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攀非洲第一峰乞力马扎罗雪山之一-入境

打印 (被阅读 次)

转瞬间,从非洲回来都近半年了。两个多星期的激动人心的日子还时常萦绕在梦里。那广漠无垠的草原,浩荡的野牛和斑马群,亭亭玉立的乞力马扎罗雪山,热情奔放的非洲人民,还有那新奇不尽的花花草草,多少次的冲动在脑际想把那一刻辉煌纪录。就让那记忆的闸门放开,去追寻那让人魂萦梦绕的时光吧。

回放-

飞机横跨大西洋,来到美丽的阿姆斯特丹机场。这里的阿姆斯特丹还是北国的白雪皑皑。在这里汇合了我们这次登山队的另外四位队友。这次爬山我们一共是6人。最后的一位团友已经先期抵达坦桑尼亚的Moshi国际机场。

呵呵,人物介绍排名按女士优先顺序。

淑,女,澳门,划船运动员,曾参加多次市级划船竞赛;

雷,女,纽约,同上;

理查,男,纽约,长跑运动员,曾获得多次竞赛冠军,帅哥;

峰,男,纽约,药剂师,体育运动迷,帅哥。

聪,男,多伦多,IT业者,美食家,帅哥。

敝人,男,本博客客主。玩家,哈哈。

 

到坦桑尼亚的飞机主要经由荷兰航空。飞机横跨欧非大陆,经过荷兰,德国,瑞士,意大利,地中海,利比亚,苏丹,乌干达,肯尼亚八国,历时9个多小时抵达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坦桑尼亚的Moshi国际机场。

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

阿姆斯特丹机场内富有特色的郁金香皮包。

阿姆斯特丹机场内的象木雕。

去往坦桑尼亚的飞机正在补给代发。

飞机上红酒,啤酒大大的。呵呵,我们是顿顿双份。即便是吃snack

午餐

晚餐

飞机飞经利比亚和苏丹交界的上空。一望无际的沙漠。

 

9个多小时的旅途的辛劳并没有减低我们丝毫的热情。那种对非洲大陆的向往在分分秒秒高涨。飞机上的gps数据显示外面的气温摄氏30度。我们还是冬衣裹身,这一下那个兴奋,飞机的人们都开始脱起来!哈哈!短袖短裤,那个清爽。

飞机上的大多游客都在Moshi国际机场离机。只有不到10%的人们留在飞机上继续飞往首都达累斯萨拉姆。

飞机在黑夜中降临。当双脚踏上这片土地,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留影纪念。

人们翻涌而下,这就是乞力马扎罗国际机场了。

签证过境的队伍。空气又潮又湿。还真有些顶不住呢。

取完行李,自然是换钱了。美金大大的好。先来个200刀。出纳还了厚厚一打红红的票子。一看全是10000先令面额的!

如果对坦桑尼亚先令干兴趣的话,这里是维基百科:

http://en.wikipedia.org/wiki/Tanzanian_shilling

 

这里先介绍一下乞力马扎罗雪山。非洲全境基本是大草原地形。事与愿违,东非大裂谷印度洋板块和非洲大陆板块撞击后在东非形成了一条狭长的裂谷。火山不断。后面在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Ngorongoro Crater我还会提到。最大的火山就是非洲第一峰乞力马扎罗雪山。雪山顶是一个大的火山坑。最高点是在火山坑的东南,叫做Uhuru峰,海拔5895米。在他的西面是非洲第二高峰Meru峰;东面是第三峰Mweka峰。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Uhuru峰。

 

乞力马扎罗雪山在南纬4度左右,基本上处于赤道气候。一年只有旱季和雨季。我们去的时候正值旱季。后面还会提到塞伦盖蒂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的动物大迁徙就是因为这两年的连续干旱。回到Moshi。清晨起来,6位队友兴奋的一踏糊涂。早餐完全是英式。厚重而油腻。大家谈笑风生,似乎一点也没有预料到将临的艰辛和苦难。和向导见面,检查装备,装车,照相,事情多得忙也忙不完。要知道,这可是未来9天的所有东西,上去了不是好玩的,想下来就下来。

越野车把我们的行李运到山脚。

汽车在Moshi城里穿梭,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有趣。

马路上面运行的车辆基本上日产。

城市风光

可爱的累得不行的路标。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