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攀非洲第一峰乞力马扎罗雪山之六-再宿Shira Hut

打印 (被阅读 次)

前面提到了我们的第四晚宿营Laval Tower可能会遭遇风雪,登山队选择了在Shira Hut再宿一晚。后勤休整一天。而我们登山队则独上Laval Tower以适应高原反应。技术参数:

这个适应是很必须的。6公里的爬山路会把我们从海拔3900米带到4500米,以进一步增进血液的红细胞功能。然后再回到3900米的营地。往返一共近12公里。

 

清晨的营地。红霞满天。

随处散步。看到了这个著名的公园设置的留言信箱。

Shira谷。绿色的建筑就是著名的厕所。

 

太阳已经升起。又是崭新的一天。

 

吃完早饭,带上中午的干粮(12公里的山路万万中午是赶不回来了),队伍朝着Laval Tower进发。

其他队伍的后勤拔营像下一个目标进发。

朝着雪山直线逼近。一路上全是这种火山岩石。

我们的主副向导。憨厚的笑着。

可以想象当时火山喷发时,大大小小的石头满天迸发,叽里咕噜滚满一地的样子。

路上看见了一块巨大的火山石,手痒不已,忍不住爬了上去。在上面五心向上盘腿打坐了一把。

滚滚白云又向山上杀了过来。转眼吞没了身后的营地。

一处夹缝。

去往Laval Tower的界石。

发现了一个热气腾腾的shit。大家争先恐后地留影纪念。不会是骡子或是马的。向导说是一种高山羚羊刚刚留下的。

不准随处乱扔东西的警示牌。可是刚才的那个羚羊怎么说?

我在绵绵不绝的山路上。

我们的团队。看见那条通向天际的小路了么?

乞力马扎罗雪山云遮雾绕。

时隐时现。

气温渐渐地寒冷了下来。

回望绵绵的上山路。风很大。我们接近了Laval Tower之后(并没有到达),藏在石头里匆匆吃完了干粮然后下山。

我们勇敢的女将淑和雷。

远处山脊上看见了绵绵的补给队伍。

大约下午23点左右我们又高一脚低一脚地回到营地。美美地又睡了一个午觉呢。

丰盛的晚餐。

 

明天会是什么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小黑猫 发表评论于
难忘的经历,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