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时尚生活 » Medicine Lifestyle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查看最新回复!!!

TJKCB


发送悄悄话

第1楼

2020-01-24 11:47:56

 
宗教信仰害死人现在还在害人看不见吗? [引用]

pov: sharp! He got the point! "我蛮烦这种“中国人敢于打神骂神blablabla”的论调的。没有宗教信仰不等于“无神论”也不等于“不迷信”。几千年来封建迷信害死人现在还在害人看不见吗?" (来源:

 It's a breath of fresh air in todays climate.

bottomline: It's too human to 害死人现在还在害人, not God. Human sins! God was a human tool.

The opposite of that "几千年来封建迷信害死人现在还在害人看不见吗" - was that religion saved people's life as well.

"As much as we hate to admit it, we are sinners by birth. We are also sinners by choice. We are also sinners by practice."

FDR wrote this letter to Churchill in January of 1941. He quoted Longfellow’s poem “The Building of the Ship.” Churchill had it framed and kept it in his home.

=====================================

您的位置: 文学城 » 论坛 » 难得一笑 » 不要告诉别人你很努力

不要告诉别人你很努力

 
来源: 2020-01-12 04:53:24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5827 次 (18996 bytes)


不要告诉别人你很努力,以免被人发现没有效果。

我们衡量一个人的气质,不是看他去吃什么东西,而是看他用什么东西去吃
#餐具决定气质# ????

逝者如斯夫,所有的怀旧都是刻舟求剑。 ????

说一个大家不知道的中国制造,
传音,
传音2018年在非洲市场的占用率达到了48.7%,这是个不可思议的战绩,参考诺基亚2007年时的巅峰市场占有率是38.7%
为啥要四卡?
因为非洲电信公司都不能做到全区域覆盖,所以卡需要多

我把全世界包围起来了,除了我的内脏
这句话还挺美 像诗
这不是诗,这是拓扑几何

一般来说,到了三十多岁没什么赚大钱、成大名的机会,又觉得老实上班太委屈自己,就会有两种思路,现实点的人就开始买彩票,心存幻想的人就想要当作家或是创业。  ????

创业的15条第22条军规

1. 所有有道理的建议都能找到相反的有道理的建议。
2. 有用的建议在有用的阶段没有多少人听,大多数人能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3. 大多数人是不应该创业的。大多数“创业者”是大多数人。
4. 大多数人是不应该投资的。大多数“投资人”是大多数人。
5. 想成为大多数人就会成为大多数人。
6. 不想成为大多数人的大多数人最后还是会成为大多数人。
7. 大多数普通人觉得好的事情不值得创业。
8. 大多数投资人觉得好的事情不值得创业。
9. 大多数大多数人觉得不行的事情真的不行。当然他们觉得行的事情也不行。
10. 大多数投资人不是投资人,是投机人。
11. 大多数创业者亏钱。
12. 大多数投资人亏钱。
13. 想有钱的前提是不缺钱。
14. 真正的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是因为人们不信,不是保密。
15. 一起信很重要,信什么不重要。
16.要相信运气的决定性作用。但不要指望运气会眷顾自己。

余光中谈某些散文作者,这段可以说很毒了:

「这类散文,是纸业公会最大的恩人。
它帮助消耗纸张的速度是惊人的。千篇一律,它歌颂自然的美丽,慨叹人生的无常,惊异于小动物或孩子的善良和纯真,并且惭愧于自己的愚昧和渺小。
不论作者年纪有多大,他会常常怀念在老祖母膝上吮手指的金黄色的童年。不论作者年纪有多小,他会说出有白胡子的格言来。
这类散文像一袋包装俗艳的廉价的糖果,一味的死甜。

有时袋里也会摸到一粒维他命丸,那总不外是一些“记得有一位老哲人说过,人生……”等等的金玉良言。至于那位老哲人到底是萧伯纳、苏格拉底,或者泰戈尔,他也许根本不记得,也绝对不会告诉你。

中国的散文随“漂鸟”漂得太远,也漂得太白了。几乎每一位花花公子都会蒙在泰戈尔的白髯上,荡秋千、唱童歌、说梦话。」

一位老师退休收拾办公室,我捡回来十箱书[允悲][允悲]那位老师看着我捡书说,你已经是至少第七波来捡书的了,还能收拾出这么多。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收书,老了,没办法,只能舍弃。你是收书的年纪,我是舍弃的年纪。搬一次家,退休,都是一点点丢掉自己的历史,直到这个人去世,孩子们不懂,丢掉所有的东西,装修新家,那就彻底抹去了这个人的历史。
我没敢抬头,我怕我们都红了眼眶。
只听他又说,丢了也好,历史也留不下这么多平凡的人,这么微小的事。
最后我们看着保洁阿姨拉走一袋袋书的背影,我特别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我知道,早晚有一天,我们都要目送自己的历史,彻底远去。

“波斯”起源自古伊朗语“Parsava”,大概指“边陲”之意,最早由与伊朗接壤的亚述帝国记叙,后传至古希腊,成为外界对伊朗的公用称呼。

“波斯”一词在中国史书的记载,最早见于北齐时魏收撰写的《魏书》。

1935年,波斯帝国统治者、巴列维王朝的礼萨汗将国家名称改为伊朗,号称伊朗帝国。伊朗(Iran)由雅利安(Aryan)变化而来,古波斯人是雅利安人的一个分支。

欧洲人大多自认为自己是雅利安人后裔。亲近西方的巴列维王朝将国家改名,一是凸显大力改革,二是和欧洲表示亲近。

1979年,巴列维王朝被伊斯兰革命推翻后,国名还是伊朗,全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十年前,一个流行的论调,中国人没信仰,因此道德败坏云云。然后就有文艺青年,去青藏高原看了一路朝圣之旅,从那些红扑扑的脸蛋上看到了“因为信仰而纯净的眼神”。最后和圣僧活佛们实现了大和谐,给信仰充电。

宗教这玩意儿,从来不是单单依靠经卷和说教实现的脑控技术。宗教对于个体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整套的意识形态和行为逻辑;对于社会来说是一种群体的组织方式。没有了体系了组织,宗教就不能算是宗教,而是神话和故事集。我认为中国人有一个非常鲜明的优点,就是绝大多数人没有宗教信仰,避免了被各种宗教脑控。

对于中国人来说,主流的信仰是原教旨实用主义者,天生的生意人。中国人的信仰非常实际,非常接近于一门生意。中国人和神祗之间的关系,不是一种接受规训、引导和教育的关系,而是一种比较平等的交易关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人们可以花大价钱供奉神祗,相应的神祗要给与等额的回报。

神祗的绩效主要指标,就是灵还是不灵。所谓香火旺的寺庙,就是在这里许的愿容易被实现。如果一座寺庙常年不能实现人的愿望,久而久之信徒们自然就不会来,香火就要断绝了。为此,编造故事和传说,也是寺庙们日常最重要的工作之一。这些故事和传说,久而久之又成为信仰中最重要的部分。

中国人,不见得需要理解宗教的奥义、哲学意理以及神祗的象征性意味,这些都不重要。如果教堂接受香火的话,那么第二天某个教堂的十字架比较灵验的消息,就会流传出来。从这个意义上,佛陀、老君、妈祖、上帝,彼此之间没有分别。我之前在广东顺德农村,还看见村民给孙悟空建庙的。孙悟空,就是电视剧里那版孙悟空的真实彩绘泥塑版。

1980年代有一部挺有名的小说,《老井》,作者是郑义。里面大多数情节我没印象了,只有一段内容印象深刻,我觉得这段特别能解释中国人和神祗之间的关系:

西北某地常年干旱缺水,村民多受此困,生计艰难。每到旱年,远近村民无不恓惶不可终日。各村都建了龙王庙,时不时要拜一拜,祈求上天垂怜,恩赐甘霖。某年又是一个荒年,一连三个月滴雨未下,山坡上草植退去,日渐荒芜。农田龟裂,当年已有绝收之迹象,旱灾就在眼前,饥荒也必然发生在不久后的将来。村民拜完了本村的龙王不顶用,就去邻村“偷”一尊龙王,接着祈雨。这个风俗叫“偷龙王”,道理大概和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一样,外地的龙王可能慷慨些。可是这一年,邻村的龙王也显示出了自己的悭吝。

事到如今,村民只能“恶祈”。啥叫“恶祈”?就是选出村中一个富有德性的人,来充当“罪人”。用自甘受罚、自甘受苦的方式,接受惩戒,从而感动神灵。村中一户孙石匠,专以打井为生,可打来打去,也打不出常年有甘甜泉水的好井。孙石匠自告奋勇当了“罪人”,去向从隔壁村偷来的“黑龙王”请罪,为本村祈雨。

仪式当天,烈日灼心。孙石匠一条短裤、全身赤膊,左右肩膀各扛了三把铡刀,一路步行十余里,向黑龙王请罪祈雨。铡刀的刀刃朝内,嵌入肩膀。稍微有动作,肩膀就要被铡刀创伤,流出血来。只有流了血,才能用自己的苦难给黑龙王献上血祭,洗脱全村的罪责。就这样走了十里山地,远近围观者见之无不动容,哭声震天。到了龙王庙,孙石匠已是遍体鳞伤,血流了一路,几乎晕厥过去,战巍巍跪在黑龙王面前,向黑龙王同志请罪求雨。

仪式结束,又等了一天,雨还是没下。孙石匠从昏睡中醒来,发现毫无下雨迹象。于是一骨碌从床上弹起,抄起一把铡刀,冲进龙王庙。二话不说,把黑龙王用绳子捆起来,吊在了树上,烈日下暴晒。一边暴晒,一边用铡刀恶狠狠抽打这尊神像。远近村民被这一幕吓傻了眼,胆小的人连忙把门窗都关上。孙石匠一边抽打龙王,一边向天咆哮:不打出雨来决不罢休!没过多久,狂风卷着砂石,铺天盖地而来,乌云遍布山头,转而暴雨倾盆……

我觉得这段情节,特别能显示中国人和神灵之间的关系。你是人也好,是鬼神也罢,我们之间是一种平等的交易关系。收钱你得办事,吃了我的供奉和香火你就得给我干活,不干活不行。你不干活,就是欠揍,就要把你连根拔起打倒推翻。

这种事,放在任何一个被宗教脑控祸害的国度,都难以想象。你搁西班牙、意大利这些被地方的人,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对十字架上挂着的那位表示出一点的不敬;你搁沙漠这些地方,那更不用提了。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不仅敢于与神交易,还敢于骂神、打神,必要时也可以废了神换自己上,毫无负担。这代表了中国人在不幸的历史中形成的胆识和勇气:这世界上,归根结底,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挑战的。

评论:之前看一典籍里描述神仙住的地方,说那地方“黄金铺地,玉石为阶”,我就耸肩撇嘴,这描述一看就知道是人编出来的,还是那种没什么见识的人编出来的,人类这个物种无法描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和概念,如果关于神仙的故事里没有任何人类认知边界以外的东西,那就说明是人创造了神仙,而不是相反

我蛮烦这种“中国人敢于打神骂神blablabla”的论调的。没有宗教信仰不等于“无神论”也不等于“不迷信”。几千年来封建迷信害死人现在还在害人看不见吗?


想当霸主的蛮夷

吴王夫差打败了越王勾践,这时他可以对越国赶尽杀绝,也可以接受越国求和。夫差选择了和平,后来越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反而灭掉了吴国。

前两年公布的清华简《越公其事》,其中讲到夫差不灭越国,实在是因为力有不逮,被认为是提供了一个关于吴越争霸的新观点。其实看下地图,这一层本来就很容易想到。

当时越国的土地开发很不充分,这意味着吴国打越国,后勤压力很大。勾践已经败退到了会稽,这就到了宁绍平原的边缘。接下来,如果勾践不决战而是扭头往山里一钻打游击,吴国要想继续推进扫荡,那就成了一个无底洞,有限的国力很快就会被拖垮;但如果收兵回去,那么勾践还是随时会从山里出来继续对吴国骚扰劫掠。这时和越国和谈,差不多也就是最合理的选择。

重大决策时,有两个方案可以选,选了一个失败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作另外的选择就可以成功。

《左传》这春秋史的最早最可靠的资料里:没有睿智而高蹈的范蠡,更没有美丽动人的西施,吴王夫差倒实在是非常有特点的一位,和历代亡国之君,都不重样。

夫差特别重礼法,讲规矩。

吴国和楚国争夺对陈国的控制权,战争期间楚昭王死了,夫差也就撤兵回去了,并不趁人之危。因为按照周礼,在人家国丧期间打人,是很不道德的。

吴国和齐国闹了争端,齐国自知打不过吴国,齐国贵族就杀了国君向吴国认错。结果吴王夫差因此痛哭了三天。因为一个懂周礼的国君,听说别国国君遇害,就该这么哭。

要知道,僻处东南的吴国,本来是被中原华夏国家当蛮夷看待的,吴国人也以无视规则出名。听说人家国君去世,就是冲过去趁火打劫一番,一直到夫差的父亲阖闾当吴王的时候,都是吴国的标志性举动。

但到了夫差的时代,吴国陡然转变了作风。一方面,吴国经济发展了,骄奢淫逸的事情,夫差干得是比较多;另一方面,夫差也是真向往华夏文明,喜欢照中原的规矩办事。另外,为中小国家提供保护,让它们免受大国的欺负,这样的事夫差也干过不少。

不过有个难处:吴国人蛮族的习气,实在根深蒂固;中原的礼法,又实在博大精深。所以想学习却学不到位,也在所难免。

就拿吴齐之间那场著名的艾陵之战来说。吴国拉了鲁国、郯国、邾国几个小国和自己一起,这是春秋霸主的典型作风:不是指望人家能出啥力,就是集体行动,才能显得不是我要满足个人野心,这是国际社会共同的意志。

但吴国人出手有点实在太狠,获胜后给鲁国国君送战利品,一出手就送了三千颗人头,起码也会把鲁哀公吓得一激灵。

另一个战场花絮是:夫差看见鲁国的司马,为了勉励他好好作战,赐了一柄剑给他。——当时吴国虽然整体上文化还落后,但铸剑工艺是超过中原的,这可能也有炫富的意思。

但这把人家吓得半死。因为按照中原的礼,君主赐剑给大臣,差不多就是让人家自杀。幸亏当时有孔子的高足子贡在场,特别会打圆场,不然真不知道如何了局。

大概也是因为这事,夫差才掌握了这个知识点,于是才有了后面赐剑给伍子胥的故事。

而鲁国人回家之后,敬畏吴国军队的战斗力之余,怕也不免文化优越感满满。

总之,《左传》里的夫差行为的风格,在恪守礼法的浮夸和野蛮人的狂暴之间随时切换。中原贵族和他相处的时候,则恐惧、鄙视、嫌弃、调戏……等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但归根结底,没有谁会把夫差当作自己人。

史书中隐隐约约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信息:把吴国干掉,实际上是晋国、楚国、齐国这些老牌强国的共同意愿,越王勾践,只是杀人的那把刀而已。

勾践灭吴的战争,耗时长达三年。这期间,晋国的表现,特别值得玩味。一方面,因为曾经与吴国有“好恶同之”的盟约,它对吴国的危难局势深切表示哀悼;另一方面,晋国绝不会真的去救吴国。这是春秋称霸时间最长的国家,既达成目的又逃避道德指控的技巧,而这当然是吴王夫差永远也没有机会学到的了。

理解了诸夏这个心态,就能理解为啥夫差不愿意和越国打,而是不停打中原求关注。

新年期间看完了《中南解放战争》。几个印象深刻的地方

1,7月因为缺粮在湖北停留了一个多月。从1月打下平津到5月大军南下,隔了这么久也是因为后勤跟不上。在新解放区供应70万大军太困难了。南下中打仗死的人不多,卫生减员极多。

2,每个月逃亡人数都在万人以上,这还是不停打胜仗的时候。普通基层战士和干部,没啥“大历史观”,就是想回家,不想离家远,怕苦。需要反反复复的思想政治工作。当然,国军那边逃亡更严重。

3,北方军队南下遇到的生活困难极大,部队极不适应。这还是20世纪有了各种现代化交通和医疗工具的情况下。看了那些细节,就能想象古代军队遇到的困难只会更大,曹操搞不定江南就可以理解了。

4,白崇禧非常善于打运动战,战役层面的包围怎么都抓不住他(和当年的红军像啊)。毛就指示说,不要管他怎么战役机动,我们做战略包围,绕得远远的,他再怎么也跳不出去,最后在我们选择的战场上和我们决战。如果长征的时候老蒋有这种战略眼光而不是忙着去微操师长团长……不过他有这想法估计也不具备实际落地能力。

5,国军任何分支在任何时刻都不忘内斗,在武汉斗,在长沙斗,在广州斗,到了海南岛还在斗,直到连海南岛都丢掉。和南明真是一样一样的,不对,比南明溃败的速度快多了。(正好昨天 “大选”,KMT RIP,七十多年后内斗优良传统还是保留着呢)作为对照,三野、华北军区、二野和四野高度协作,两边的队伍可以任意组合作战,指挥如臂使指。

6,程潜这种国民党元老中的元老为啥要起义? 蒋同学就有本事把所有的非“嫡系”变成自己的敌人,最后连陈明仁这种嫡系都逼反了。土工这边则是不管是谁(包括四方面军那些),最后都变成了“嫡系”。

7,攻克海南岛是1950年4月。这是韩先楚努力争取的,不然按野司计划要准备到6月(为避免金门战役覆辙)。如果真拖到6月,朝鲜战争爆发,海南岛就不一定能打下来了,那现在南海也就不是我们的了。

总之,打仗,打的是组织力,经济上是后勤,政治上是凝聚力。

 
 
 

所有跟帖: 

坐在船上,闲着也是闲着,刻船帮玩吧…… -NewBird- 给 NewBird 发送悄悄话 NewBir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05:20:59

“黄金铺地,玉石为阶”这种装修肯定不符合建筑规范,不安全啊 -大笑养肺- 给 大笑养肺 发送悄悄话 大笑养肺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06:34:06

怎么就不安全了啊? -雾中发丝飞- 给 雾中发丝飞 发送悄悄话 雾中发丝飞 的博客首页 雾中发丝飞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06:41:18

就是,贾府黄的是金白的是银,不是活的好好的 -NewBird- 给 NewBird 发送悄悄话 NewBir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07:26:23

呃,他们早作古了哦,你是传说中的猪队友? -雾中发丝飞- 给 雾中发丝飞 发送悄悄话 雾中发丝飞 的博客首页 雾中发丝飞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08:08:00

韩先楚当年带着3万人渡海去攻击12万守军,喏曼底是110万盟军渡海攻击9万守军 -500miles- 给 500miles 发送悄悄话 500miles 的博客首页 500mile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06:44:22

这个数据值得商量 -老生常谈12- 给 老生常谈12 发送悄悄话 老生常谈12 的博客首页 老生常谈12 的个人群组 (2361 bytes) (4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14:32:29

时坛大拿们已经开始论证填海造路的可行性了:) -欲借嵯峨- 给 欲借嵯峨 发送悄悄话 欲借嵯峨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06:52:30

中国人没信仰确实是优点 谢天谢地 -偶尔掉链子- 给 偶尔掉链子 发送悄悄话 偶尔掉链子 的博客首页 偶尔掉链子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11:07:21

当然有信仰,信仰啥也不信 -NewBird- 给 NewBird 发送悄悄话 NewBird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0 reads) 01/12/2020 postreply 14:24:16

[返回顶部]

TJKCB


发送悄悄话

第2楼

2020-01-24 11:52:23

 
发表于: 2020-01-24 11:52:23 [引用]

wow, cut to the chase! 宗教对于个体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整套的意识形态和行为逻辑;对于社会来说是一种群体的组织方式。中国人的信仰非常实际,非常接近于一门生意。中国人和神祗之间的关系,不是一种接受规训、引导和教育的关系,而是一种比较平等的交易关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十年前,一个流行的论调,中国人没信仰,因此道德败坏云云。然后就有文艺青年,去青藏高原看了一路朝圣之旅,从那些红扑扑的脸蛋上看到了“因为信仰而纯净的眼神”。最后和圣僧活佛们实现了大和谐,给信仰充电。

宗教这玩意儿,从来不是单单依靠经卷和说教实现的脑控技术。宗教对于个体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整套的意识形态和行为逻辑;对于社会来说是一种群体的组织方式。没有了体系了组织,宗教就不能算是宗教,而是神话和故事集。我认为中国人有一个非常鲜明的优点,就是绝大多数人没有宗教信仰,避免了被各种宗教脑控。

对于中国人来说,主流的信仰是原教旨实用主义者,天生的生意人。中国人的信仰非常实际,非常接近于一门生意。中国人和神祗之间的关系,不是一种接受规训、引导和教育的关系,而是一种比较平等的交易关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人们可以花大价钱供奉神祗,相应的神祗要给与等额的回报。

神祗的绩效主要指标,就是灵还是不灵。所谓香火旺的寺庙,就是在这里许的愿容易被实现。如果一座寺庙常年不能实现人的愿望,久而久之信徒们自然就不会来,香火就要断绝了。为此,编造故事和传说,也是寺庙们日常最重要的工作之一。这些故事和传说,久而久之又成为信仰中最重要的部分。

中国人,不见得需要理解宗教的奥义、哲学意理以及神祗的象征性意味,这些都不重要。如果教堂接受香火的话,那么第二天某个教堂的十字架比较灵验的消息,就会流传出来。从这个意义上,佛陀、老君、妈祖、上帝,彼此之间没有分别。我之前在广东顺德农村,还看见村民给孙悟空建庙的。孙悟空,就是电视剧里那版孙悟空的真实彩绘泥塑版。

1980年代有一部挺有名的小说,《老井》,作者是郑义。里面大多数情节我没印象了,只有一段内容印象深刻,我觉得这段特别能解释中国人和神祗之间的关系:

西北某地常年干旱缺水,村民多受此困,生计艰难。每到旱年,远近村民无不恓惶不可终日。各村都建了龙王庙,时不时要拜一拜,祈求上天垂怜,恩赐甘霖。某年又是一个荒年,一连三个月滴雨未下,山坡上草植退去,日渐荒芜。农田龟裂,当年已有绝收之迹象,旱灾就在眼前,饥荒也必然发生在不久后的将来。村民拜完了本村的龙王不顶用,就去邻村“偷”一尊龙王,接着祈雨。这个风俗叫“偷龙王”,道理大概和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一样,外地的龙王可能慷慨些。可是这一年,邻村的龙王也显示出了自己的悭吝。

事到如今,村民只能“恶祈”。啥叫“恶祈”?就是选出村中一个富有德性的人,来充当“罪人”。用自甘受罚、自甘受苦的方式,接受惩戒,从而感动神灵。村中一户孙石匠,专以打井为生,可打来打去,也打不出常年有甘甜泉水的好井。孙石匠自告奋勇当了“罪人”,去向从隔壁村偷来的“黑龙王”请罪,为本村祈雨。

仪式当天,烈日灼心。孙石匠一条短裤、全身赤膊,左右肩膀各扛了三把铡刀,一路步行十余里,向黑龙王请罪祈雨。铡刀的刀刃朝内,嵌入肩膀。稍微有动作,肩膀就要被铡刀创伤,流出血来。只有流了血,才能用自己的苦难给黑龙王献上血祭,洗脱全村的罪责。就这样走了十里山地,远近围观者见之无不动容,哭声震天。到了龙王庙,孙石匠已是遍体鳞伤,血流了一路,几乎晕厥过去,战巍巍跪在黑龙王面前,向黑龙王同志请罪求雨。

仪式结束,又等了一天,雨还是没下。孙石匠从昏睡中醒来,发现毫无下雨迹象。于是一骨碌从床上弹起,抄起一把铡刀,冲进龙王庙。二话不说,把黑龙王用绳子捆起来,吊在了树上,烈日下暴晒。一边暴晒,一边用铡刀恶狠狠抽打这尊神像。远近村民被这一幕吓傻了眼,胆小的人连忙把门窗都关上。孙石匠一边抽打龙王,一边向天咆哮:不打出雨来决不罢休!没过多久,狂风卷着砂石,铺天盖地而来,乌云遍布山头,转而暴雨倾盆……

我觉得这段情节,特别能显示中国人和神灵之间的关系。你是人也好,是鬼神也罢,我们之间是一种平等的交易关系。收钱你得办事,吃了我的供奉和香火你就得给我干活,不干活不行。你不干活,就是欠揍,就要把你连根拔起打倒推翻。

这种事,放在任何一个被宗教脑控祸害的国度,都难以想象。你搁西班牙、意大利这些被地方的人,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对十字架上挂着的那位表示出一点的不敬;你搁沙漠这些地方,那更不用提了。中国人不一样,中国人不仅敢于与神交易,还敢于骂神、打神,必要时也可以废了神换自己上,毫无负担。这代表了中国人在不幸的历史中形成的胆识和勇气:这世界上,归根结底,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挑战的。

评论:之前看一典籍里描述神仙住的地方,说那地方“黄金铺地,玉石为阶”,我就耸肩撇嘴,这描述一看就知道是人编出来的,还是那种没什么见识的人编出来的,人类这个物种无法描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和概念,如果关于神仙的故事里没有任何人类认知边界以外的东西,那就说明是人创造了神仙,而不是相反

我蛮烦这种“中国人敢于打神骂神blablabla”的论调的。没有宗教信仰不等于“无神论”也不等于“不迷信”。几千年来封建迷信害死人现在还在害人看不见吗?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