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折

  (孛老儿上,云)欢来不似今朝,喜来那逢今日。老汉刘太公的便是。谁想刘千跟着他叔父去泰安州,与独角牛劈排定对去了。说道孩儿赢了也,先拿将花红银碗锦袄儿来。我不信,使的出山彪打听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末扮出山彪上,云)自家出山彪便是,跟着刘千哥哥泰安州去,俺哥哥赢了也。我先将花红银碗锦袄,去叔父跟前报个喜信去咱。(唱)

  “双调”“新水令”独角牛无对整三年,则今番赛还了他那口愿。说刘千一个展,值看官满怀钱。端的是名不虚传,看了那几合擂不曾见。

  (孛老儿云)出山彪孩儿来了也。你哥哥在那泰安州,与那独角牛怎生劈排定对?你说一遍,我试听咱。(正末云)父亲,俺刘千哥哥赢了也。我将着这锦袄子银碗花红,父亲跟前来报喜信来也。(孛老儿云)既然你哥哥赢了独角牛也,怎生两家相搏?你试说一遍,我试听咱。(正末唱)

  “夜行船”独角牛肥膜相搏呵,吁,他则落的一声喘,可是他空说在骏马之前。他则待举意儿赢,他其心儿不善,可是他捉住鼓自开一遍。

  (孛老儿云)你那哥哥等开住呵,会那个在左边?那个在右边?怎生遮截架解?你说一遍,我试听咱。(正末唱)

  “川拨棹”独角牛气冲天,他向那露台上说大言。卖弄他能拽直拳,快使横拳,你比俺刘千绝后光前。去也郑州出曹门较远,都部署将藤棒传。

  (孛老儿云)怎生擂鼓筛锣?呐喊摇旗?你试说一遍咱。(正末唱)

  “七弟兄”鼓儿着撒边、撒边,(云)手停手稳看相搏。(唱)你可便看,咱拳合手停,各自寻机变。一个拳沉脚重谨当先,俺哥哥身轻体健能挪展。

  (孛老儿云)俺刘千与独角牛怎生劈排定对?你试再说一遍,我试听咱。(正末唱)

  “梅花酒”呀!独角牛拽大拳,刘千见拳,来到跟前,火似放过条蚕椽,出虚影到他胸前。刘千使脚去手腕上剪,他敢迤逗的到露台边,接住脚往上掀。胖身躯怎回转,膂力的是刘千。

  “喜江南”滴溜扑人丛里腾的脚稍天,俺哥哥他将那浑锦袄子急忙穿,早笙歌引至庙门前。独角牛自专,则他那输了的脸儿可怜见。

  (孛老儿云)既然赢了也,俺一家儿都往深州饶阳县县令之任去,到大来欢喜杀我也!俺孩儿心怀意满,且休论他长我短。独角牛输与刘千,俺得了花红银碗。

  题目

  般般社火上东岳

  正名

  刘千病打独角牛

  §§施仁义刘弘嫁婢

  
更多

编辑推荐

1聚焦长征 历史...
2聚焦长征--长征...
3红军长征在湖南...
4中华传世藏书全...
5中华传世藏书全...
6中华传世藏书全...
7中华传世藏书全...
8中华传世藏书全...
9中华传世藏书全...
10中华传世藏书全...
看过本书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