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双城记(4)-莫斯科之芭蕾,地铁,美食,逛街

打印 (被阅读 次)

俺们在莫斯科的第一天,回到旅馆已是下午5点了,本来想梳妆打扮一番也冒充一下文化人去国家大剧院看芭蕾,都一天多了落下的行李居然还没送到旅馆,旅店前台很热心帮打电话去机场查询,说是已经到了,在车上送去市区了,大概正满莫斯科市一家家旅馆送呢,啥时候送到俺们这儿可没准,反正今天一定有。俺们多等也无益,只好还是上飞机那身邋邋遢遢的衣服去剧院。俺们旅馆就在Tverskaya大道上,Tverskaya有如俺们的长安街,沿着这条大道走个10-15分钟,就是红场,国家大剧院就在红场边上。Tverskaya大道两边诸多广场和吃喝玩乐。有莫斯科最大也是第一家麦当劳,当年开张时,可是排大队的,那场面壮观的跟国庆节排队进列宁墓似的。:

一路走,几乎每个街区都有一个小广场,广场上立了诸多英雄:

时至金秋,很多广场都装点了以丰收为主题的花果,连钢琴都扮上了:。

这条大道上有个外表非常不起眼的菜市场,但真真的是不可貌相:

里面象宫殿一样惊艳,在圣彼得堡也有一个这样宫殿似的糕点商店,这一对活宝分别是这两个城市奢华购物的样板。论里面莫斯科的这间要比圣彼得堡的惊艳,论外观则圣彼得堡的雕梁画栋出彩很多。这里在苏共时期是专供高干买菜的地方。现在当然是地球人只要有银子都能来买啦。Z和V还在这儿买了两块巧克力过过高干瘾:

难以想象大西瓜,草莓住着如此气派的大殿:

来张环绕景,看看这超市是不是高大上的最佳释义啊:

后面的酒窖和冰柜里的鱼子酱 。

这高大上菜市场出来,再往前没多远,就到红场了,俺们今晚的主角——国家大剧院在暮色里沉静庄重。它是举世闻名的芭蕾剧院,虽然近20年声望下降不如圣彼得堡的马琳斯基剧院,但依然是芭蕾朝圣者心中的梦想,一票难求,开演前三个月放票,但一般一开卖,几天之内就全部卖光。

于俺来这里看一场芭蕾还承载着俺童年那听过一遍又一遍的遥远故事。俺虽从小就不善歌舞,唱歌五音不全,跳舞左右不分(小时候还左撇子了好一阵)但从小就没少听俺娘满眼放光的讲她的芭蕾梦。俺娘幼时和同学跟随私人家教学习芭蕾舞,并深深爱上了它,那还是解放前的旧事了。毛大爷进北京城时,即将要小学毕业的她曾被连着两年选送去苏联学习芭蕾。但祖父是个非常正统古板的人,与他天下惟有读书高,无论跳什么舞都是不务正业,严禁母亲以舞为业,去苏联学舞是想都别想的。失望之余的母亲得到祖母的支持,虽然圆不成她的芭蕾梦,但依然在学校里唱啊跳啊的,初中时又被入选学校体操队,还参加了新中国的第一次体操表演。50年代,苏联还是咱老大哥时,乌兰诺娃来北京演出,母亲必定是场场都看的,那是她的偶像啊。 母亲最喜欢的剧目是乌兰诺娃的天鹅之死(俄版天鹅湖是悲剧的),每次讲到乌兰诺娃跳的如何优美,如何感人,如何无言胜有言,母亲眼里总是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仿佛乌兰诺娃就在眼前,那是她对芭蕾永远的爱恋。这故事听了很多年,虽没把俺听成舞蹈(包括芭蕾)爱好者,但在俺眼里芭蕾舞者都是仙女来的,绝对的仰慕。如今有机会来莫斯科,如何能错过看俺那童年故事里的梦幻芭蕾呢。

那个年代的母亲

 

票子提前三个月开卖,第一天放票时,俺早上11点进去就80%以上全卖掉了,剩的都是位子极差或比较贵的票子,同学们也一致觉得这莫斯科的经典芭蕾还是值得的,得买好位子,艺术是有价的吗。老爷说了这天鹅就是鸭子啊,咱们熟啊,整天吃北京烤鸭呢,一定得要好的。其实老爷说得也沾边,这天鹅湖故事的起源有多个版本,其中故事情节最接近的是俄罗斯的民间童话“白鸭子的故事“。看过归来,觉得真是太值啦,天鹅湖不是第一次看了,那韵律也是耳听能详的,但从没觉得这样动人过,举手投足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完美的体现了乐曲的灵魂,舞者的感染力极强,是视觉和心灵的享受。:

俺们到的很早,还有1小时才开演呢,里面的大厅要提前30分钟才开放,先上顶层的餐厅来点吃食。

即使不看芭蕾,这剧院里面也很值得一游的。它最初是王子(Peter Urussov)的私人剧院,始建于1776年,1780年发展成为对外开放的剧院。其后经历过两次火灾,于1856年复建后从新开放。1917十月革命后,这里曾短暂被用作全俄国会,全俄中央委员会,在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宣布了苏联(USSR)的诞生,列宁同志的死讯也从这里正式公布的。其后又很快对公众开放。直到1941希特勒入侵俄国,一颗炸弹掉到了剧院的大堂造成严重损毁。俄国人民是如此热爱他们艺术的殿堂,不顾战时的困境和严冬的洗礼,就开始复建。在1943年秋(二战还未胜利),大剧院从新开放,上演的第一幕是歌剧“为沙皇献身”,讲的是个古老的爱国英雄(Ivan Susanin)的故事。当时沙皇都被革了命了,再提为沙皇献身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于是剧目被改名为“伊凡。苏萨宁“(Ivan Susanin)。这剧院年久失修,小修小改不断,直到2005年全部关闭经历了6年维修,在2011年重新开放。它也算是跌宕起伏荣辱不惊了。

里面其实没有想象的大。图中央的这个气派包厢是旧时沙皇的御座,2011年从新开放后普京也常常光顾这个沙皇御座的。记得小时看”列宁在1918“有个画面就是在这儿,台上正跳天鹅湖,包厢里坐了无产阶级革命大兵,一边抱了抢一边大啃香肠面包,还一把抓下帽子满脸囫囵地擦汗,瞪了一双迷茫兴奋的醉眼看台上穿短裙的“大腿舞“,觉得这无产阶兄弟的形象忒糟了。现在想起觉得那时的苏联电影比俺们写真多了,记得那电影中有一段列宁训斥一个乡下来告状的地主,那地主穿的破破烂烂,一幅糟老头的样子,一开始俺还以为是贫农呢,还想列宁咋对人家那么凶啊,看到后面才知这是地主。那个年代的中国和俄国都是及其贫穷的,大多地主其实都不是俺们政治宣传中穿金戴银,天天鸡鸭鱼肉的样子,广大地主其实只是比别人多几亩地的农民,而且自己也是天天劳作的。很惊讶那时的苏联电影居然挺如时的反映了这一点,至少那个地主的穿戴一点不觉得比电影里的穷哥们的强。:

舞台全景,真真的是座无虚席啊,而且很多当地人来看的,都穿的亭亭玉立的,美眉们上着精致的晚装。俺们因为落的行李还没到,依然穿的是坐飞机的宽松衣服,跟“列宁1918”里的糟老头似的,混在西装革履,精心装扮的看客中十分突兀。害得连带座的大妈,都特特走过来又把俺们每人的票子都仔细查一遍,大概心里直嘀咕“几个酸小子能坐这么好的座?!”。:

表演过程中不能照相,这是谢幕时照的:

观众热情的大声叫好,久久不肯离去,到俺们离开时白天鹅(Maria Allash)和王子(Alexander Volchkov) 都谢了5次幕了。:

夜间的大歌剧院掩去了日间的躁动,分外妖娆:

俺们一路走去Tverskaya大道上的普希金咖啡馆吃饭,一路回味精彩的演出,俺和V都沉醉其中意犹未尽。记得以前去阿根廷,布伊诺斯爱丽丝的大歌剧院时,看了一场full dress 的芭蕾预演,那个歌剧院本身也是世界闻名的4大之一(舞蹈团一般的),当时碰到几个来自俄国的游客,看罢演出退场时和俄国大妈闲聊几句,俄国大妈不无自豪的说“你一定要到莫斯科看场芭蕾。那才是真正的芭蕾。“就在V和俺激动不已时,老爷在边上发表高见“跳的好啊,那四个小鸭子最好,哪一个没跟上趟,别了腿儿都得把其它得绊个大马趴,那可是一摔,摔一串啊。“一路说说笑笑到了普希金咖啡馆,这咖啡馆其实跟普希金没关系,只是从新装潢成沙俄时代的样子,有传说是莫斯科最牛的餐馆,和当地消费比,价位是高大上,但和米国消费比觉得价钱非常公道啦。一共三层,每一层都别具风格。最独特的第二层修饰成皇家藏书楼的样子。只有第一层是不用dress up的,上面两层都是要定位且穿戴讲究的,穿旅游鞋是绝对不能进的。这是网上的截图,

俺没有行头,当然就第一层吃啦。即便如此,当夜已经11点了,餐厅依然门庭若市,它每天24小时营业的。:

先来个俄罗斯的国粹,红萝卜汤(Borscht),这个一定要多多的配酸奶油,好吃的紧啊。:

这个是各式猪肉(pork terrine)这可是俄国名吃之一,Andrew Zimmern 在Bizarre food里专门在圣彼得堡吃这呢。这猪肉terrine 有点象俺们的肖肉,但里面的用料同时有猪各种部位的肉也包括猪头肉和猪耳朵,可以看到图中左边的肉片是各种肉混合的。

这里的4个主菜有,炖烤兔子肉,脆皮五花肉,俄国饺子(Pelmeni) 真跟俺们的很像的。 俄国牛肉 stroganoff。这Pelmeni 和stroganoff都是俄国名吃,来了一定要尝的。这家的Pelmeni没有第二天在金环小镇的好吃,肉馅有点干。牛肉Stroganoff 是酸奶牛肉非常好吃:

这是三文鱼馅饼,好吃到爆。俄国人很爱吃各种馅饼,而且做的都超好吃的:

看个特写。它家的甜点也是至美至精的,但俺们实在吃不下了。本打算第二天还来这里吃,但第二天发现了更好的去出。只好把甜点留给下次的莫斯科之行了。:

第二天,导游介绍了一家物美价廉的好去出。也在Tverskaya大道上。几乎和普希金咖啡馆是隔着Tverskaya大道的斜对面。俺们去时已经上灯了,照不大清门面了。

里面是如此花红柳绿,也有三层座位呢:

它是大食堂式的自助餐(注意不是buffet,比buffet精致多了,是逐一算钱的),非常经济实惠,这是当地人常光顾的吃法。里面玲琅满目,吃啥都看得到,东东多得看到你尖叫噢,但只照了几下店员示意不可照菜。没有英文菜单,服务生说不出英文名字,急的白白的脸都憋红了想法子,边上聪明顽皮的顾客,指了一个东西“呱呱”(鸭子肉),另一个“咩咩”(羊肉)。。。这么可爱的俄国人,谁还能说他们不友善呢。

这是俺们点的,都非常有特色且美味。价钱只是昨天普希金咖啡的零头,大家直呼真是好地方。特意提一下左下图的腌菜,俄罗斯的腌菜是非常出名的,地处苦寒之地,一年只有4个月可以收获新鲜蔬菜,其它的月份就全靠腌菜了。它们的腌菜品种繁多,只要想得到的蔬菜都拿来腌,连大西红柿都整颗腌制的,很多腌法并不死酸死咸,香料入味而又保存原味,非常好吃的。光这个店里,各种腌菜就看得人眼花缭乱了:

吃过这物美价廉的晚餐,下面是乘地铁夜游莫斯科。莫斯科的地铁号称是最美的地下宫殿,每一站都有精美的雕塑,壁画,或花玻璃等装饰,称其为宫殿一点也不为过。它其实并不是古迹,1935 年通车,客运量每日900万,是苏共时代建造的,为了彰显斯大林同志领导下苏共的丰功伟绩,但很讽刺的是,这地铁最初主要工程设计都出自英国人之手。最深的地段地下74米。看看这下地铁的旋梯是不是深不可测的样子。:

狗狗也坐地铁哈,一幅求摸摸的样子:

Mayakovskaya站,1938年建:

天花板上的马赛克拼画,栩栩如生,有各种题材,这一对是花果:

这是那一站给忘了,这种类似的雕塑地铁里多得很:

Belorusskaya 站1952年建。

天花板上的壁画描写了俄罗斯人民快乐的日常生活:

Novoslobodskaya 站,1952年建,以美丽的花玻璃著称,据说这些彩色玻璃都是来自拉脱维亚的里加。:

地铁站尽头的马赛克拼画体现的是“世界和平”

Komsomolskaya 站,1952年建,是斯大林最钟爱的一站,立柱的大理石是来自乌兹别克的名贵石材“甘札石”,非常富丽堂皇的样子:

顶上的马萨克拼画讲述的是俄国历史,从伊凡三世到列宁十月革命:

Ploshchad Revolyutsii站,以各色的青铜雕像著称:

这里的宠儿一看便知是那被摸的亮光光的狗和鸡。据说摸了这狗鼻子和大公鸡会有好运呢。

最后一站:

出得站来,夜色阑干了,红场边上的儿童玩具公司和车过凯旋门。

莫斯科河畔的俄国白宫,是国会所在地。在1993年宪政危机中,总统叶利钦违宪解散了反对他改革的国会,而国会也很硬气的拒绝解散并弹劾叶利钦。这两个互相废除几乎酿成内战,最后还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叶利钦手得到军队支持,坦克车围了炮打白宫赶走了国会。:

白宫对岸是莫斯科市的7大斯大林建筑之一的Radisson Royal Hotel Moscow金光闪闪的屹立在莫斯科河畔犹如一盏明灯。其它的夜景照大都在第一集里就登场了,就不在此重复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心灵之游 发表评论于
开眼界了,看点很多啊!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是呵那是他们那一代人美丽的回忆。过奖了,我只是爱寻乐儿,喜欢你的文笔,有艺术底蕴,让人回味!
安娜晴天 发表评论于
特别喜欢你的游记,娓娓道来,风景风情,全面展现。也喜欢俄罗斯的芭蕾舞,也是我母亲的大爱,她也说起乌兰托娃。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俄餐确实很好吃呢!后面还有更多:)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要精神和物质文明齐进:)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猫班好!新年哪里玩去了?
天涯之旅 发表评论于
我也喜欢俄罗斯芭蕾,原来不知道俄罗斯美食这么好呢。
天清云舒 发表评论于
精神和味蕾的双重大餐!谢谢分享!
小黑猫 发表评论于
小来去俄罗斯拉,赶紧去补课。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握手啊,俺也是,走哪儿都要把好吃的先研究清楚:)
Sunnydog&Thundercat 发表评论于
普希金咖啡馆记下了。呵呵,我们就知道吃:)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握手,他们是有这资本傲气。你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都是心灵机变的灵巧人儿!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莫斯科的芭蕾还真是名不虚传的!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还是很好玩的地方,很值得一去呢。超出俺的期望值。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还真是白的跟假的似的!:)看实物没这么扎眼,是俺照时碰了个特殊的设置。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太好了,有懂俄文的高人帮指点一下,谢谢!
惜福666 发表评论于
不得不说真是一个大气又艺术底蕴的国家,自以为是也是有资格的。
夏荷仲梦 发表评论于
很高雅很艺术,谢分享~
溪边燕语 发表评论于
详尽细致。有朝一日一定步你后尘看景,赏美艺,吃美食。赞
NHHiker 发表评论于
这贴够劲。国家大剧院门口几根白柱实在刺眼
舟水桥头 发表评论于
俄文мир的意思既是世界也是和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