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影视天地 » 江左盟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晨燕2015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18-03-04 06:41:51

 
【转贴】没看过《如梦之梦》,你就没见过最美的许晴和胡歌

http://mp.weixin.qq.com/s/J64V_nwONNmpbW2qrAEhEg

没看过《如梦之梦》,你就没见过最美的许晴和胡歌

2018-03-04 徐文瀚 申江服务导报

 

2018年,赖声川的剧场史诗《如梦之梦》跨入第五个年头。

 

在上剧场,我又一次看到5号病人。

 

我以为自己不会第三次为《如梦之梦》坐进剧院。

 

毕竟,

 

长达8个小时的话剧,对尾椎骨是一场非人考验。

 

(翻出了自己2012年的报道,嘻嘻,当时李宇春还是主角呢??)

 

但《如梦之梦》值得。

 

要为赖声川的话剧排前三位,《如梦》必须占一席。

 

这出话剧的叙事浩大庞杂,

 

故事里有梦,梦中有故事,

 

故事套故事,人物套人物,

 

若梦非梦,

 

散而不乱。

 

 

卢燕、孔雁、孙强、金士杰,每个人的角色都演得饱满多汁。

 

但我必须要说,

 

胡歌和许晴,

 

在《如梦》里贡献了他们演艺生涯最佳演出没有之一。

 

 

 

如果没看过《如梦》,你不要说自己喜欢胡歌

如果没看过《如梦》,也别说你不喜欢许晴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完整看《如梦之梦》,

 

是2013年的初春在北京798的排练场。

 

当时胡歌还不是因为《琅琊榜》和《伪装者》大红的胡歌,他正历经一段低落的人生蛰伏期。

 

许晴也还没有参加综艺节目,被贴上“公主病”标签,她和剧组里的胡歌、谭卓还有李宇春一样,都是学校毕业多年后第一次参加话剧演出的演员,诚惶诚恐,压力巨大。

 

 

在那个呵气成霜,但阳光还不错的下午,

 

胡歌和我聊了很久,为什么选择《如梦之梦》。

 

他的手边,放着一本赖声川推荐给整个剧组演员的《西藏生死书》。

 

当时的胡歌,体验过生死边缘。

 

对未来他感到茫然。

 

需要一些特别有力量的东西,去充实自己,找回对表演的热情。

 

刚好赖声川的团队找上门。胡歌看过黄磊、何炅、谢娜的《暗恋桃花源》,打从心里喜欢,他答应得非常爽快。

 

胡歌说过,赖声川的工作方式,和其他导演很不一样。

 

赖导做事很慢,也很自由。

 

他不会直接告诉演员,自己要什么,

 

而是让演员们自己找出来,角色需要什么。

 

在排练场上一多半时间,演员可以自由肆意地发挥,每条都能演不一样的感觉,按照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添加台词。

 

角色在演员身上历经发芽抽条生长整个过程,赖导最后才出手,将多余的台词和情感去掉,将枝条修建成型。

 

 

所以,

 

观众在胡歌身上看到的5号病人,

 

自然、克制,几乎没有表演痕迹。

 

没有大喊大叫,也不会歇斯底里,胡歌在下半场开始前谁在舞台病床上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人注意到他。

 

台下的观众都在聊着天,看着手机,

 

而胡歌,怡然浸入5号病人的精神世界,背朝外躺在病床上挨着高热过去。

 

《如梦之梦》里,胡歌就是一个没有名字的,5号病人。

 

然而,他又不一个普通的病人。

 

在胡歌的病人身上,有一种哀伤的底色。

 

那是缠绵而不知原因的病和妻子莫名失踪,留在心里的阴影。

 

胡歌将内心阴影这种无实质的情绪,若隐若现的哀伤,

 

准确地表达出来,传递给观众。

 

可以说,5号病人这个角色让胡歌在演技上迈入一个新层次,脱胎换骨。

 

 

不止胡歌,

 

在这部话剧里,不管角色大小,不管戏份轻重,每个角色都有着类似的“哀伤”。

 

正如这部戏讨论的主题,轮回、选择、梦、现实。

 

渺小的个人,

 

面对这些超越本身控制的宏大存在,多多少少都生出无力感。

 

人之为人,生命永远只有一次选择机会,我们无法控制命运的走向,捉不住身边人的爱,在《如梦之梦》里这种无力的哀伤成了主基调。

 

第一幕开始之前,

 

所有演员不分主次,

 

都沿着观众席外的圆环慢慢行走,快步,跑起来。

 

坐在观众席里的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谁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何联系,

 

只模模糊糊捕捉到吉光片羽——

 

医生出现了,她们穿着白大褂抱着病历卡,在雪洞一样的病房巡视,为生命逝去难过;妓女们出现了,她们说书唱曲,实则爱情的贩卖者,收割金钱与欲望;几个时髦的路人也出来了,他们想要去看新上的电影;金碧辉煌的小楼,繁华的十里洋场,舞厅与戏院林立,时光仿佛被打乱了秩序。

 

但从底层的医生、旅客、行人,到5号病人、江红、顾香兰甚至伯爵这样的上层人物,每个人心里都有一股亦真亦幻挥之不去的淡淡的哀伤。

 

它不是生活层面油盐酱醋的烦恼,而是是更高的气质上的哀伤,是这出戏赋予所有角色统一的气质。

 

 

在这样的暗色调中,许晴和谭卓、卢燕共同演出的顾香兰,是唯一一抹亮色。

 

看过《如梦之梦》的人都会有相似的感想:

 

许晴的顾香兰当得起所有关于演技和美貌的夸赞。

 

当她从莲花池走道走过,那种闪电雷鸣般的美好直砸面门而来,我几次被她美到不能呼吸。

 

(我心里想的是,许晴那么那么美,她有公主病我都愿意全盘接收啊)

 

顾香兰的故事,贯穿了整个《如梦之梦》的下半场,也是全剧铺设最多时间精力的一个写实故事。

 

上海天仙阁的头牌姑娘顾香兰,她有美貌让男人们神魂颠倒。

 

顾香兰的裙下既有死心塌地追求她的王德宝,也有视她如奇珍异宝抛弃妻子的法国伯爵。

 

她在两者之中选择了后者,

 

 

“为的是什么,一种追寻吧,香兰也不知道。”

 

许晴所呈现的顾香兰,就是从法国开始历经人生中最为华彩也最颠沛流离的一段。

 

远渡重洋后,顾香兰成为伯爵城堡里的金丝鸟,又逃脱牢笼做了艺术家缪斯。

 

终于赶时髦赶过了头,她落到被抛弃,伯爵卷走了所有钱财,

 

许晴却也满不在乎地脱衣就走:“我还是我,天仙阁头牌顾香兰。”

 

好一个顾香兰,好一个许晴。

 

 

 

美,是许晴在《如梦之梦》里给观众最直观的印象。

 

她穿紧身旗袍,

 

她穿红色洋装,

 

她袅袅婷婷走着步子。

 

凹凸有致,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那种叫人挪不开眼的女性美。

 

但随着故事慢慢发展,

 

许晴赋予角色性格上的现代女性意识,逐渐从外貌冲击中浮现,压过她外表的美钻入人心。

 

顾香兰身上,有超越时代的自由和高贵。

 

 

为了爱情追求自由,为了自由又放弃爱情。

 

在法国的顾香兰用几乎最决绝的方式,在对抗命运加诸给她的种种不公。

 

她的美,是她的武器,而不是她的牢笼。


 

由许晴来演《如梦之梦》这个最吃重的女性角色,简直是赖声川团队神来一笔。

 

我一直觉得,在许晴身上有一种古典的好莱坞女星气质。

 

一种跨越年龄界限的女性魅力。

 

放眼国内同年龄段的女演员,因为在油腻的家庭剧和类型电影中翻滚,多数从外貌到内心都妇女化了。

 

许晴是少数保有自由,自我,不问世事气质的一个。

 

有时候她天真得简直像小女孩。

 

(近看她外貌上就真的保养得犹如20多岁小女孩)

 

这种纯真的女性气质投射在顾香兰身上,演活了一个世间尤物。

 

当这个尤物被压抑、被报复、备受苦难,更让观众揪心。

 

 

我记得,关于顾香兰这个角色,许晴向赖声川提了一个问题,令赖声川念叨至今。

 

许晴问:“那么顾香兰对于伯爵,究竟有没有爱?”

 

当时赖声川断然决然回答,“没有。她对伯爵只是利用。”

 

许晴再问,“对于王德宝,她有爱吗?”

 

赖声川:“应该也没有。”

 

许晴不同意。

 

她说,一个女人愿意跟着一个男人去遥远到她也不知道什么地方过日子,怎么可能一点爱也没有?

 

顾香兰如果对伯爵一点爱也没有,就不会故意放纵去刺激他。

 

几天以后,

 

赖声川接受了许晴对顾香兰的理解,并为她改了《如梦之梦》的第九幕。

 

打磨数十年的剧本,要想赖声川改一句台词甚至改一幕戏并不那么容易。

 

但许晴做到了,

 

就为那一句根本不在剧本台词里的“爱不爱”。

 

这就是许晴。

 

在演顾香兰之前,她要知道她有没有爱过。

 

 

很多时候,我们因为许晴的美,忽略她作为演员的专业功底。

 

她是个有想法的演员,

 

这也是为什么她能把中年顾香兰演出层次感,让人跟着笑,跟着落泪。

 

在美好的顾香兰的皮囊里面,装着许晴自己关于女性自我意识的理解。

 

简简单单一个“爱不爱”的问题,如堤坝上细小的缺口,引发顾香兰惊涛骇浪的心理成长。

 

因为爱过,所以才会恨,才会报复伯爵。

 

在顾香兰每一天徘徊巴黎大街扫地的时候,会抬头注视路人,希望能够再碰到他。

 

因为有过爱恨,吃过苦复过仇,

 

最后回到中国的顾香兰放下一切,无喜无悲,平静一生。

 

我不能想象,

 

如果中年顾香兰不是许晴而是别的哪个演员,能不能演出这种爱恨纠缠、收放自如的华彩。

 

 

 

最后顾香兰和5号病人见面,梦和现实终于汇聚在同一点。

 

5号病人需要顾香兰证实,如果他也像王德宝那样坚持不懈地寻找,那么他妻子会不会也像顾香兰那样走出梦境和他一起回家?

 

顾香兰没有任何保留地讲诉了她从睡梦中醒来遇见王德宝时的那种内心感受,打破了5号病人的一切幻想:

 

如果我还是十几年前那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女孩,那么一朵鲜花、一个戒指、一份承诺或者一场求婚都可以让我感动不已,更何况一个男人可以这么痴情不辞辛劳、千里迢迢地来找我。

 

可是过了这么多年有了这么多的经历,遭遇了这么多的人情变故之后,对于王德宝的这种行为我已经能完全了然于心——王德宝其实真正爱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的钱。

 

虽然我当年和他一起回到的中国,但我一直都没有再接受他……

 

她终于,不爱了。

 

 

 

花落,梦醒,余音袅袅。

 

《如梦之梦》的8个小时,是说不完的一出宝藏。

 

每个细节都值得推敲,每个角色都值得问一句“爱不爱”。

 

我也知道票很难买啦,

 

但如果有下次,希望你们都不要错过那么美好的戏,那么好的许晴和胡歌。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