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极品音乐 » 中外戏曲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戏说-西关人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21-10-24 12:28:05

 
一团和气的情人和太太 [引用]

太太与情人如果碰头,应该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不过当棋王Anatoly的情人和太太见面但时候并没有发生火爆的场面,相反他们非常和谐地唱了 I Know him so well 这首歌。他们能见面是因为KGB想通过对他们的威逼利诱让他们影响到棋王让在卫冕战中输给苏联的选手。

Chess是Benny Andersson, Bjorn Ulvaeus, 和 Tim Rice 在80年代创作的以冷战为背景的音乐剧。三位都是乐坛神级的人物。ABBA在七,八十年代红透半边天,Time Rice 的作品更亮瞎了眼,从早期的Evita, Jesus Christ Superstar 到后来的 Aladdin, The Lion King,按理说他们的合作不应只是擦出火花,而是应该像烟火一样照亮整个夜空。可惜他们的这次合作只能说毁誉参半,音乐剧在伦敦还不错, 在百老汇只上演8周就下架了。

I know him so well 和 One Night in Bangkok 是剧中最热的歌, 可惜他们对情节的影响可有可无, 这也可以解释到评论对该剧批评为何如此严厉。通常剧中最出彩的音乐大多是主要人物的独白或是剧里最重要的情节。平心而论,ABBA的音乐在这部剧里维持在水准之上,但在人物的塑造方面就很薄弱,好像粒粒珍珠却没有窜起来的线。

棋王的情人是他的助理,聪明独立, 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坚信nobody’s on nobody’s side, 她本是上一界美国棋王的助手兼情人, 后来因公事与苏联棋王交涉过程中被对方吸引,爱上对方并帮助他脱离苏联留在英国。她出生波兰,在英国长大,作为女友,她当然希望情人留在自己身边,但KGB跟她暗示她父亲在苏联流放地,作为女儿, 她当然希望父亲能脱离险地,与她重逢。 但这样的话,她必需服从KGB的安排,说服情人输掉比赛并回到苏联。对她而言,棋王在不在身边都各有利弊, 并非非得到他不可。歌曲开始旋律很舒缓,首先是太太和情人的各自独白, 总结自己在与棋王相处中的成败得失,然后情人与太太开始一唱一和, 当初还是太年轻,应该看仔细才跳进去,最后竟然得出了共识,异口同声承认棋王是个优秀的男人,奈何自己不能拥有他,但男人都要追求梦想和自由,我太了解他了。显而易见,她们与棋王的这一章算是揭过去了。

Benny Anderssonu和Bjorn Ulvaeus不愧是流行歌曲的一流写手,旋律保持了一贯的优美,但写法却是保守,不如 One Night in Bangkok的惊艳。典型的A B段,四乐句, 结构对称工整,所以朗朗上口,面世后一直是各音乐组合和歌手的宠儿,频繁在各种比赛和音乐会上出现。

Chess用它在纽约上演的失败回答了人们一直思考的一个问题,好歌把他们随便组合在一起是否可以成为一部优秀的音乐剧。答案是否定的。要成为剧,就离不开剧情和人物刻画。Benny Anderssonu和Bjorn Ulvaeus是一流的作曲家,Tim Rice是一流的词作者。但他们缺少一个一流的编剧。 每一段音乐单独拿出来都能够体会到词曲作者到用心,都很贴切,但放在一起就显得没有重点,头绪混乱,美苏两个棋王不知谁是主角。按剧情来说应该是苏联棋王,但他的每首独唱都不出彩,尤其他唱的“国歌”,本来是深刻剖析他内心的大好机会,歌词却显得空洞,避重就轻,没有回答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独自一人跑到西方世界,在冷战时期,留在苏联的家人怎么办,他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至亲。助理的出场和唱段不少,但太太的凭唯一的一首独唱“Someone else's story"把她所有的努力比下去了。还有一个次要的角色克格勃,他的独唱写得很出彩。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观众觉得主次颠倒,找不到重点。

仿佛打脸似的,他们呕心沥血创作的剧在纽约折戟沉沙,另一部由他们的热门歌窜起来的音乐剧Mama Mia却在百老汇大卖,而且长盛不衰。我觉得两个剧的成败都是解释得通的。因为是他们是两拨不同的观众。 去听Mama Mia的本来就是他们的死硬粉,去听剧无非只想把他们的热门歌一次过听到饱,人物剧情如何没所谓。 但去听Chess的观众是冲着描写冷战的音乐剧这个噱头去的,看得就是人物和剧情,如果这两者站不住脚,他们当然会很失望。

挪威语版的I know him so well 试图把两女表现成对抗的双方,但由于音乐不改,尽管我听不懂挪威语,也能感觉到说服力不够。

如果情人与太太是对立的,音乐上会如何处理呢? 那就各唱各的。香港的实力派歌手刘天兰和叶德娴唱的《两个女人》把情人与太太对男人的又爱又怨,还有彼此又羡又恨唱得丝丝入扣。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