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左盟讨论区 主题: 【转帖】榴莲加烈酒,专治各种想不开 @ 爱吃鱼的猫不会游泳
 
 

群组首页 » 影视天地 » 江左盟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晨燕2015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18-05-24 17:38:48

 
【转帖】榴莲加烈酒,专治各种想不开 @ 爱吃鱼的猫不会游泳

https://weibo.com/5395189551/GieS3m9ng?

榴莲加烈酒,专治各种想不开
爱吃鱼的猫不会游泳 发布于 2017-12-17 18:46:42 
 

 

——从小津的豆腐匠哲学看《猎场》中胡歌的演技

   在北京异常寒冷的冬日,我在朋友群里吐槽《猎场》遭受非议的不解与不快,一位朋友发来笑脸说:“快到我这来,给你准备了榴莲加烈酒,专治各种想不开。”

   榴莲加烈酒的确能治愈想不开,上火过了头,一命呜呼岂不彻底自绝于这恼人世间?笑过之后,夜读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著作《豆腐匠的哲学》深受启发。掩卷深思,豁然开朗。从大师著作中,仿佛看到胡歌演绎的郑秋冬璀璨的光芒。令人欣慰的同时,愿与大家共同分享。

【表演, 其实是如何在生理上感染观众。】

 小津在书中写道:“表演, 其实是如何在生理上感染观众。”这话怎么理解?结合胡歌演绎的郑秋冬,我们来一探究竟。

{高燃的情绪爆发}

但凡涉及深刻人性的作品都离不开严酷的抉择。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中,选择的节点比比皆是,从而构成人性的思考和强烈的戏剧张力。《猎场》中的郑秋冬也数度面临极具戏剧张力的人性选择,虽然不是生死抉择的残酷时刻,却也是道德鸿沟的逾越裂隙!在他拒绝了5分钟18万的诱惑后,人性胜利的选择结果,给我们以极致体验。在诱惑面前,郑秋冬并非圣人,当他被电话铃声惊醒,艰难地冲出诱惑的重围,那一刻,人物内心是心潮澎湃的,冲到天台上的郑秋冬实实在在地让我感受到了心潮澎湃的正确演绎!心潮澎湃的人一定是颤抖的。声音也会因为颤抖,因为激动情绪致使舌根发硬而哽咽。胡歌将这些要点准确地把握住。当郑秋冬在天台给林拜打电话,低声呐喊:我不是一堆臭垃圾……的时候,作为观众的我们感动和颤抖,是那种解救之后的振奋人心的颤抖。那一刻的胡歌,灵魂与角色产生了极大的共鸣,继而将这种激昂的情绪力量爆发式地传染给了观众。获得坚韧的勇气,获得观众的情绪认同。

{一个去轻音的小细节,包含了大信息}

    众所周知,胡歌虽然是上海人,但他的普通话讲得极好。他还为《龙之谷:破晓奇兵》《麦兜·当当伴我心》《少年岳飞传奇》《宝莲灯》《大闹天宫》这些动画电影做过配音。可谓音色极佳,音准极精的专业配音演员。然而,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在《猎场》第一集,郑秋冬为小店做开业演讲那一幕,胡歌却是这样诠释一个落难草根的音色的。

2011年胡歌在电影少年岳飞传奇发布会2011年胡歌在电影少年岳飞传奇发布会

    站在充气拱门下的郑秋冬,手持喇叭,声嘶力竭地吆喝着:“专治各种不舒服。”请注意,胡歌在说:“不舒服”时,故意放弃了正常的轻音,“舒服”的“服()”字被字正腔圆完整地喊出来。观众会想,这是他的口音所致吗?不,不是。一个去轻音的小细节,包含了大信息。

    郑秋冬内心深处对站在开业小店前的叫卖吆喝心存厌恶。这不是“思援弓缴而射之”该有的人生境界,然而生活所迫的郑秋冬为了五斗米必须折腰。他对宣讲的内容充满了不信任甚至鄙夷。在这样的心态下,他的宣讲充斥着一丝戏谑的味道。他奋力调动着自己的热情,以自欺欺人的方式令自己陷入谎言的高潮中。而在癫狂时刻,他却误碰了劣质喇叭的按键,一阵刺耳又欢快的小贩叫卖曲充斥在这闹剧般的空间,这讽刺滑稽的声音撕碎他的幻觉。他张皇失措地调整喇叭,企图继续完成这糟烂的演讲,然而,在“绝对的免费”的刺激下,已经不耐烦的大爷大妈迫不及待,一窝蜂地的冲过拱门,冲进小店,人群中的郑秋冬尴尬忙乱着,依然不死心地渴望善终。这个糟糕透顶的演讲师,拼尽全力,撕扯着几近劈裂的嗓音,倔强苦涩地在人群中完成了他“绝对的孝子贤孙”的叫卖。

在这段场景中,郑秋冬的演讲是夸张式的,狂欢式的,外强而中干,喧哗而苦涩。念白的虚张声势,音色的歇斯底里,使人物的不甘与憋屈淋漓尽现,求生存的状态脱颖而出。几个定格镜头:亢奋的目光,扭曲的面容,绝望的狂欢,挥舞的肢体,将一个命运感十足的草根郑秋冬的人生境遇跃然呈现。文艺章法的要义——“人物在行动”的力量被完美诠释。从而实现了饱满的戏剧效果,令观众捧腹大笑的同时,不免为人物心酸叹息,真正实现了小津所说,表演是生理上感染了观众。

【演员要在片子里像变了个人似的,那就是演技超群】

     在谈到演员的表演时,小津安二郎在“豆腐匠的哲学”中写到:

“在演员的头脑中,也会有某种情形下就该做出某种表情之类的意识,认为这样死记硬背的演技就能管用,这样的方法是错误的。要演员侧对摄影机,本来老老实实的侧过去就好,可他却想用摄影机拍得到的半边脸演戏,那不是全身的演技,只是摄影机拍得到的部分来演戏,十分夸张不自然,但有的演员会以为那是演技。”小津的这番话,说明了,演员的理解力与悟性的必要性,表演是角色的融入与把控,是身与心整体的能量释出。在这一点上,胡歌演绎的覃飞可谓教科书般的典范。

《猎场》第8集,是覃飞最具表演张力的一集,可谓华彩斐然!身份曝光后的郑秋冬,从振振有辞企图辩解到众目睽睽黯然撤退再到冲进卫生间最后一搏直至惨痛溃败羞辱离去......这一系列的情绪转场,胡歌的覃飞完成的如行云流水,如彩虹跨日,亦如姜伟所说的精彩绝伦。

从《猎场》开始几集交代中,我们不难看出,郑秋冬是一个性格急躁、激进甚至有些鲁莽的年轻人。在还未走出校园时,他已经积极投身社会,希望通过快速致富来赢得社会的认可,以及属于他和初恋的美好未来。然而叮当入狱的惨痛经历令其个性与气质都发生了质的改变。装进覃飞干净的壳里,他戴上厚重的眼镜,穿着笔挺的西装,与人交流时总是刻意保持着礼貌性微笑。他小心谨慎低调做人,连说话的语气都卑微到泥土里,唯恐被人发现他伪造身份的秘密。然而,在山谷戳穿其真实身份后,落寞的他在CBD的住所凭栏而立。从日照中天到夜幕低垂,时间仿佛凝固,心亦被冻结,满地狼藉犹如他坍塌的世界破败不堪。他保持着僵硬的身姿,沮丧、孤寂地支撑在原地,透过背影,他那全部的悲愤与绝望结结实实地撞击了观众的心扉……

随之绝望过后的郑秋冬来到地下停车场,就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是被何人揭穿,他从全神贯注玩手机的孙经理身后忽然冒出一句冷森森的“孙经理......”直让人毛骨悚然。犀利的眼神,挺括的肩背,轻蔑的唇角无不表现出他愤世嫉俗,绝望沉沦,自暴自弃的厌世冷漠情绪。这些人物状态的变换在一集之间被层次分明淋漓尽致展现,可谓千变万化,精彩纷呈,令人拍案叫绝。

正如小津在书中所说:“导演不是要让演员如何表露感情,而是如何克制。若说性格是什么,也就是人性吧。不表现出人性是不行的。这是所有艺术的宿命。演员要在片子里像变了个人似的,那就是演技超群。”我想这话评价胡歌演绎的覃飞最为适合。

【我认为演员的演技是,除了自己的感觉外,不可能有真正的“基准】

要说“像变了个人似的超群演技”就一定要说一说胡歌在《猎场》戏中戏的表现。这场戏中戏的惊艳结尾充分印证了一个表演者应具备的悟性与诠释人物的能力。

在这场戏中戏里,胡歌,在扮演郑秋冬,而郑秋冬,在扮演陈香。这是一出相当有趣的表演。

 《如梦之梦》演员金士杰老师曾经对于后辈演员排练时无法控制情绪放声大哭的情况指出:“我们演员一些不谨慎,甚至某些小小的故意都可能会滑进戏剧的情境中。演员唯有退开,处在超然的位置,才能对角色有宏观的解释,赋予角色精神力量。”戏剧舞台与影视剧是相通的艺术表现形式,演员的诠释人物,最终还是要通过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来表现,这真的需要演员的悟性。就像小津所说的:“我认为演员的演技是,除了自己的感觉外,不可能有真正的“基准”。

关于这场戏中戏,我们不妨揣摩一下,胡歌演绎角色时的心理过程。

第一:站在胡歌的角度如何理解郑秋冬:

首先郑秋冬不是演员,他要背下剧中的女朋友撰写的不算专业的剧本台词,同时他还要观察病人严枫的反应并听从女朋友的调度。在这种情况下,郑秋冬背台词的语速要比我们日常生活对话缓慢甚至生硬。严枫对他来说几乎是个陌生人,他同情严枫的际遇,对她心存愧疚,他渴望解救她,但是他并不爱她。一开始,他应该难以进入戏剧情境,因而他对严枫进行表述时,语调轻重缓急并不专业,甚至稍有令人尴尬的感觉。胡歌在演绎躺在病床上的郑秋冬时,我想他是,向后退一步,以超然冷静的目光审视郑秋冬的演出,不可以全情投入。

第二:站在郑秋冬的角度理解陈香:

让我们随着郑秋冬的人物逻辑跟胡歌一起走进郑秋冬的精神世界里。并不是专业演员的郑秋冬躺在病床上,此刻的他内心感受是复杂的,回首自己的人生,他以一种慈悲宽容的心态理解着陈香:一个在亲(恩)情与爱情之间苦苦挣扎,在道义与良知追问中艰难度日的人,他的内心是凄楚难言的。郑秋冬多么希望,用自己病床上的躯壳替陈香做一次心灵的救赎,同时也再次救赎了自己。此刻的郑秋冬,虽然与陈香容貌不同,但在内心,郑秋冬已经把自己看做陈香附体。曾经入狱的耻辱感、罪恶感,假扮覃飞时活在伪装躯壳中的厌恶感、撕裂感,这些与陈香心境相似的通感汇聚郑秋冬的心魂。躺在病床上的郑秋冬,在背诵剧本台词的过程中,渐渐地融入了角色,慢慢地,全身心地投入到陈香的世界中,于是他看严枫的目光也逐渐温暖,他的话语由生涩逐渐真挚,直到提出要求长长的吻,那个在医生治疗方案中的重要实施环节,一个长吻,他坦然提出,欣然向往。郑秋冬情不自禁地成为一名似乎他觉得没有影帝级别的演员,他倾情投入,迷失在所扮演的陈香这个角色之中。

胡歌用自己的专业素养,对郑秋冬和郑秋冬扮演的陈香两个角色进行了深入思考,并以他的感悟诠释了角色,其内在逻辑清晰顺畅,也因此才会使观众在观看的过程中,获得时而尴尬时而悲伤的错综复杂的情感体验。胡歌说过,要把灵魂完全融入角色中,但是,也不能全部投入......我宁可演员是一个符号,就好比他是一本书里的文字。演员是一个媒介,他是让观众通过演员这个媒介,能够触及到这个作品所要表达的内核。

    从郑秋冬跌宕起伏的人生境遇中,我们看到的是胡歌演技的全面飞升。作为演员,胡歌演绎的郑秋冬堪称完美。好演员一定具备极深的敏感和悟性。胡歌在扮演郑秋冬时,在演绎本文所述场景时或许并不一定如我所述这般一招一式去演绎,他在深入理解了剧中人物之后,一定是一气呵成一蹴而就呈现了角色表演的全过程。就像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观众对角色的解读本身就是对角色和作品的二次创作。但有一点十分明晰,一个完美的角色,一定是经过长年累月经验积累的结果。就如小津安二郎在书中所说:“明星可以因为脸蛋、气质等任意方面成为明星,但也因此忘记磨炼演技,沉浸在自己独得天下的错误观念中。在戏剧的世界里,要升至主演级别,需要经过相当长的阶梯式升迁以及长年累月的练习时间,否则很难轻易出人头地。”

郑秋冬是胡歌实力派演技的里程碑之作,他为我们呈现出一个优秀青年演员在表演领域所能做到的最佳状态。虽然在人气透天的榴莲加烈酒般的盛名之下,他低调地选择了激流勇退方式加以沉淀,但是他炉火纯青的演技,仍旧给观众带来持续的观影激情,榴莲加烈酒的火爆眩晕足以震撼观众们热烈期待的心。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