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野长城 --- 黄草梁

打印 (被阅读 次)

上几贴爬野长城爬得太狠了,这次缓和缓和,没太多长城,因此没太多担心要保护的:-)

这是景区的介绍,省得我说了,还说不好:

“……这里是边关要塞,金灭辽,元灭金都是沿此路,……”,上面写的比我知道的和看到的都要多。不过我只是冲着活动介绍里说这里是北京明长城的最西端而来的。

“……最值得一观的就是“象鼻山”,一条小路开凿在悬崖上,下面深壑的山腰间,一根高约20米,震惊2米的石柱斜靠在山崖上,酷似大象鼻子,而山路正从大象鼻子底下通过,……”,看见“象鼻”了吗?有说得那么好吗?不过那山可是真够爬一气的:

一路上山,累得够呛:

这应该就是“黄草梁”:

终于看见长城楼子了:

这是“实心楼”(实心的肯定比空心的好盖):

光看见城楼没看见什么城墙,据说北京明长城有不少地方是利用天险,不建城墙,不知这算不算“天险”?:

午饭时间:

吃完饭我还以为在附近搜索长城遗迹,结果继续赶路:

饭前有驴友指着最远处山梁上的两个山头告诉我,一个是“无名一”,一个是“无名二”,我也忘了是哪两个,以为跟本次活动无关,没想着还真要走那么远:

不知这算不算长城?

好像要下雨:

远处就是“无名一”,看来今天才开始:

还记得在箭扣长城上爬西大墙犯二傻笑的那主儿吗?又在这里想试试自己是不是绝缘体,怕不怕雷劈:

爬上“无名一”:

“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

继续向“无名二”行进:

在树林里走着走着就走神儿了,突然发现四周特安静,才发觉自己落单儿了,直发懵,但怎么想也没记得经过岔路呀!也不知是往前走还是往回退,懵了一分钟,忽然后边传来人声,总算踏实了。

终于站在“无名二”顶上:

再爬估计就是“有名二”了:

“二”到了最顶上,总算可以下山了:

回首“无名二”:

下山之前驴们正在休息等后面的(头尾能有半小时的间隔),往山下走还有六公里:

下山后,发现有一驴友不见了,还是一“强驴”,跟大队走不过瘾,一驴当先,也不知是穿越到金国还是辽国去了。好在他的手机在那两国都能用,领队和他联系上了,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天都黑了,最后领队和另一人留下,并准备联系救援,其余人就上车先走了。

车开了近一个小时后,领队来电话,那位“强驴”报告说已经找到回中原的路了,不用太久就可以下山了,总算是有惊无险。

这是一车驴友,是不是散在山上就看不见了?

山里的夜晚很冷,迷路的人如果穿得不够(哪有没计划在山里户外过夜的人会背那么全的衣服和装备?),就会体温过低,很危险,坚持不到天亮(一次一帮日本学生在箭扣长城下山迷路,等救援到的时候,有人已经体温过低,肯定是坚持不到天亮的;美国这边每年体温过低出状况的Hiker有超过一千人),所以千万别在山里迷路。

一年春节前,一位刚大学毕业去了一个非常令年轻人羡慕的中央单位才几个月的女孩和几个驴友来这边爬山,父母不同意,她说没关系,说同行的几个都是有经验的“强驴”。结果山上下起雪来,一行人迷了路,那一夜,据后来的同行驴友回忆她最艰难的时刻,令人唏嘘,就她没坚持住,令人叹惜。于是后来在我们上车回来的地方附近就有了一个“XX墓”。

那天本以为到了长城楼子就差不多了,结果跟着一路爬山,最后一共20多公里,整个儿一“拉练”(想起当年上学时的一次拉练,背着铺盖卷一晚上90里进山)。不知道也好。这一天的感觉就是上了“贼船”,没脑子,有人领着就走,问也不问,忽然发觉自己是一个很好的“追随者”,是不是?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南礼士路 发表评论于
竟然发现了邻居。进来问好!
随心时光 发表评论于
谢谢,要是长城多一点就好了
嘉崚子 发表评论于
饶有趣味!
随心时光 发表评论于
谢谢了!有气势的村庄。
玉渊潭八一湖 发表评论于
你这次爬了很多北京野长城,一定收获颇丰, 也祝你新年快乐,????
随心时光 发表评论于
节日快乐,您悠着点儿,
随心时光 发表评论于
多年前到西山的几个村庄时零星听说过一些当地抗日事例,
随心时光 发表评论于
真没想到,我还以为这里没人去过,小瞧了,祝节日快乐!
玉渊潭八一湖 发表评论于
从99到03年那几年我每年夏天都去爬几次黄草梁,
TXY 发表评论于
感谢介绍。斋堂是老抗日根据地了。
南礼士路南 发表评论于
与随心时光书, 谈 我所见识的长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