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闲人西游记 逍遥夏威夷

打印 (被阅读 次)

                  逍遥夏威夷

      这是去年发过的一个帖子,因下一节要发逍遥夏威夷最后一节——伊奥拉尼王宫,为了不使读者觉得唐突,因此将文章重发一遍 。

 

         远在去旧金山以前,小牧就预定了去夏威夷的机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2016年2月12日,沿太平洋外科学术会议在夏威夷大岛召开,小牧要在会上作学术报告。小牧说他会后休2个星期的年假,陪我们好好游玩。还说去年他来过此地,是为了参加一个庆祝老医生退休的派对,在此游玩了几天,这个地方很好玩。

       我一直对美国有了解,当然都是通过书籍。我尤其喜爱地理和历史,因此,美国的地形地貌以及有关人文地理都了然于胸。尽管不是那么深刻,而且还受左派宣传的影响,有些地方甚至有偏见,但总是聊胜于无。我认为,旅游,就是游的地理和历史知识,像菜肴,原料是一样的,经过厨师的手烧制,味道就是不一样,那厨师的手,就相当于地理和历史知识。比如我们去费城,如果不了解费城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的地位,兴趣肯定大打折扣,独立宫也就成为一个去不去都无所谓的地方。再如,西安的长陵就是一大土堆,不了解刘邦和吕雉的人生经历,它和其他的土堆就没什么区别,谈何凭吊!

       我对夏威夷的了解有一个从浅入深的过程,最先知道的是檀香山,因为父亲常和我讲孙中山的哥哥就在檀香山,孙中山时常从他哥哥那里获取革命的经费,甚至还自以为是地认为那儿肯定有许多檀树,我们用的檀香皂的原料都是那儿出产的。后来学地理知道檀香山是夏威夷群岛中的一个岛上的城市,学历史知道原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后来被美国人吞并了,被废黜的女王利留卡拉尼保了一条命,但活得忧郁。再后来学历史,知道那儿有个珍珠港,是日美交战的导火线,最终以日本战败而收场。这一切认识,都是书面的,属于被灌输的理性范畴。

地理属性的夏威夷,是一个地处热带的群岛,湿润多雨,盛产热带农作物,同时是一个军事要地,为军家必争;历史属性的夏威夷王国是在1810年由群岛的各个小型独立部落,经过一场血腥的战争后所统一成立的王国。领导战争且统一夏威夷群岛的酋长,后被尊为卡美哈梅哈大帝。夏威夷诸岛成为统一的王国,终结了夏威夷群岛各部族的封建社会,转型为一个具有现代雏型的、独立的,与欧洲各帝国相仿的君主立宪体制。王国成立后十年的1820年,基督教传教士进入夏威夷,当时的国王卡美哈梅哈三世因为依赖传教士给他出主意,所以允许他们传播基督教。传教士们建立了学校,创造了夏威夷语字母,并用这些字母来把圣经翻译成夏威夷语。1839年,卡美哈梅哈三世下令保护宗教自由,并在第二年建立了君主立宪制的政体。

自卡美哈梅哈王朝建立后,西方列强纷纷进入夏威夷,起先是英国,后来是法国,日本人也纷纷大量移民夏威夷。最终,夏威夷于1898年被美国吞并,成为美国的领地,并于1959年8月21日成为美国的一个州。在科技进步的近代社会,像夏威夷这样弱小且具有重要军事意义的群岛,是不会长久地享受独立自主权利的。列强均对它虎视眈眈,即便美国不吞并它,英国也会吞并它,法国也可能吞并它,日本也可能会吞并它。无论谁吞并它,利留卡拉尼女王的命运都不会好。两害权衡取其轻,于利留卡拉尼女王而言,夏威夷被美国吞并要比被日本吞并好得多,起码她保住了一条命,甚至还有一位美国总统(克利夫兰)要为她复辟王位,另一位美国总统(克林顿)100年后向她道歉。

       使我对夏威夷尤感兴趣的源自于一首歌——《骊歌》,原来我对夏威夷的认识是纯理性的,因为唱《骊歌》,参入了感性的成分。我学这首歌的时候,正是文革如火如荼的时候,那时正在上海学习,闲着没事,就拿着一本外国名歌破唱本学唱,唱得声嘶力竭,有时夜间小解也要哼几句。用功自然有长进,由此学会了很多外国歌曲,其中就有这首《骊歌》。我曾有这样的猜想,能有这样优美民歌的地方,肯定富有诗意,令人向往,就像意大利的那不勒斯的苏莲托,因为一首《重归苏莲托》而闻名于世。骊歌的歌名下面注明是夏威夷民歌,邓映易译配。这首歌我唱了几十年,曲中的离别愁绪不止一次地深深感动我。我只是不明白,夏威夷是太平洋中间的一个群岛,土族人居多,为什么会有这样一首具有浓厚西方学院派基调的民歌?在网络发达的今天,这个疑团终于得到解答。原来这首歌是被废黜的夏威夷女王利留卡拉尼在被拘禁期间创作的,借情侣离别的忧伤来抒发亡国恨。后来这首歌被人从拘禁场所带到芝加哥,方得以流传于世。从这首歌的深沉歌词和流畅的旋律来看,女王学识丰富,文笔简洁优美,精通乐律。有资料显示,女王的前任中也有一位国王精通音律,会创作乐曲。这说明王室成员已经完全西化,正是由于西化,帝国主义势力得以打着宗教的旗号长驱直入,加速了王国的覆灭。

这首歌有两段歌词,其前面四句是这样的:

       第一段:看那乌云已遮没了山顶,啊!别离的时刻已经临近,我不能留你在我怀中,只能默默隐藏这颗悲痛的心……

       第二段:你听海浪不住地哭号奔腾,那就是我心中呜咽的回声,我的热情常燃烧在我心中,我要等待直到我们再相逢……

       这两段歌词的前一句,写的是夏威夷最常见的一种风景:遮没山顶的云;奔腾不息的浪。去过夏威夷的人都会发现,云朵往往会长时间地停留在山顶,海浪也从未止息过,从未见过夏威夷有平静如镜的海面。女王抓住了这最常见的风景,来比喻自己沉痛悲愤的亡国之情,可谓神来之笔。当地的土族人,如果会唱这首歌,每见遮没山顶的云和奔腾不息的海浪,就会想起他们被囚禁的女王,想起破亡的祖国。文学的构思能达到这样的水准,真的不一般。极易令人想起李后主的名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后来,在火鲁奴奴(檀香山),恰好赶上了一场在旧王宫前举办的露天音乐会。据说这个乐队是王室的乐队,保留至今。音乐会上,有没有演奏前国王和女王创作的乐曲,我不得而知。但是就凭有这样的一支王室乐队而言,说明她肯定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君主。虽没守住江山,但凭着一首《骊歌》,芳名却永留史册。得也?失也?何人能予评说!

 

        

       这两幅图,可见遮没山顶的云,是一种自然常态。

 

    

   这两幅图是夏威夷汹涌澎湃的海浪,也是一种自然常态。

 

旧王宫前的露天音乐会。

 

伊奥拉尼王宫(Iolani)

 

              王宫附近的建筑,可能是议会。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