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维也纳

打印 (被阅读 次)

沿着蓝色的多瑙河,河轮把我们带到了“音乐之都”维也纳,一大早靠岸,当晚停行。我们上午地陪,下午自由活动,晚上观看音乐会。维也纳的艺术气息太浓,音乐、美术、雕塑、建筑、时尚还有古玩,应有尽有,只要喜欢,都能得到满足。单是观看音乐会和歌剧,起码就得呆上个把月。

在维也纳,音乐第一,上帝第二,音乐离不开维也纳,维也纳也不能没有音乐。贝多芬、莫扎特、海顿、勃拉姆斯、舒伯特以及马勒等众多古典音乐大师都在此经历了音乐生涯的高峰时期,这也令我在挑选本篇游记背景音乐时取舍两难,最后还是选定了“圆舞曲之王”小约翰斯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据说斯特劳斯的舞曲在当时被视为流行音乐,与其它高雅的古典音乐相比,登不上大雅之堂。可是当年登上大雅之堂的王公贵族们谁又未曾伴着斯特劳斯的舞曲兴致盎然地翩翩起舞呢。

上午,跟着地陪在市中心走马观花后,直奔茜茜公主的美泉宫。美泉宫像缩小版的法国凡尔赛宫,只是规模和豪华程度要逊色许多。售票厅里人很多,选购了票价最实惠的Grand Tour,能参观美泉宫一大半的房间。

里里外外把茜茜公主常年居住的地方转个遍,富丽堂皇的室内装潢美轮美奂。贵气的绸缎窗帘和薄纱上的刺绣,每一处细节都在讲述皇室生活的高贵与精致。

印象最深刻的是浓郁东方特色的中国厅和宽敞惊艳的金色舞厅,因为禁止拍照,只好买了几张明信片,以抚慰心里的痒痒。

美泉宫后面的皇家花园是茜茜公主钟情的法国风格,布局规整,远处是凯旋门和海神喷泉,奥匈帝国国王对爱妻的挚爱,从这些体贴极致的设计一览无余。

离开美泉宫,赶往国内旅行团必到之地——斯特劳斯塑像所在的街心花园,等了半天才有机会拍到这张老斯的单人照,真不容易。

位于繁华商业街的圣斯蒂芬教堂就像伫立在市中心的指南针,只要盯住它的塔尖,保准不会迷路。

在国家剧院附近的这家以巧克力蛋糕闻名的咖啡厅里小憩了一会儿,墙上的明星签名照里有茜茜公主扮演者德国著名演员罗密施奈德的剧照。

在咖啡厅斜对面的商店门口看到这四只被绳连锁的狗狗,翘首期盼着主人的出现。听导游介绍,在公共场合不清理狗屎罚款36欧元。难怪维也纳多次被评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有效的制度事半功倍。

走在市中心一条不起眼的街道上,看到这个公共饮水台,人性化的设计跟维也纳的古典十分匹配。瞧这街头小店橱窗里的手袋,色彩和工艺怎么看都有点儿中国的味道。

十年前曾来过德奥,但这趟旅行发现了过去未曾注意到的现象,就是所到之处的大小商店都售卖奥地利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的画作,包括各种纪念品。这是我收集的纪念品,有《吻》的手机套和《艾蒂儿肖像一号》的画像还有餐盘和挂盘。金箔的《艾蒂儿肖像一号》被誉为“奥地利的蒙娜丽莎”,曾看过英国人为这幅史上最昂贵画作拍摄的电影《金衣女人》,也从中了解到这幅画的身世和价值。

晚餐后,两辆大巴送我们观赏维也纳皇家交响乐团团员演出的音乐会。好像叫音乐表演更贴切,因为剧场不是国家剧院,也不是金色大厅,是个叫剧院博物馆的小剧场,正好容纳我们近百人。据说贝多芬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在这里首演的。八个人组成的小管弦乐队,管、弦、键盘及打击乐器具全,演奏了莫扎特、斯特劳斯、李斯特还有勃拉姆斯最脍炙人口的作品,其中还有男女高音的歌剧选段。像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一样,最后以拉德斯基进行曲隆重谢幕。都说来维也纳不看场音乐会就算白来,一个小时的音乐演出虽然太短,但是从始至终完全彻底地沉浸在现场的音乐氛围里,倒也知足了。

夏夜的维也纳仍有寒意,我裹着音乐会的余温返回船上,迎面邂逅迷人的晚霞,那一刻,感觉整个夜晚美好得实实在在。

附注:配乐为小约翰斯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由Fritz Reiner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演奏。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尘末儿 发表评论于
您比喻的很形象,就跟移动宾馆一样,不用打一枪换一炮。
尘末儿 发表评论于
谢谢来访,坐游船省了住酒店的环节,挺方便的。
xiaolai 发表评论于
坐游船游玩真不错,活动旅馆似的。
Redfernbus 发表评论于
白天下船活動,天黑上船睡覺,很有格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