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蓝色海岸一一风情万种的尼斯Nice

打印 (被阅读 次)

 

2018-9-10 晴,85华氏度
女儿上学期一结束就去外地暑期实习。原打算实习结束后,与好朋友去克罗地亚、东欧游。大半年没见了,这哪行。妈咪以法国蓝色海岸(French Riviera)和巴黎游做诱惑,费用全包,还真有效。现在父母不好当啊,见孩子不仅花钱还要动心思,与人竞争。有尊严地巴结,这是门艺术。情商不够,不一定玩得起来。


全家乘波音767从纽约飞法国尼斯,七个半小时,机上大约有三分之一空座。下飞机叫辆Uber,来的是一位开奥迪的大帅哥,英语流利,态度热情,把母女俩开心的睐。尼斯的第一印象顶呱呱。

住在尼斯老城中心区的私人公寓,周围各色餐饮纪念品店林立,满街是人,热闹方便。放下行李洗漱一番,就近过几条街,去看著名的英国佬大道,和道旁5公里长的海滩。虽已九月上旬,天气仍然有85华氏度,有些人在晒太阳和戏水。仔细一看,我发现海滩是青白卵石滩,不是沙滩。在卵石上赤脚走有点杠脚,坐下杠屁股,躺着扛背。有些热,但不疼,真可以算天然spa按摩功效。海水清冽透彻,不愧蔚篮海岸之誉。

在海滩东端开始登城堡山。此处是几百年前尼斯最早的建筑,萨沃伊公爵的城堡遗址。位置在现在的尼斯城市和港口之间,位置绝佳,俯瞰全城全港的宝地。山顶废墟草坪本身,没有特色。别人在欣喜地摆姿势拍照,我呢,愁眉苦脸地四处张望,夹着尾巴,缓慢但坚定地往前走,还嫌人停下拍照浪费时间。不知道飞机上吃了什么,一开始登山就觉得腹胀,此时越走肚子越激动。顺着厕所的指示牌快到山顶,快夹不住啦。正在寻思在游人如织的山路旁,就地解决会不会招来警察,或上国人海外臭闻新一例,我相信至少会成为不光荣家史流传下去吧。转过山路,树后现出房角。已经肚子痛到不能移步了。让家人过去打探是不是公共厕所,回报不是,只是个小卖部。但是,有间厕所,费用一欧元。一元?一百欧元我此刻也会付出的。乘肚疼稍缓之际,使出夹屁功的绝招,迈小腿不动大腿,假装慢悠悠从容地挪到厕所,又心里诅咒着里边正上厕所的人。终于成功坚持到最后,没有给国家、民族、家庭丢脸没有臭闻发生。旅途中有麻烦,正常,没什么见不得人。


渡过难关,接下来全天日子都轻松自在多了。在港口和老城中间闲逛一下午,努力克制各色美食、倩衫、宝物的诱惑。最养眼的是法国女郎、帅哥。看惯美式大码美女,眼中法国美女时尚苗条,名不虚传。青春逼人的妙龄少女,是各种展示身材的行家。资深美女也是穿着合身时尚,风资淖约。在当年的公爵宫现在的司法宫前,穿着黑色宽松法袍的女法官或律师,也不缺典型的法式风情。长发波浪起伏,脚踩四、五英寸的黑色高跟鞋,在大台阶上击响清脆的节奏。

晚上女儿按Yelp指南找到一家四星半评价的餐厅一问,需预订,已订满。另一侍者见我们才三人,进去又问,出来说有人刚取消订座,我们好运。我点了以店牌"青蛙"同名招牌菜。法螺开胃菜,蛙腿主菜,白酒一杯,草莓蛋糕甜点。除了主菜上来见只蚂蚁在盘子里爬,让换菜,味道很不错。这套法国餐在纽约至少要$100,而这家才31欧元。法国帐单不收小费。果然象朋友建议,如果不是法餐美食家,不必去名牌米其林餐厅。法国一般居民的餐厅,不比昂贵餐厅的法餐差多少,便宜多了。

花两个小时耐心等待、悠闲品尝,吃饱喝足出来,近夜里十点。老城街头巷尾仍满街食客,把酒言欢。象国内大排档般热闹,餐具、食品、情调更高档些。我们刚刚吃完,又忍不住一路偷瞟餐牌菜单,不时被侍者邀请。太座大人低声说:减肥的计划又要延期,明晚来这家海鲜餐馆,你感觉如何?我当然赞成喽。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