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教育 » 佛学修行 - 禅世界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禅世界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18-12-22 17:14:58

 
苟嘉陵:何为真实的佛法? [引用]

苟嘉陵:何为真实的佛法?

何为真实的佛法?

苟嘉陵

2018.12.17

关于大乘佛法到底是不是佛陀所说的讨论与争议,在佛教里已有很久了。关于这个问题不少人以为是不可讨论的,我则不以为然。因为根据四谛法义,不可讨论的问题往往才是问题,也自然会构成佛法修行的障碍。所以我以为釐清如何才是符合佛法修行在此问题上的中道,是很重要的。否则愈来愈多的大乘学人会怀疑菩萨道的真实性,也就会失去对佛果与无上正等正觉的信心。以下是我对此问题的看法,写出来给所有的同修作参考。无论对与不对,我都维持着开放的心态而只是与大家分享心得,不是论断。

首先第一点我要指出的,是佛法并不一定要由佛陀亲口所说。所以主张只要不是「佛说」就不是佛法的见解,我以为是不对的,也不合佛法。这包括近代有法师主张因阿含经也有部分不是佛陀亲自所说,故不予认同,及台湾有居士主张因藏密所传的经典是后期所流出,所以不是佛法的看法。因为佛法就如科学一样,只是宇宙人生里的真理,故不会因是谁所说而有不同。正如相对论只是爱因斯坦所发现,而不是他所发明。同样地,佛法也是佛陀所发现,不是他所发明。任何人只要懂得佛法就可以说,也可以利益他人。一定坚持佛法一定要由佛陀亲口所说的见解是一种误解与执着,不合缘起法义。法华经里有「是法住法位,世间相长住」,就是在阐说这个义理。现在虽是没有佛陀了,但佛法———也就是缘起法义,绝不会因此就没有或不能成立了。故以为一定是有了佛才有佛法,是误会了。虽然在每一劫里如果没有佛陀,绝大多数的众生是不会自己发现缘起法的。

了解了这层义理,就不存在大乘佛法是否为佛法的问题了。因为绝大部份的大乘佛典不但没有违背缘起法义,而且有更进一步的发挥与起用。例如原始教典里虽有四念处身、受、心、法的修行,但对法念处却没有如大乘佛典里那么多的发挥,也就是没有如大般若经、金刚经及心经里对空义如此详尽的推陈。佛法在世间的开展,是到了大乘空义普遍流通的时候,才有了直指「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淨,不增不减」的格局,也才在佛法的人间化上有了利益更多有情的着力点。而最重要的,是菩萨道把四谛灭苦的精神用于人间,透过六度而使修行人能在生活的举手投足里皆有自在。这不能不说是把原始佛说的四谛更往前地扩充与推进了。最主要的是大乘佛法是更生活化的修行,和大多数人的生命与生活更为贴近。因主题是教人如何在三界里自在而能度———超越忧悲苦恼海,而不只是教人如何方能「了生死,断轮迴」。这就是以大悲为上首的修行了。

如此一来,许多人就以为这岂不是在说原始佛说不够究竟?而可能有谤佛之嫌?其实是一点也不。

因为正如我一开始所说:「符合缘起的,才是佛法。」而佛陀在当时的印度初转法轮,是必然要因时地而制宜地去随顺当时的印度文化,至少到一个程度的。这就是印顺论师所强调「诸佛世尊一向都以二谛而广说法」的真义。佛陀所发现的固然是最究竟的真理,也是不可能完全不顾当时当地的文化传统,而一股脑儿地只讲第一义谛的。他如果坚持如此,就不会有我们今天所读到的佛典及所传下来的佛教了。所以世俗谛的开展,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存在的,也才是符合缘起法义的展现。是因为这个原因,修行人不可以为只有大乘教典里才有方便教说,因为事实是方便教在阿含教典里就存在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以为修行人不应以任何宗派、传统与传承来界定方便与究竟,而应以三法印来分辨。也就是以「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分辨。如此也就不存在到底是原始教说还是大乘法义才比较究竟的问题了。

而如果要把缘起中道义发挥到极致,就会得到「每一个时代的佛法,也都应有每一时代的中道」的结论。这也就是大乘空义里「法无定法,法应如筏」的道理。佛法内层的义理与精神是不变的。但在每一个时代,也都应有顺应当代的部分。这也不是到了大乘佛教时才是如此,而是在佛法流传初始的时期就如此了。故「诸佛世尊皆以二谛说法」的教说,是佛法的了义。释迦牟尼佛也老早就在当时的印度如此说了。只是修行人必须体悟佛法到了一个程度,方能分辨而已。因此任何时代的佛法弘扬者,都应在那个时代里寻找「时代的中道」,而去「开权显实」。

因此我从不会去辩论哪部经才是了义,或哪个传统才最究竟。从缘起法义来说,这种心态本身就是未解如来所说义的表现,也是未足与论道的。修行人若以为自己所信奉的是「绝对唯一的真理」,正是没有了解佛法的表现。而任何人如果以为因阿含经是佛陀最原始的教说,就绝对不会有错,我就以为那是对四谛的误解。因为人若执着起来,是可以任何教说为对象的,当然也包括四谛。故问题根本不在于哪部经典才最「究竟」,而是在我人到底有没有了解缘起与灭苦之道,而不再执着。修行人执于「只有阿含经才是佛法」的过失,和执于「只有大乘才最究竟」的过失,是同样的。

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学术论证可以充分证明大乘非佛说。而我的立论,是「以是否为佛说作为是否佛法」的立场,根本就是错误的。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