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兄弟走美西(18)——黄石国家公园(一)

打印 (被阅读 次)

打牌似乎是每天晚上的必备娱乐活动。这天大家似乎还没尽兴,吃过饭还想继续。钱总水平差一些,不想来了,兄弟就说让我加入打几把。沙总不情不愿,说我没打过。

我理解他的想法,如果我和他不在一方,就好像高手过招,如果对手太弱胜之不武。如果我和他一家,又好像双人滑冰,两个人配合不好就相当难看,只有输的份。那谁也不愿意输呀!

我提议我和兄弟一家固定搭配。沙总和车总立即赞同。兄弟说,这样,我哥来打以娱乐为主,输一顶帽子五十美金好了。大家都同意。

第一顶帽子,我们给两位老总戴上了。

第二顶帽子,我们又给两位老总戴上了。而且打A时给对方剃了光头,那就多赢百分之五十。

第三顶帽子,两位老总给我们戴上了。

我和兄弟每人赢了七十五美金,于是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开车直奔黄石公园。两位输钱的老总似乎脸上不太自然。

第一个大的景点在黄石湖边上,大家边走边照相,慢慢分开了。我找了一个机会问兄弟:

“两位老总好像不太高兴。是因为昨天晚上输钱了吗?”

“是有点。”

“这么一点钱,不至于吧?”

“钱是小事。他们平时在家打牌输赢一把经常上万,这几块小钱算什么呢?主要是输钱这个事实他们还一时接受不了。”

我一下就释然了。要是有人以为自己有点钱那在别的方面也比别人强,那受点挫折可不是我的错了。

想当初我可是打桥牌的人,把把牌都计算精确。现在多年没打了,但打打升级也还没有问题的。再给我练几次,你们就一把也别想赢了。

世上确实是有很多人,有钱了就认为自己什么都行了。就像马云,有钱了就认为自己可以当演员演电影了,就认为自己可以画画当画家了。

不知道马云花了多少钱去演那么一部电影?

要是马云没钱,他那些画作恐怕连拿去擦屁股也没人要吧?

就算马云再有钱,他也改变不了自己长得比较难看的事实吧?

马云是首富,他有钱有人拍马屁,可你们几位总不至于有了钱就认为自己什么都行吧?

“兄弟,我不太明白打第三顶帽子时你岀了三次错牌。照你前面的打法,你是不该犯这样比较低级的错误的呀?” 我突然问他一个问题。

他眨了一下眼睛,“要是把把都赢别人以后还有人和你打吗?”

我突然醒悟,感叹这生意人真的是头脑灵活啊!

黄石国家公园南门

进公园了。上次全家还在这里看流水潺潺,今日却匆匆而过

这次看到一只大熊。兄弟说,要是在中国,这只熊早已被人取了熊掌了。

黄石湖。几年前我和太太站在湖边,心里依依不舍。什么时候能再回来呢?

看见这巨大的黄牛悠闲地穿过公路,兄弟又是一阵感慨,在中国还不早已下肚?

 

后记:刚经过盐湖城,得知Huntsman 化学公司的创始人Jon Huntsman 已于几月前去世。心中甚为悲伤。Jon是一位虔诚的摩门教徒,在他去世前二十年,设立了犹他癌症中心研究治疗癌症。Huntsman 先生,安息!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飯盛男 发表评论于
留学就職後受第一教育就是、金銭是僅次生命的重要東西。当時很不以為然、現在有点繹然
孤湖 发表评论于
您怎么什么都知道?我还没有写出来呢!
aChineseBostonian 发表评论于
看来在美国呆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