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极品音乐 » 中外戏曲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戏说-西关人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21-10-24 10:22:42

 
最难消受美人恩 [引用]

埃涅阿斯气喘吁吁地冲到码头,大声喊“这是徒劳的遗憾,我要离开迦太基,我告诉迪多,她的绝望几乎让我崩溃,但我必须走。“

柏辽兹的《特洛伊人》最后一幕埃涅阿斯唱的这首咏叹调是”不可多得英雄气,最难消受美人恩“的最佳音乐诠释。

木马破城之后,特洛伊(今土耳其境内)王子埃涅阿斯带着残兵和国库按照特洛伊预言家的指示,乘船前往意大利重建特洛伊。途中遇上风暴,请求迦太基(今突尼斯一带)的迪多女王允许他们靠岸暂避。 女王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碰巧迦太基受到邻国的攻击,迦太基有点像当初的宋朝,国富而不强,在敌人袭击的时候武器装备都不够,特洛伊人主动请缨,与迦太基人共同退敌,而埃涅阿斯跟迪多女王在这期间也互生情愫。战事平息,埃涅阿斯牢记自己的使命,向女王提出要离开,带领他的部下继续前往意大利,就有了上述的一幕。

剧中的埃涅阿斯是一个充满活力,执行力超强的英雄,所以他的音乐都比剧中其他的角色快而高。他出场的宣叙调维持了他一贯的速度。接下来音乐开始慢下来,并转了调,仿佛好让埃整理情绪,解释他刚才的气急败坏。埃跟女王解释去意大利是他的宿命,他肩负的重任关系到他儿子的前途和族人的命运。 但女王拒绝接受现实,不哭不闹,面色灰败,只用死寂的眼神看着他。 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他只有落荒而逃,音乐由一组向下的旋律线组成的平行乐句,表现了埃的无奈和沮丧。 经过短暂的停顿,音调和节奏再次改变,由2/2拍变成6/8拍,更加慢而松散,埃不再陈述,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自言自语。他想象着与女王告别时的场景和痛苦。 为了表达痛苦,乐队的伴奏有三连音组成,但三连音的第一拍是个休止符,听起来就像人呜咽的声音。另一部分的三连音,只有第一,第二个音符有连音符号,同样营造出啜泣的感觉。 旋律也在大小调之间不断更换,表达埃内心的挣扎和波澜。

这时音乐又变回了当初的2/2拍。 埃从悲伤中醒悟过来,如果自己在海上死了,跟女王就是生离死别,而不辞而别是懦弱的行为,对自己和族人的救命恩人这麽做也太失礼了。英雄气又占了上风,旋律不断地攀高,埃决定回去跟女王见最后一面,即使自己会被绝望击败。

在这样的心境下,埃仍然可以有条不紊的指挥他的部下返船,升帆,待命,自己独自返回王宫向女王辞别,为了免生枝节,天还没亮,船队就趁着夜色离开迦太基前往意大利。一个意志坚定,行事果断的英雄形象就这样栩栩如生地展现在大家面前。

埃涅阿斯算是很一根筋的人,就凭已故国王幽灵的委托,族里女巫的预言,就不打折扣的加以执行。其实按当时的情况分析,留在迦太基对特洛伊人来说并不是一个不好的选择。迦太基富裕,女王心甘情愿雌服,两国国民曾并肩作战,迦太基人对特洛伊人持欢迎和信任的态度,而且他们也希望能借助特洛伊人的武力保住自己的财富。埃涅阿斯不愧是个合格的领袖,他敏感的发现他的士兵因为思念故乡而士气低落,军官则开始留恋迦太基的富庶和女人,所以当机立断,火急火燎地,近乎狼狈地离开,不然温柔乡就要变成英雄冢了,

埃涅阿斯无疑是剧中的男主角,但他主要的作用是推动剧情的进展,这首“徒劳的遗憾”是他剧中最长的宣叙调和咏叹调,是对他内心最细致的描述。事实上,剧里的每个人物和每个场景都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由于规模宏大,反而很少机会能一睹其风采。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