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教育 » English Specifics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TJKCB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18-11-29 11:46:35

 
MIT on gene-edited babies 影响弱势群体进步的研究 [引用]

麻省理工华裔科学家: 停止“制造”基因编辑婴儿

走走看看: 走光明的道路, 看美好的风景, 过幸福的生活.
打印 (被阅读 3823次)

贺建奎教授通过修改基因,让新生儿出生后能天然抵抗艾滋病。26日,一对基因编辑双胞胎在中国诞生的报道引发轩然大波,质疑声随之而来。122位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对此项研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

“在我国,基因研究需要备案,需要经过临床研究专家委员会和伦理专家委员会的审查,否则不可以用于治疗。南方科大和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都不在备案名单中,该项目是违法行为,应该追查:谁批准的?谁提供经费?”2018年11月26日,国家卫健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樊民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

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6日报道,华裔科学家、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发明人之一张锋呼吁全球停止利用他发明的这一技术来“制造”基因编辑婴儿。张锋在其声明中称:“基于现有的技术,我赞成停止对胚胎的编辑。”

11月26日,据人民网报道,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据贺建奎介绍,基因编辑手术比起常规试管婴儿多一个步骤,即在受精卵时期,把Cas9 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用5微米、约头发二十分之一细的针注射到还处于单细胞的受精卵里。通过修改胚胎中的CCR5基因,创造全球首例免疫爱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张锋在声明表示,目前基因编辑技术尚处于发展初期,研究风险大于益处,他支持全面停止对胚胎基因的编辑。

同时,他对此项研究缺乏透明度表示“非常担心”。此前,包括美国国家科学院在内的研究机构曾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只有在严格的安全监督条件下才能“制造”。

以下为张锋的声明全文:

虽然我认识到了艾滋病病毒对全球造成的威胁,但在现阶段,通过编辑胚胎让CCR5基因缺失的做法,风险似乎大于潜在的益处。修改胚胎中的CCR5基因,可能会让人更容易受西尼罗病毒(West Nile Virus)的影响。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普遍而有效的方法,防止艾滋病毒从父母传染给未出世的孩子。

鉴于目前的技术水平,我支持暂停对胚胎的编辑。虽然胚胎编辑似乎是CCR5试验的目的,但是在我们能提出一套成熟的安全要求之前,这种编辑需要停止。

我不仅担心这一试验的风险,还深切地关注它缺乏透明度的问题。所有的医学进步、基因编辑或其他方面,尤其是那些影响弱势群体进步的研究,都应该谨慎、仔细地进行测试,与患者、医生、科学家和其他社区成员公开讨论,并通过合理方式实施。

2015年,国际研究协会称,没有“拟申请(项目)适当性的广泛社会共识”,对任何与生殖相关的基因编辑都是不负责任的。

我希望,即将召开的峰会将成为对这一问题进行深入讨论的论坛,为我们全球社会从基因编辑中受益提供指导。

https://www.guancha.cn/industry-science/2018_11_27_481206.shtml  

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星期二(11月27日)在香港大学召开,在峰会召开前一日(11月26日),中国《人民网》发表报道,引述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经基因编辑、对爱滋病免疫的女婴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

由于基因编辑技术涉及伦理问题,多年来一直未获中外官方许可,报导一出立即引起国际舆论及科学界哗然。中国122位科学家在新浪微博“知识份子”帐号上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对“首例免疫爱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实验进行强烈谴责。

声明表示,基因编辑技术并非新事物,其中还涉及不确定性、巨大风险及伦理问题。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的行为,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声明并表示,中国政府一定要迅速立法严格监管,“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在香港会议上,贺建奎做报告以后,会场的问答(从现场的问答,可以看出贺教授没有经过仔细认真的考虑,而是急功近利):

David Baltimore教授(197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我插播一句。上一届峰会中,我们提到如果缺乏“对于恰当性的广泛社会共识”,任何对于生殖系的编辑都是不负责任的。我认为现在这个共识依旧成立,目前的临床应用也还是不负责的。这个过程并不透明,我们在整个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甚至连孩子都已经出生了。在医学上,基因编辑并不是必须的。今天早些时候,会议里提到的疾病,其应用都比保护一名HIV患者要更为广泛。我们的峰会会在明天就这个事件做一个总结陈述。

多位参与峰会的学者在会后都批评贺建奎的研究,峰会筹委会主席、诺贝奖得主David Baltimore表示,贺建奎的实验过程不透明,也没有医学必要性,形容贺建奎的做法是不负责任。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李嘉诚医学讲座教授兼化学病理学系系主任卢煜明表示,基因编辑技术不是完全成熟,直接应用于胎儿是过早。

对此贺建奎表示,今次研究是帮助爱滋病患者,改善中国的爱滋病问题,卢煜明认为欠说服力。他又表示,有其他方法预防婴儿感染爱滋病病毒,毋须透过基因编辑。

卢煜明说:“譬如‘鸡尾酒疗法’和抗病毒药物,那些药已用了很多年,但现时是用一个新的技术,是完全不知道安全性去做这研究,我认为是不成熟。其实有些方法洗爸爸的精液,令它的(爱滋病)病毒浓度很低,所以在受精过程中妈妈感染机会低。其实怀孕期间,妈妈是不会传染爱滋病病毒予婴儿。”

卢煜明表示,贺建奎用不肯定的技术改了胎儿可遗传的基因,这件事可能影响胎儿的后代,他认为贺建奎“过了这条线”,如果有监管机构因为这次事件将规管收紧到很严格,未来这个领域发展可能要“滞后”好多年。

协办峰会的港科院创院院长徐立之表示,贺建奎在实验安全性上无做足够工作,不能肯定有关编辑会否对基因组有其他影响。徐立之坦言,对贺建奎在论坛上的表现感失望,听完贺建奎的演讲之后,有更多疑问,他认为有关当局日后应该考虑立例,规定有关人士要领牌,才可以做这类临床实验。

徐立之认为,贺建奎有关帮助爱滋病患者的说法“站不住脚”,因为目前已有很多其他方法治疗爱滋病,亦可透过教育等预防,不明白为何要用这么艰难的方法?徐立之认为,如果科学家不公开研究过程,“看不到”便无法监察,因此科学家本身的操守十分重要。他慨叹”有多好的警察,都会有人做不法的事情”,国际间虽然有针对实验的审查制度,但他认为贺建奎似乎明知故犯。

徐立之表示自己是“乐观份子”,贺建奎这次研究惹起争议,他认为对科学界而言是“大唤醒”,令更多人了解到科学研究牵涉的道德问题,他坦言事件“好不幸”,但学到很重要的经验。至于两名已出生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女婴,徐立之表示,希望两人健康成长、过正常生活。

====================

http://bbs.wenxuecity.com/bbs/currentevent/1604986.html  

改编人基因的贺建奎不仅是个二百五,而且是一个丧失了良知为了成名成家而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科学骗子”。笔者快速查明,他没有坚固的基因编缉功底,是一个基因组学研究的一般研究(SO SO)人员。但是为了一鸣惊人,他开出了一个猛单,没有经过正规程序就直接编缉人类。不说多了,自己没有CREDIT,能否准确无误地导入自己宣布的CCR5基因本身就没有保障。

十一月26日注定是中国科技界的重要日子,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似乎有些自吹自擂,说双胞胎的一个基因书(CCR5)经过修改,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关键的是本次案例是全人类首次将CRISPR-Cas9技术对胚胎进行编辑,以胚胎植入前遗传学检测和孕期全方位检测可以获得具有CCR5基因编辑的个体。理论上在婴儿从植入母亲子宫之前就获得了抗击霍乱、天花或艾滋病的能力。但是目前为止,基础研究并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此法能抵御此些种疾病,也就是说并没有国际认可。第二,如何在露露和娜娜体内检测是否更加健康和对疾病的抵抗力没有办法。总不能把这些人像老鼠猴子一样感染绝症。何况天花本来就是宣布绝迹的疾病。

当然最大的问题出在为什么要在国际基因编缉会议之前急急忙忙的宣布这个惊天新闻?根据论理申请书上的一段话,伟大科学家贺医生有出名的想法,称为是诺贝尔奖级别的国际创新。实际上CRISPR-Cas9技术之前的基因编辑技术就完全可以胜任这些基因编缉任务。之所以没有人敢于报道人类基因编缉,是国际论理委员会没有松口。欧美国家的科学家比较老实,不敢冒天下大不韪去克隆人类。中国人胆子大,即使可能被当成坏蛋,钉入历史耻辱柱,也在所不惜。

不过,此人真的有些胆大包天。他真的没有想到一不小心,捅了科学界的马蜂窝。以后等待他的是无边无际的灾难和无休无止的质问。中国科学界已经在第一天出现了122名人签名的抗议和质疑。不光是伦理上的问题,技术上还有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如果不健康的基因带入人类基因之中可能造成长远而深刻的社会影响。技术上的缺陷有可能对人类遗传物质产生不可逆转变化,让人忧心忡忡。

记者获悉材料《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有七人在该文件上签字,日期为2017年3月7日。但是有关人员似乎不知情,这就产生了一个疑问?是不是经过了正确的伦理议程?中国历来对伦理问题管理并不完善。但是原国家卫计委在2016年9月30日通过了《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于当年12月1日起施行。其中规定范围的生物医学研究必须要通过伦理委员的审查,第(二)点就是有关于“医学新技术或者医疗新产品在人体上进行试验研究的活动”的论述。

而南科大校长陈十一回答记者问询道:基因编辑婴儿相关研究人员停薪留职中,意图明显,他似乎不想与此事发生关联,撇开自己的责任。假如是好事,也许要主动得到好处也未可知。所以中国的学术界有些混乱,某些人为了个人名利,利欲熏心不惜作出有可能让中国人背黑锅,为中国科学家承担为基因编缉不良的后果。这些事例间接表明川普美国认为中国的伦理问题,道德问题确实应该引起重视中共其实对此类事情无法统筹管理,还无能为力。不似互联网一类媒体,可以一刀切阻断。

茵茵梦湖 发表评论于
香港会议旁白介绍说还在打呢,可能是两边同时取得了同样的成果。
SDUSA 发表评论于
有哪位知道张峰和Berkeley的专利官司打完了没有?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