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首场海外游-日本(十三)大阪游

打印 (被阅读 次)
澳农
 
从奈良公园走出来沿商业街返回奈良站,取出存放的行李,在自动售票机处买近铁快车票前往大阪。从奈良到大阪的快车同样是将近一个小时左右。
 
当快车驶近大阪时髙楼层的建筑渐渐地多了起来,大城市的气息扑面而来。如果说京都,奈良保留着许多古迹和有些年头的民宅,街道处处显现着印象深刻的非电器时代古城风貌,那么大阪则在商业与传统文化之间更偏向于务实的风格,商业文化在大阪有着悠久的历史。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日本可分为关东地区以东京为中心,关西地区则是以大阪为核心。据介绍这二个地区在语言文化,饮食习惯和行事风格上有许多不同之处,这多少有点像是中国的南方人和北方人,北京和上海城市文化,思维模式的差异是很容易归纳出来的一样。但作为短期游客如果没有当地人指点详解的话我们可能不易察觉到有什么不同。
 
大阪入住的酒店客房还是一如别的城市一样的迷你紧凑型布置。如果说每个城市的酒店都有其风格特色的话,日本酒店特点则比较好总结,麻雀虽小 五脏俱全。如果再在日本多停留些日子的话,那么回到澳洲面对大空间居住环境需要化时间精力去打理时会不会略感不习惯?
 
稍作休息傍晚时分便出门前往有名的购物,食品街区-新斋桥和道掘顿,那里的标志性建筑物是蟹道乐的大红蟹和格力高的跑者都是大阪城市旅游介绍必有的内容。
 
日本城市里繁忙商业街的十字路口通常都会有超大广告屏,滚动式地连续播放着配以音乐的商业广告,卡通漫画等。每当夜幕降将临,临街商铺楼上各式具有现代风格或是老旧单调,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霓虹灯招牌一齐闪亮变幻起来,将本来就不宽畅的马路照射得光怪陆离,再加上大街小巷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流。无论是逛街购物还是来此品尝风味美食的人都会被这里张扬夸张,沸沸扬扬的气氛所感染而成为潜在的超级消费者。
 
蟹道乐本店人气超强,虽说不用预订也可能有座位,但我们在街上到处转了一大圈后到得比较晚,被告知得等上一个多小时便又向别处走去。今晚就先品尝一下具有特色的大阪美食-大阪烧虽与京都料理相比远不在一个档次上,但这里是铁板烧的发源地,大阪人对铁板烧食材的选择处理和烧烤火侯的掌控上应是独有心得。

住宿酒店选择包早餐的那种,原以为大阪以各类小吃丰富多样而闻名,故而很期待酒店的早餐会提供优质的,与众不同的特色食品。结果却是大失所望,一长条的食品桌上摆放的还是那些再普通不过的鸡蛋、香肠、面包、果酱、牛奶、麦片等等,早知如此还不如不选包早餐而自己上街上去吃。
 
吃罢早餐后出门走到最近的地铁站,买了地铁全日车票,因为是周末票价还有打折。晚上吃饭时回想一天的行程后发现购买张一日游票还是不错的选择。大阪参观景点和主要商业街等均可乘地铁到达,方便快捷尽可能减少化在路上的时间对于游客来说还是比较在意的。

京都的金閣寺,奈良的奈良公园和大阪的大阪城公园分别是这三座城市地标性建筑/地区。前二处已经游览过,今天一早便直奔大阪城公园而去。

有旅游介绍将姫路城、熊本城、大阪城列为日本三大名城,也有以松本城替代大阪城组成三大名城,但无论是否被列为名城之一,大阪城在日本历史上是一座有来历,有故事的名城。
 
所谓的城从其规模,功能上来看更接近于城堡,多为藩主、豪强们的大本营。在历史上日本曾有过上千座规模大小不一的城。
 
大阪城在历史上是日本中世纪的最大城,它始建於公元1583年由日本战國時代三豪杰之一的丰臣秀吉在统一日本列岛后为彰显自已的伟业和权力而建,前后用了兩年多的时间,征调民夫有4万之众。
 
此城兴于丰臣家族的鼎盛辉煌,同样也随着丰臣家族的战败退出历史舞台而化为焦土。今天我们所看到大阪城内的天守阁则是第三代钢筋水泥而非木结构的建筑,只是在外型上保留了原有的风格。
 
整座天守阁座落在厚重的长条石块堆砌的基石上,上层的楼身建筑则是白墙绿瓦。日本现存的有名或是无名的天天守阁多以白墙/黑墙配以黑瓦描金为主风格,不和何故大阪城的天守阁为绿瓦,有什么讲究或是故事呢?
 
虽说是冬季,但来此参观的游客真还不少。从长相肤色,说话语言上可辨认出绝大多数游客是中国人和韩国人。
 
大阪城公园里有一大片梅园像是在冬眠,都说是腊梅傲雪凌霜,但似乎不是在日本。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花也是如此,此梅非彼梅。

 

 

出了大阪城顺道还参观了几处小寺庙院。冬天游客不多,但来来往往,稀疏而不断。看得出日本的寺庙在布局格调上都颇费思量,它们的主建筑和庭院设计都以周围自然环境为基础并巧妙地将二者融合在一起,看上去这些寺庙是自然山水的一部分,且多为雅致幽静。

 
下午来到素有“大阪的厨房”之称的黑门市场,它是一处以出售海鲜为主的市场,市场内聚集着百多家海产店铺和出售各类商品的商店。
 
历史上这里是鱼市批发或零售海鲜,像是东京的筑地市场。但时至今日从其所处的地段环境来看,显然早己失去了其原本市场经营模式而转为成为面向游客的市场。因而这里的海洋都是经过初加工和半成品食材,没有了那些真正海鲜市场的海腥味和浊水横流的脏乱现象。代之的是摆放归类整齐,经略加工便可食用新鲜海鲜。
 
整个市场人头涌动,且都是慕名前来的海外旅游。它的特别之处是游客们可以在摊位挑选海鲜后(大多为蟹钳,蟹脚,海胆,牡蛎贝壳类)由店主当场烧烤。几乎每家小店都摆有几张桌椅供食客坐下来大快朵颐原汁原味的海鲜。因为绝大多数为烧烤或是生吃,所以说吃完后印象不是很深刻。在拥挤的人群中多走几家店尝尝不同的海鲜味,感受的是气氛,吃的是乐趣。
 
 
 
 
在黑门市场品尝海鲜后,下午晚些时候登上梅田蓝天大厦的空中庭院观景台俯看大阪城全景。
 
大阪城看似不小,市貌同东京相似具有大城市的特征。露天360度观景平台虽然提供了无遮挡的开阔,但现在是冬季再加上高空强风,在外面多呆上一会就感觉冷得不行,还是下到室内玻璃观景厅在那里点上一杯咖啡,挑选临窗的座位隔窗观景要舒服许多。
 
我们没有在观望厅里坐等到华灯初上时分就下楼去了别处。从介绍资料看在展望台看大阪城夜景也别有一番景象。
 
 

 

时间都去哪了?一转眼已在日本度过九天八晚的假日,今晚要乘坐航班从冬日寒冷的关西返回夏日炎炎的墨尔本。
 
拖着行李箱走入大阪关西机场时落在太太的后面,脚步有些疲沓全然没有了九天前来时那有力而急切的节奏,尽管是飞越南北半球的时间并不短。
 
想想大概是近十天的早出晚归,东走西看下来确实是有点小累,再则毎一次度假旅游结束总是意犹未尽,也总想着再多停留些日子。
 
太太每次出行与回程的心情则要有趣许多,她是属于那种出行前早热掰着指头算日子 倒计时,但当身在他国他乡没两天便又掰着指头算还有几天要回家。在她心目中家的概念早己超出家人的核心内含延伸至那片瓦下的一切,还有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无论大小事情都常牵挂和惦记着。
 
东京、京都、奈良和大阪一路马不停蹄,走马观花般地游走在一景与一景之间;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的长途;在现代大都市与古都遗址时空间穿越;体验东瀛人文历史与世俗风情;暂时忘记对三高的担心开怀品尝料理佳肴与街头小吃。
 
日本,虽说是一场晚到的旅行,又是短暂的停留,但即便是浮光掠影也还是一段亲身经历。作为游客大概是无需对日本社会作全面而深刻的解读,只是停留在到此一游的层面就好,正如一位好朋友在我游记文中的留言,“日本会给你一个美好的印象”。
 
日本行一切顺利没有意外,也没遇上烦心不愉快之事。如果说有遗憾和不尽兴的话,那一定是没有体验一场正宗的日本温泉。全当是留作下次游北海道的理由。
 
谢谢朋友们对微信随笔的关注和点赞。套用一句流行语,即便不是我们这个年龄段人该有的小资腔调:有你们相伴真好。
 
灯光关闭,飞机进入夜间飞行模式。当地平线上曙光再现之时,那便是南半球的墨尔本。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甜酒甜 发表评论于
不同价位的酒店,早餐品质不一样,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