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法梦之旅第二天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旅馆吃早饭, 虽然没有肉, 也还算丰盛.
    前思后想,先去本预从计划中减掉的泉水小镇.泉水小镇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纪, 有法国最多的泉水, 20多分钟开过去,时间还早, 停车场不挤。河里有人漂流. 依山傍水的小镇,河水清澈见底,从停车场前潺潺流过,水草娇嫩碧绿随波摇曳. 联想到诗经之关睢: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好生浪漫.


 再说十四世纪,意大利诗人彼得拉克年轻时曾乔居于些,在此留下浪漫佳话。沿岸而行,仿佛置身世外桃源,迎面是长着青苔慵懒转动的水车,不时忘却身置何方,走过小桥右拐,
左侧的小店正准备开张, 右侧是宽阔的河面, 微波不惊,游人尚且不多,一个个小店逛过去,
买了些小纪念品. 河边有百年小店.沿着山路走到尽头, 小儿无聊地前后跟随,全然不解为什么要去这么多神似的小镇。


 下山看到有人在河心岛, 琢磨着怎么过去. 回到桥边, 走过不长的隧道,
河水在此分流, 四周静得出奇, 潺潺的水声是如此美妙动听, 不防在此闭目打坐,稍稍巧用一下大自然的谐音.


 11点半来到梅纳村,梅纳村座落在山头之上,
整个村子有两个入口, 转了一大圈才找到停车位. 一条条街巷都独具特色, 清秀整洁, 若谷得以单独与女儿同行走上一条步行街,两侧石屋对出,两臂之遥,窗户色彩不一,小巧别致。及至半山腰,俯瞰谷中人家,好生羡慕,
街回巷转,巧遇花甲之年的陶塑艺术家,她围着一条浅玫红色丝巾,淡装素雅,
在微风中俏然而立, 热情地用中文打招呼,身为巴黎人,已在此居住四十余年,临街有店铺,和隔壁的画家合作卖艺术品。她早年在巴黎大学学过中文, 至今居然还能用中文简单对话. 若谷忙说自己也喜欢学语言, 西语学了几句, 日语学了两句, 还有最近快记混的两句法语, 没忘了趁机练练. 幸好悠悠不在场, 他警告过若谷:别说法语, 否则人家以为你会法语, 真跟你说法语,
你又听不懂.


 午后去莱博(Les
Baux-de-Provence), 莱博是一座美丽的山城,四周地势陡峭, 易守难攻.
传说是东方三博士之一的Balthasar根据金星的指引发现了此地。历史上最早占领此地的是利古里亚人,公元前五世纪这支哥特分支将此地命名为:“Bau”,即陡峭的岩石,小镇的法文名字意思即为:普罗旺斯的陡峭岩石。在归属法兰西之后,当地人在一次反对路易十一的暴动中,拆毁了旧城堡,直到文艺复兴时才得以重建.现在城堡几经战火,只残存鼎盛时期的一部分,但巍峨的气势令人赞叹不已。烈日炎炎, 村头的停车场爆满,
等了数分钟犹豫着何去何从, 有好心人过来送停车票, 走时把停车位相让. 果断决定不进博物馆, 不登山及顶去看城堡,从街头到巷尾转了几趟。悠悠因无法进餐馆吃正餐而有微词。若谷因声称宁饿勿歇而惹来白眼。买了三名治,边走边吃.
临出城没忘记仰慕一下山顶的城堡, 发现对面悬崖绝壁上隐隐约约另有人家.
村头见到石雕工艺, 路左侧有人在山林中徒步, 很遗憾没有时间也没地方停车.


   直奔梵高之城阿尔勒。到时已5点, 博物馆附近街道狭窄,转来转去, 不得不开到数条街外才找到停车位,步行700米,到展览馆,没多大,15欧/家。将里面几幅梵高的画细细看了两遍,
也算不枉此行。去几分钟之外昔日画家作画的老桥,年久失修,河水混浊全然不见画中痕迹。从新修的桥上到对岸, 有几个年轻人在打捞着什么. 一对日本人带着三个小孩也在老桥边逗留拍照. 河畔有自行车徒步两用道, 可惜没时间徒步.


   北上回家途中,多处有向曰葵大片,却早已花?仔满,金色消失殆尽。风见凉天色渐暗,可路过的小镇上有游行,
没有合适的停车场位, 不得已接着往旅馆方向开. 终于在距离旅馆十分钟车路处找到网评不错的餐馆, 7点钟刚开门, 还没有别的顾客. 在户外, 风有点儿大,
但不冷, 旁边有小溪, 晚风拂面,
坐下来,好舒服.孩子们很开心,慢慢点菜,
慢慢等, 每个人都很满意自己点的菜, 待到晚霞染红天际, 大家已经吃饱喝足. 不着急,
没忘记要甜点. 悠悠说想狗狗了, 若谷说忘了点蜗牛, 大家没兴趣装没听见. 阴差阳错, 一直没有机会吃到蜗牛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