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东行漫记 (二)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们在北卡的屠魔岗停留两天之后,转头北上。还是没有既定目标,大致想去佛吉尼亚州的首府里奇蒙(Richmond)和马里兰州的首府安那波利斯(Annapolis)去看看。结果还真有意外的惊喜。



在去里奇蒙的途中,到达著名的古战场约克城(Yorktown)。


美国独立战争时,以华盛顿统领的美国军队在约克城与英军展开最后的决战,大溃英军。这是数百年来跋扈四方的日不落帝国第一次在海外遭遇败仗,使英国决定彻底放弃美国。因此在约克城有美国革命纪念馆。


约克城一战之后,华盛顿被推举为第一位美国总统成为众望所归。


一路上各地的景点,无论是室外和室内的,都是静悄悄的。


纪念馆外有最早加入美国联邦的十三个州的州旗。


弗吉尼亚战争纪念馆也是一个值得一去的地方。


纪念馆的四周有各种火炮和坦克。

>
重型加农炮。


战争纪念馆里面的展品也很有趣。这是美国内战时期的军刀和步枪。


当年美国退伍飞行员自发挺身援助中国抗战,组成飞虎队。这是他们留下的遗物。


这是韩战时美军在检视布满尸体的战壕和志愿军俘虏。




联合国军用来瓦解志愿军的传单,显然是台湾制作的宣传品。


韩战时期韩国民众手绣的韩国国旗。




军用吉普。




这是越战时期美军士兵阵亡之后美国陆军总司令致信遇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细雨蒙蒙中的越战纪念碑,上有长明的火炬。


四牧师纪念碑。二战时期美国军舰被德国潜艇击中,美舰上的四位军中牧师把自己的救生衣和救生艇上的座位让给水手,最后手挽手与军舰一起沉入北海。


弗吉尼亚战争纪念馆外面有大片的草地,空无一人。我们把狗狗放开绳子。狗狗对突然给予的自由一时有些不习惯,很快就开始撒欢乱跑。


纪念馆外的火炮坦克可惜没有解说,来历不明,不知都是那些年代的。




带双筒机关炮的坦克。




过去常在战争电影里看到这种拖在卡车后面的火炮。


珍珠港事件的后人建立的纪念碑。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弗吉尼亚州的首府里奇蒙(Richmond)。


如果从新英格兰沿95号公路南下佛罗里达,里奇蒙是必经之地,算是一个大城市。


弗吉尼亚州号称“总统的摇篮”(Mother of Presidents),一个出了八位美国总统,无任何其他各州可比。最早的十一届美国总统中有七位都来自弗吉尼亚,其中包括华盛顿和杰弗逊。


弗吉尼亚的州议会大厦是由杰佛逊亲自主持建立的。我们在里面转了好长时间。弗吉尼亚州议会是新大陆历史最早并延续至今的立法机构。


议会大厦各个地方都任人参观,出入随便。我们见到参议院的某个工作小组正在开会,我们就坐在那里旁听了一会儿,可惜摸不着头脑。


两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着统计什么,我们经过时,报以友好的微笑。


众议院大厅。


“张议长”主持今天的会议,可惜无人到场。


当我们准备进入一个大厅时,发现里面的前台坐着工作人员,也是我们赶紧要离开。但听到他们说:欢迎进来。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不进来了。拍了几张照片之后,为了不打搅人家的工作,我们准备从旁门离开,但台上的一位先生一路小跑过来,告诉我们这里走不通,把出口指给我们。他不是在台上高声叫我们不要走那里,而是放下工作来指引我们。这让我们印象深刻,甚至有点受宠若惊。

弗吉尼亚州议会曾被评为美国最有效率州政府。通过我们在这里亲眼看到的亲民作风,相信此言不虚。


离开弗吉尼亚州的首府之后,我们来到了马里兰州的首府安那波利斯(Annapolis)。安那波利斯比里奇蒙小一号,几乎没有高层建筑。整个马里兰州也比弗吉尼亚州小一号,中间被海峡隔开两部分。


小桥流水人家。安那波利斯是不像城市的城市。


傍晚时,在安那波利斯的大桥下有三个女孩在玩耍。


马里兰的州议会大厦似乎也比弗吉尼亚的小一号。也任游客自由出入参观。我们每到一地,各州的州府都要去参观一下。


马里兰州议会大厦是美国历史最悠久至今仍在使用的州议会大厦。在此地华盛顿宣布独立战争的最后胜利。


发思古之幽情。


议会大厦旁边有一条街全是小古董店。太座在这家小店里买了一条丝巾。店员不是隔着柜台把商品放在柜台上,而是走出来亲手把袋子交到我们手上,并祝我们旅途愉快。这种待遇在超市里是没有的,令人如沐春风。


我们此次旅行所经过的东部各州,是美国联邦的发源地。所经之处到处是古战场和开国元勋们的雕像。


安那波利斯另一个重要的景点是美国海军学院,也让我们印象深刻。


西点军校是美国顶尖的陆军军官学校,这里则是顶尖的海军军官学校。


校园到处任游客自由出入,连我们的狗狗也可以大摇大摆地进来玩玩。

39585126625_ab5b528839_o
学员们正在上课。上课之前,我们路过这间教室,里面的年轻教官走出来问我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然后我们就在教室门口和他聊了好一会儿。他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介绍海军学院的种种,从如何招生、学员待遇,一直聊到毕业分配、军人退伍。


校园的甬路上遇到一位年轻的女军官,身穿一身深蓝色的军服,微笑向我们打招呼,然后以军人笔直的身姿继续前行。


校园里的教堂。

40437828232_07fd5bee03_o


校园里的运动场,跑道颜色也是海军蓝。


海军学院的博物馆值得参观一下。门口的管理员是一位退休的美国陆战队的飞行员。他非常热情地像我们介绍博物馆里的展品。我们有聊了好久,包括讨论美国的第七舰队。我问他:你知道那年南海的撞机事件吗?他笑笑说:当然知道。我就是开那种飞机的。


博物馆里的展品。


展品中还包括二战时期日本海军的遗物,包括军帽、领章、帽徽、弹片。不过这里没有爱国主义教育,也没有仇敌心态。


在美东各地转了数日之后,我们在返回纽约途中,跨过波多马克大桥花几个小时在华盛顿转转。不得不说的是,华盛顿的交通实在很糟糕,与我们过去的印象不同。


华盛顿纪念碑。这里的天际线与纽约完全不同。


国会山。


最高法院。


白宫门前重兵把守。过后几天就听说有人在这里开枪自杀。


白宫前的记者。


白宫前的抗议者。标语牌上的抗议内容五花八门,如今天下的各种诉求他差不多都包了。


白宫前的总统竞选演说。虽然听众寥寥,不碍竞选者的慷慨激昂。尽管离下届总统竞选有好几年,但常言说早起的鸟有虫吃。愿这位女士好运。


参观阿灵顿公墓。


阿灵顿公墓是为国捐躯的美国军人下葬的地方。


杰弗逊纪念堂。


虽然还是二月份,杰弗逊纪念堂旁的樱花已经开始绽放。


今后我们要多几次这样走哪算哪的旅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