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其他 » 前人往事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查看最新回复!!!

毛囡


发送悄悄话

第1楼

2018-06-16 16:39:10

 
一些划为右派受到处理的资料(将持续增添5次左右) [引用]

西北希望把这类资料另开一贴。我在收集时只存了一些级别高的和较有名的,因为是用手机从屏幕上照下的,不方便,不能象图片那样直接存下,所以有些不太清晰。

1. 北京医学院一级教授金宝善,降为2级或3级教授;

2. 黄琪翔, 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国家体委副主任,行政7级,降到9级。

3. 林汉达,教育部副部长,行政7级,降至行政8级;

4. 刘宾雁行政13级;

5. 王若望,文艺4级, 降为文艺8级;

6. 彦涵,文艺2级, 降为文艺6级;

[返回顶部]

毛囡


发送悄悄话

第2楼

2018-06-18 06:49:53

 
发表于: 2018-06-18 06:49:53 [引用]


1. 郭蕻生,高教出版社副总编辑行政11级.




2. 方向明,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安徽师范学院党委书记、院长,行政9级降至行政14级.



3. 顾卓勋,冶金工业部2级工程师.

4. 关百胜,上海卢湾区区长,行政12级.




5. 韩兆鹗 , 陕西副省长,民盟中常委, 行政7级.




6. 冯毅之,山东省文化局副局长,党组书记,省文联副主席, 行政10级降至行政14级.




7. 戈扬, "新观察" 主编, 行政11级降至行政14级.




8. 黄药眠,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 1级教授, 降为2级教授.




9. 韩述之, 上海市法院院长 ,  行政10级降至行政13级.




10. 傅种孙, 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   1级教授, 降为2级教授.

[返回顶部]

毛囡


发送悄悄话

第3楼

2018-06-19 10:56:12

 
发表于: 2018-06-19 10:56:12 [引用]

这个贴的材料都来自<千名右派分子处理结果>,但有一半多只写开除出党或降职降级,没有具体的级别信息;有些级别低的没收集,(一般收集行政10级以上),上海的区一级的也收集了,总共也只几十人。大概还要分3次整理贴出。大家由这些材料可了解一部分降级处理的情况。




1. 章伯钧, 行政3级,曾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降到7级。 



2. 钟惦棐, 《文艺报》编委及艺术部主任, 行政11级降到14级。



3. 邵燕祥, 广播电台编辑、记者。1978年后任《诗刊》副主编。行政14级.




4. 潘光旦,2级教授降为4级教授。



5. 章乃器, 行政4级,曾任政务委员,降到10级。



6. 石涛, 上海市长宁区委书记,区长。行政11级降到14级。




7. 曾昭抡,高等教育部副部长,行政7级降为2级教授。




8. 张光, 浙江省轻工业厅副厅长, 行政10级降为15级。




9. 张云川, 民盟中央副秘书长, 行政9级.




10. 庞薰琴,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 2级教授降为4级教授。

 

[返回顶部]

西北东南


发送悄悄话

第4楼

2018-06-19 13:17:42

 
发表于: 2018-06-19 13:17:42 [引用]

谢谢毛囡费心收集和拍照、贴出这些资料。就我来说,有了这些资料已经能说明情况,还要不要贴更多,随你的意了。

这些资料涉及一些比较广为人们所知的人物,应该足以说明当时被划右派(大部分属错划)受降职、降级、降薪、开除党籍、另行安排工作等各种轻重不同处理情况了吧?除此以外,其中绝大多数人要经常参加各种繁杂劳动。据我所知,还有留校察看、送到农场劳动几年的,更严重的,是开除公职、遣送原籍或劳教农场监督劳动改造,很多人再也不能在工作中发挥自己赖以安身立命的专业所长,为国家做事或培养人才。还有各种祸及家人工作、子女考大学的具体政策,等等的。

文革时,这些人年纪又长了十多岁,很多人身体也不大好了,绝大多数再被揪出批斗、住牛棚、被怀疑为特务、里通外国,各种体罚。不堪忍受,又看不到前途,以至有些人自杀。

我是希望通过资料让我们大家,特别是比较年轻、不甚了解情况的网友能了解当年真实情况而已,谢谢了。

[返回顶部]

毛囡


发送悄悄话

第5楼

2018-06-21 07:01:46

 
发表于: 2018-06-21 07:01:46 [引用]
1. 谢家荣地质部总工程师,一级工程师,55年学部委员。



2. 陈达社会学家, 2级教授。


3.刘惠之,最高检察院厅长,行政8级。



4.张文藻,中央民族学院副院长,行政10级降至行政13级。



5. 赵先,上海市妇联主任,行政11级降为行政15级。


6. 聂绀弩,  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 文艺2级 降为编辑6级。


7. 李伯球,北京市商业局长,行政8级。


8.章洛, 新华社黑龙江分社社长,行政12级,降为行政16级。


9.张涛,长春电力设计院院长,行政11级降为行政16级。


10. 彭达,监察部副司长,行政10级。

[返回顶部]

毛囡


发送悄悄话

第6楼

2018-06-22 07:03:22

 
发表于: 2018-06-22 07:03:22 [引用]

1. 黄绍竑, 曾任政务委员,行政4级降为9级。



2.袁翰青, 学部委员,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长,2级研究员。



3. 白朗, 东北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文艺1级。



4. 朱如言, 上海市税务局局长,行政10级降为14级。




5. 钟沛璋,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行政12级。



6. 张子敬, 农业部农业机械局局长,行政10级。



7. 舒芜,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室副主任,编辑5级降为编辑8级。



8. 朱耀堂, 最高法院刑一庭副庭长,行政10级。



9. 苏辛涛, 新湖南报副总编,行政11级。



10. 张铁民 ,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  ,行政11级降为15级。
 


[返回顶部]

公鲨


发送悄悄话

第7楼

2018-06-23 03:01:39

 
发表于: 2018-06-23 03:01:39 [引用]

毛囡说:

西北希望把这类资料另开一贴。我在收集时只存了一些级别高的和较有名的,因为是用手机从屏幕上照下的,不方便,不能象图片那样直接存下,所以有些不太清晰。

1. 北京医学院一级教授金宝善,降为2级或3级教授;

2. 黄琪翔, 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国家体委副主任,行政7级,降到9级。

3. 林汉达,教育部副部长,行政7级,降至行政8级;

4. 刘宾雁行政13级;

5. 王若望,文艺4级, 降为文艺8级;

6. 彦涵,文艺2级, 降为文艺6级;


看到你上传的文件里有由7级降为8级的例子。不知道后来有没有二次处罚,因为右派处理的六条规定出台后,其中降职降薪的一般都是拦腰斩。有些前期处理较轻的后来又被重新加重处罚的。

右派分子中有不降职降薪的,如王淦昌就是工资不动。但是这是极少的特例。此外,无论哪种处分,都要开除党籍的

[返回顶部]

华府采菊人


发送悄悄话

第8楼

2018-06-23 04:24:30

 
发表于: 2018-06-23 04:24:30 [引用]

有带右派帽,但未开除党籍的,甚至级别可能都没变的,各地出来差别很大,北京上海较为宽松

[返回顶部]

公鲨


发送悄悄话

第9楼

2018-06-23 06:36:03

 
发表于: 2018-06-23 06:36:03 [引用]

华府采菊人说:

有带右派帽,但未开除党籍的,甚至级别可能都没变的,各地出来差别很大,北京上海较为宽松


严格说来应该没有不开除党籍的,但是有对外没有宣布开除党籍,内部掌握的。

另外王若望原本应该是行政十一级,因为曾经和柯大鼻子的老婆轧过姘头,1957年被抓了“右派”

[返回顶部]

华府采菊人


发送悄悄话

第10楼

2018-06-23 10:37:57

 
发表于: 2018-06-23 10:37:57 [引用]
钟思 (1914—1966) 原名钟熙耀。广平镇古龙村人。是大革命时期著名烈士钟云的胞弟。民国19年(1930)就读于梧州省立第四高中,民国22年考入上海同济大学机械造船系。
由于成绩优异,首获广西省政府的助学金。民国26年“八·一三”淞沪抗战后,同济大学疏散停学,钟思在中共上海地方组织的领导下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民国28年他在同济大学毕业,留校任助教,31年擢升讲师。33年留美深造,为交通部委托代培造船专业的公费留学生。民国35年返国后在上海民生轮船公司任职,同时受聘任同济大学副教授。
1949年5月上海解放的第二天,上海市军管会给钟思下达了赶造200艘内河运输船的命令,他与同行精心设计,日夜奋战在船厂工地上,如期完成了造船任务,使长江流域和四川的物资源源运进上海,有力支援了上海市的经济恢复工作。为表彰钟思这一贡献,1950年上海市政府授予他一等劳动模范称号。1952年,国务院第一机械部船舶工业局筹建,钟思被委任为基建处和技术处处长。1955年擢升为局级副总工程师,并于同年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怀仁堂受到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在此期间,苏联派了70多位造船专家到中国帮助建设,船舶工业局的领导把与苏联专家合作的事宜交给钟思全权处理。
1957年4月, 钟思被错划为“右派分子”,下放到江南农村劳动。1959年,中共上海市委公开给他摘掉。 右派分子”帽子,恢复副总工程师职务,同时,把建造1.2万吨“东风”号远洋巨轮的攻关任务交给他。这是我国自己设计的第一艘远洋巨轮,建成下水后,国家把它列为建国十周年重大技术成就之一。
1962年,钟思所在单位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建制,他被授予上校军衔。
1966年文革”中钟思夫妇被批斗、抄家,于当年9月1日自杀身亡。1978年,党组织为钟思反昭雪,骨灰盒安放于上海龙华革命公墓。(钟思_苍梧县当代人物专题 - 博雅人物网
[返回顶部]

毛囡


发送悄悄话

第11楼

2018-06-23 14:59:53

 
发表于: 2018-06-23 14:59:53 [引用]

右派处理分6类,最重的是劳动教养,最轻的免于处分;其余有开除公职和降级降薪;降级降薪轻的降1到2级;其次降3到4级和降4级以上。免于处分的党籍也保留。

华府兄介绍的钟思应是二级工程师。

[返回顶部]

西北东南


发送悄悄话

第12楼

2018-06-24 11:45:38

 
发表于: 2018-06-24 11:45:38 [引用]

 

毛囡说:

右派处理分6类,最重的是劳动教养,最轻的免于处分;其余有开除公职和降级降薪;降级降薪轻的降1到2级;其次降3到4级和降4级以上。免于处分的党籍也保留。

华府兄介绍的钟思应是二级工程师。

 

 

有些文章讲,1957年,中科院的反右斗争,是康生负责的。

 

副院长(之一)、党组书记张劲夫直接找过毛主席陈述意见,得到毛首肯。为此制定相关政策,应该使一批科学家免于被打成右派。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过这件事:

1957年反右派斗争开始后,我亲自找到毛主席本人。我认为那样搞,中国科学院就搞不下去了,我很难工作了。我找到毛主席,讲的是很简单的话——讲多了不好,毛主席老人家那么高水平,要批评我啦。我说:“毛主席啊,我来向你请示。你不是让我们向科学进军吗?我们中国有句话:‘物以稀为贵’呀!向科学进军要靠科学家,中国现在没有多少科学家呀,科学家很少哇!要培养新生力量。现有的老科学家是宝贝,是‘国宝’啊!因此,我的意见采取保护政策。不然,向科学进军,十二年规划就很难实现。”

毛主席听后说:“你张劲夫竟敢讲这样的意见,好哇!有道理。‘物以稀为贵’,是这样的嘛!”

“所以,后来‘宝贵的财富’一类的话在文件上、报纸上也有了。这个意见是我们党组研究过的。但不经过毛主席同意,我们不敢改变中央的一套做法。那个时候调子越来越高哇!

我先跟毛主席谈了,毛主席让我到书记处谈,书记处当然同意我的意见了。小平同志说:‘你们科学院党组代我们书记处起草一个中央文件,由中央发给全党。’主要是针对自然科学界,因为社会科学界太复杂了。”科学院起草后,上报书记处,书记处同意了。文件以中央名义发到全国,它划清了几个界限。比如,规定日内瓦会议以后,有钱学森等好几百人,响应周总理的号召,有的经过斗争,也就是吃过苦头,才得以回来参加新中国建设。 这些人不参加运动,文件里有这么一条,他们从国外刚刚回来,国内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你怎么让他参加反右派?……在方法策略上,文件规定谈而不批,对平常讲的一些错误意见的,谈谈话就算了,个别谈,不参加会。

这个文件就是中共中央《关于自然科学方面反右派斗争的指示》,其中指出:“对于那些有重大成就的自然科学家和技术工作人员,除个别情节严重非斗不可者外,应一律采取坚决保护过关的方针。”

“有了这个文件,中科院大部分老科学家得到保护。比如电子学专家马大猷在科学院安全过关,和他情况相似的孟昭英在清华大学就被打成了右派。钱伟长是清华大学副校长,兼中科院力学所副所长。我找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交涉,不划他右派,蒋坚持要划,就保不住了。

按道理和常规,上述文件精神也应该适用于高校、工农业技术部门的,结果似乎只有科学院的科学家受到些保护(曾昭抡、谢家荣、袁翰青等人仍未能幸免)。

从这件事看,张劲夫不错,清华校长蒋南翔当年相当左。

文革的时候,统统不行了,国外回来的,竟普遍被怀疑“来者不善”。死了一些人,伤害了很多人。也难怪人家说,何苦来哉。

 

 

[返回顶部]

华府采菊人


发送悄悄话

第13楼

2018-06-24 13:25:43

 
发表于: 2018-06-24 13:25:43 [引用]

有了“保护”的文件, 还得上级不硬要完成指标才行,相信很多大学领导未必真的想打那么多右派, 5%的名额, 要他们咋办?钱伟长,听说在什么事上得罪了蒋南翔,钱说过何东昌的怪话是肯定的

[返回顶部]

西北东南


发送悄悄话

第14楼

2018-06-28 09:55:05

 
发表于: 2018-06-28 09:55:05 [引用]

看到一些资料。

1957年,时任民盟中央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的叶笃义,“被划为右派后,处分很重,从行政八级降到十三级,职务也全被撤销了。”来源:“怀念我的哥哥叶笃义”,作者方实。

叶笃义(1912——2004,老三)和作者方实(叶笃成,1916——,老九),都是2005年度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叶笃正(1916——2013,老七)院士的亲兄弟。他家另一个兄弟叶笃庄(1914——2000,老五)也被划右派。

老大叶笃仁、老三叶笃义、老五叶笃庄曾在“民盟”中央及京津两地任职。老六叶方、老九方实是中共党员,长期在理论及宣传部门任职。老七叶笃正是大气物理学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老十二叶利中在相声界辈分极高,也因从艺多年而为长兄不容。

1957年,老三叶笃义老五叶笃庄被划为右派。一年之后,叶笃庄被抓进北京草岚子监狱。1958年,他以“美国特务”的罪名被诱捕入狱。10年刑期期满之后,又在劳改农场被“强制就业”8年。1975年被释放。叶笃义在“文化大革命”中也以“特嫌”罪名被关进秦城监狱达四年之久。

叶笃义生前写有回忆录 《虽九死其未悔——八十回忆》,史料性质。

叶笃庄也写有回忆录,在他去世多年后,2014年由女儿女婿决定出版,《一片冰心在玉壶——叶笃庄回忆录》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