杀了她们,你们枪毙我吧……”唐光突然像头发怒的狮子咆哮起来,像要吃人似的。

  言鼎猛拍了一下桌面,吼道:“就是因为你没有做到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你的妻儿才选择自杀……”

  “不,是我害死了她们,是我逼死她们的。我该死,该死,你们枪毙我吧!”唐光此时已经筋疲力尽,说话也有气无力。

  言鼎继续刺激他:“你说得对,因为你吸毒,还因为你借贷抵押了房子,所以她们无家可归,只能选择……”

  “我没有,我没有抵押房产,她们误会我了。”唐光面色悲切,“我对不起她们,没想害死她们的……”

  “但这就是事实!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才导致你的妻儿惨死,只可惜三条人命,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毁了,你不觉得自己应该为她们赎罪吗?”

  唐光眼中突然射出一道寒光,狠狠地说:“不,我不相信她们是自杀,她们一定是被人害死的。对,于成功,就是他,他恨我骗他,所以要害死我的家人。求你们,求你们快去抓他,快……”

  言鼎的口气这才稍微缓和,说:“我们也怀疑你的家人不是自杀,但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人所为,所以需要你合作。把你知道的、怀疑的所有情况都告诉我们,这样我们才能尽快破案,找出真凶。”

  唐光沉默了很久,双目黯淡地说:“都怪我,我不该迷上那个玩意儿,但这都怪于成功,要不是他拉我下水,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你说你吸毒是因为于成功?”言鼎话音刚落,唐光便开始打呵欠,看来毒瘾又犯了,他紧接着讲述了自己如何开始吸毒的经历。言鼎最后总结道:“于成功骗你吸毒,然后又给你借贷,但是必须用你的房屋抵押,是这样吧?”

  “对,但我留了一手,用了假的房产证,把房屋的户口也转给了我妻子,所以我妻子是不会自杀的。”

  言鼎问:“这就是你的证据?”

  “是直觉!言警官,求你相信我,这件事一定是于成功对我骗他的报复……”唐光说这话的时候,双拳紧握,颤抖得连脸都有些变形。

  言鼎看在眼里,也感觉这个案子的疑点太多,于是说:“你先去戒毒所,这个案子我们会全力以赴,如果还想起什么,可以及时告诉我。”

  唐光懊悔不已,连想死的心都有,但是他告诉自己,就算死,也一定要亲眼看到凶手伏法。

  “你这一招激将法用得不错啊!”王志在外面观看了言鼎审讯唐光的全过程,“进步不小,知道打心理战了。”

  言鼎刚才审讯唐光太累了,喝了口水问:“你怎么看?”

  “先说说你的看法。”

  “虽然现场找不到他杀的证据,但我认为唐光没有撒谎。根据他的口供,于成功有重大的作案嫌疑。”言鼎放下水杯,“这个于成功看起来人模狗样,但我搜集了一些他的资料,知道此人怎么起家的。”

  王志笑道:“白手起家的?”

  “当然是白手,因为他出身贫寒,十几岁就出来混,后来靠走私赚了第一桶金。”

  王志只是笑着点头,言鼎问:“这些你都知道了?”

  “连你都知道了,我怎能不知道?”王志道,“不过有一点我没猜到,那就是你这么快就逮住了唐光。”

  “误打误撞,运气好而已,不过还得感谢一个人。”

  “什么人?”

  “王辉。”

  “就专门帮人讨债的那小子?”

  “要不是他,我可能就错过逮住唐光的大好机会了。”

  王志叹息道:“这人啊,甭管好人,坏人,狗子,猫子,看来都有用得着的地方。”

  “那是,如果我的预感没错,要破这个案子,最终还得王辉那小子帮忙。”

  
更多

编辑推荐

1心理学十日读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后的军礼
4天下兄弟
5烂泥丁香
6水姻缘
7
8炎帝与民族复兴...
9一个走出情季的...
10这一年我们在一...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
  • 绿眼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为纪念冰心奖创办二十一周年,我们献上这套“冰心奖获奖作家书系”,用以见证冰心奖二十一年来为推动中国儿...

  • 少年特工

    作者:张品成  

    文学小说 【已完结】

    叫花子蜕变成小红军的故事,展现乡村小子成长为少年特工的历程。读懂那一段历史,才能真正读懂我们这个民族...

  • 角儿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

  • 男左女右:石钟山机关小说

    作者:石钟山  

    文学小说 【已完结】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