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非洲】(2)并非初衷,却种下了大草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篇:(1)阅读人生的旅行

这次的肯尼亚行应该不是初衷,但却种下了一颗大草。

最早是打算去留里旺的。那时刚从新喀里多尼亚回来不久,对法国海外属地还持有兴趣,加之那里还有位多年的网友可以造访。后来觉得既然跑这么远了,何不多走几个国家呢,于是就想到了也要去邻近的马达加斯加和肯尼亚。再后来,有群友们知道了我了的想法后,表示有兴趣要跟着我一起去。开始只有几位,随口就答应了,没想到不久又有二三十位表示要跟着走,我这时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要知道我通常都是首选参加旅行团的,即使自由行也不善于做旅游攻略的,每次出发前只有大方向,没有很具体的方案,一般都是靠查看手机上的信息临时做决定的。带着一大帮人一起出游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必须要做大量的策划和组织工作,而且,很可能最后还做了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你们都懂的。

正当我一筹莫展时,群里的几位攻略高手主动伸出了援助的手,给了我很大的勇气。也许我可以领头组织一次集体游,给自己添加一份从来没有过的经历?这个想法渐渐地像要去尝试蹦极一样,越来越吸引我了。

为了减轻策划和组织的工作量,降低旅行风险,我将开始设想的多国游,聚焦到肯尼亚一国。群里的几位攻略高手们更是让我感动不。她们虽然自己无缘参加这次旅行,但却自始至终百分之百的给力。从行程制定,到人员管理,从查看酒店, 到用车考量,她们事无巨细地帮着反复考证途中的每个环节,力求最佳体验,最优性价比。每当我遇到问题变得懊恼沮丧时, 她们都和我在一起。她们就像天使一样保驾着我们这次肯尼亚行。 还有之前在印度旅行时相识的新华社朋友提供的宝贵信息都为确保这次旅行的顺利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可以说这旅行的顺利靠的是天时地利人和。而这次旅行的经历又在我和群友们的心上种下了一颗大草——再回东非同游多国。现在我正和群友们一起准备拔草去了。


下面收集和整理了一些肯尼亚行中的图片和当时在微信朋友圈上的即时分享,给自己的经历做一份记录,也希望能对第一次去非洲,准备跟我们去拔草的朋友一些帮助。

【凯伦与海明威】
(出发前微信朋友圈的分享)

1954年10月,海明威在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时说:凯伦也值得这个奖。

他俩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渊源?



凯伦·布里克森,丹麦女作家,1914-1931年期间居住在肯尼亚,1937年出版了自传体小说《走出非洲》,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海明威1933年秋天,随一狩猎队旅行到肯尼亚10周,之后发表了《乞力马扎罗的雪》。

渊源揭秘:海明威1933年第一次来到肯尼亚在内罗毕结识了凯伦的前夫,也就是男爵,而此时,凯伦已经返回丹麦了。1935年男爵再婚,婚礼后前往古巴和巴拿马与海明威夫妇一起共渡蜜月。

有分析人士称海明威在非洲行之后写了《乞力马扎罗山的雪》,他感谢的是凯伦和那片充满生命力的非洲大地所给予他的灵感和激励。


【内罗毕】

抵达内罗毕的当天下午,我们去参观了凯伦故居。故居目前作为博物馆,集中展出了凯伦在肯尼亚生活期间的珍贵照片和众多藏品。

电影中,我们看到凯伦返回丹麦前,将故居内的所以物品都变卖了。据说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展品都是当时的买家赠送回来的。

要说《走出非洲》电影中最令我感动的还是凯伦与仆人之间发展起来的情感,所以在参观时,书房里展示的凯伦与仆人的照片特别引起了我的关注。



凯伦的衣橱里都是咔叽色。

咔叽色也是草原的颜色。出发前咨询过旅行医生,得到的忠告是,为了狩猎中的安全,尽量穿隐蔽色,特别提醒不要穿深蓝色或黑色,避免招引采采蝇(tsetse flies),一种可能带有寄生虫的飞虫。而这类寄生虫通过采采蝇叮咬传入人体内,可以导致人长期昏睡,最后死亡。

更多关于采采蝇的科普请查看联接:    https://m.youtube.com/watch?v=4aVUrGO97Zg

内罗毕的长颈鹿公园。相对于后来的狩猎活动,这个景点 最多只能算是饕餮盛宴中的一小碟开胃小菜,是因为原本打算去看的演出(Bomas Tribe Dance Performance)当天闭演才去的。

大选前夕的内罗毕,傍晚的安宁中似乎孕育着风雨,人们纷纷做着各种猜测,猜测可能发生的变更。

【安博塞利Amboseli】

安博塞利国家公园位于肯尼亚西南,与坦桑尼亚交界之处。公园面积近400平方公里。在这苍茫的原野上,生存着大量凶猛的野生动物。公园内因植物稀疏,野生动物能够隐蔽的地方极其少,人们在这里可以目睹野生动物的自由生活状态。此外,在安博塞利,如果天气晴朗,还可以眺望到海拔5895米的乞力马扎罗山脉。因此,安博塞利成了摄影爱好者,和希望寻觅海明威足迹的文化人必去的地方。

早餐过后,我们分坐三辆改装面包车,从内罗毕出发,经过5小时的车程抵达安博塞利。在酒店稍事休整,午餐过后,开始了我们肯尼亚境内的第一场游猎活动。

我们这次行程中有两条“按摩”路。一条是在马赛马拉公园前,约80公里长, 另一条就是安博塞利公园前的这段,约40公里长。马赛马拉公园前的路估计我们重返肯尼亚时会修建好了,而安博塞利公园前的这条路将是大家唯一能享受到的“按摩”路了。值得留影纪念一下。

当天的安博塞利一直被云雾笼罩着,就在我们准备收兵离开公园之时,突然云开雾散, 乞力马扎罗雪山出现在远处。

《乞力马扎罗的雪》,我们为你远道而来!

老天不负我们远道而来,第二天仍然把远处的雪山美景留给了我们。

安博塞利清晨的美,无言表达,只愿你能有幸身临其境去体验。



(未完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