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时尚生活 » Medicine Lifestyle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TJKCB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20-06-28 12:00:12

 
bladder cancer [引用]

今年我陪父亲跑医院一次又一次, 这个膀胱癌“信号”千万不要忽视

 
“走哪儿都得挂着尿袋子,活着有啥意思啊!我的愿望是不这么遭罪了。”一位患有膀胱癌五年的“父亲”在全切后又出现了盆腔转移,虽然是一个“抗癌英雄”,但也不得不面对这样那样的“小辛酸”。
 
记忆中的父亲是“大树”,是我们最靠谱的“靠山”,可时光匆匆,一不小心就长大了,父亲也慢慢成了大叔的模样。长大后的我们期待能为父母遮风挡雨,但在对抗膀胱癌的五年时间里,身为子女又有着怎样的心理历程?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抗癌的故事,也要分享一个延长生存时间与生存质量的选择机会。
 
1
照顾膀胱癌父亲
后悔一生的两次犹豫
 
五年前,父亲突然尿频、尿痛,后来越来越严重,甚至发展到尿血。通过网络查找资料,发现症状和膀胱癌很相似。但是我害怕说出来有他会难以接受,于是安慰他应该只是炎症。
 
拖了一段时间后,检查确诊为膀胱癌。当时立即做了全切手术,好在癌细胞没有扩散,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那时我就有点愧疚,如果早一点说,结果会不会好一些……
 
很快,噩梦重来。一年前,父亲右腿突然肿了。通过对比其它患者病例,我猜想极有可能是盆腔转移或根治术后导致的淋巴水肿。但为了安慰父亲,我说应该是淋巴水肿,但情况却越来越严重。
 
这是我跑医院次数最多的一年,陪着父亲做了一次又一次的身体检查,最终检查结果是盆腔壁有个鸡蛋那么大的肿瘤,已经不能手术了,只能放化疗。我也眼看着他从原来的“靠山”变得日渐佝偻。这两次犹豫不决,是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事情。
 
现在父亲的状态很不好,失眠、癌性疼痛,因放化疗的副作用导致呕吐、恶心、食欲不振。因此,他总是蜷缩着,闭着眼、眉头紧缩。以前他爱舞鞭、爱唱曲,现在不愿见人,老朋友也不见。如果能有新的治疗方式就好了,想让父亲紧缩的眉头舒展开,更有尊严地生活。
 
2
膀胱癌治疗进展缓慢
肿瘤免疫带来曙光 
 
当出现血尿、尿频、尿急、尿痛等症状时一定要警惕,不要耽误膀胱癌最佳的发现时机,因为这可能是身体发出的“求救信号”,很多患者及其家人因为不了解疾病知识而错失了机会。
 
膀胱癌是世界范围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的恶性肿瘤,在中国,膀胱癌的新发患者数和死亡数均为泌尿系肿瘤第一位[1], 膀胱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呈逐步上升态势。吸烟和化学因素包括纺织、染料制造、橡胶化学等是诱发膀胱癌的高风险因素,所以,烟民、长期接触化工品等人群是膀胱癌的高风险人群[2]
 
在临床上,约70%的膀胱癌为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30%为肌层浸润性膀胱癌。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的特征是高复发率和低死亡率,而肌层浸润性膀胱癌中约50%存在潜在致死性[3]。近30年来,膀胱癌的治疗未见显著进展,尤其是局部进展和转移性膀胱癌的治疗效果仍不理想。
 
经尿道膀胱电切术(TURBT)配合膀胱内灌注化疗或BCG治疗,是针对早期膀胱癌的主要治疗方式。对于局部晚期和转移性膀胱癌患者,可选择的治疗方法比较有限,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为主。
 
值得关注的是,肿瘤免疫治疗在近年来得到了快速发展,尤其对膀胱癌的治疗,免疫通路中相关位点的抑制剂的发现为膀胱癌的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4]。肿瘤免疫治疗也在多种肿瘤如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癌和前列腺癌等实体瘤的治疗中展示出了抗肿瘤活性,在2018年被《科学》杂志评为年度最重要的科学突破。
 
正常情况下,免疫系统可以识别并清除肿瘤细胞,但肿瘤细胞为了生存和增殖,会通过一些特定通路抑制免疫系统发挥正常的抗肿瘤效能。肿瘤免疫治疗的机制是通过激活并维持免疫系统,恢复机体正常的抗肿瘤免疫反应,从而对肿瘤进行控制和清除。膀胱癌具有适合肿瘤免疫治疗的“天然优势”。肿瘤免疫治疗的效果,从理论上来讲与人体肿瘤突变负荷(tumor mutation burden,TMB)的水平有关,当肿瘤突变负荷越高,理论上肿瘤免疫治疗的效果相对较好。膀胱癌是具有高突变负荷的肿瘤之一,仅次于黑色素瘤和非小细胞肺癌[5]
 
 
 

今天是父亲节,祝全天下的父亲:节日快乐!同时,也想由衷地对每一位伟大的父亲说一句“谢谢”。谢谢你陪我们长大、为我们挡风遮雨!谢谢你的榜样力量,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坚强、勇敢、不放弃!

 
 
 
 

参考文献:
[1]. NCCR: National Central Cancer Registry of China.
[2]. 2014版中国膀胱癌诊疗指南.
[3]. MARCOS-GRAGERA R, MALLONE S, KIEMENEY L A, et al. Urinary tract cancer survival in Europe 1999-2007: results of the population-based study EUROCARE-5[J]. Eur J Cancer, 2015, 51(15): 2217-2230.
[4]. 免疫治疗在膀胱癌中的最新研究进展和未来展望. 《中国癌症杂志》2018年第28卷第2期.
[5]. Choudhury NJ, et al. Eur Urol Focus. 2016;2:445-452.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