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极品音乐 » 中外戏曲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戏说-西关人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21-11-07 12:58:58

 
[引用]

巫这类人物,现代人大多只能从文学作品里得到支离破碎的印象,他们在部落里的主要职能是祭神,问卜和治病。他们地位崇高,是仅次于部落首领的实权人物,参与部落的重大决策;他们学识丰富,睿智过人,是部落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承人。

 

正当我以为现代生活里与巫有关联的活动就剩下打小人和问米的时候,疫情来了,巫这种神秘职业再度重现江湖,一代男巫印度神童华丽登场,一次又一次地预言人类将要经历的灾难,风头一时无两。

 

中国的戏剧和文学作品中都鲜有巫的形象,只有诸葛亮在赤壁之战中用借东风客窜了一把男巫的角色,反而鬼神作为主角的作品比比皆是。由此可见巫在华人社会里面比鬼神更遭人忌惮。反观西方歌剧这类角色并不罕见,其中有两部经典还把他们作为主角, 而且两部戏都是作曲家的巅峰之作。

 

鞠躬尽瘁,死仍不已的Cassandre

 

Cassandre 是 Berlioz 在歌剧特洛伊人里浓墨重彩的两个人物之一。她与迪多王后分别支撑着戏的上下半场,着墨比英雄Énée还细致。 Cassandre 是特洛伊公主,同时也是特洛伊的先知。剧情发生在特洛伊城破的前一天。 希腊军队已经撤出不见踪影,民众在庆祝,但Cassandre有强烈的预感灾难即将降临,可惜没人相信她。她只能看着国王和国民兴高采烈地准备把木马拖进城内。Cassandre预知自己活不到自己婚礼的举行,苦劝前来迎娶她的未婚夫回国,但她的未婚夫只是劝她不要想太多。她在木马进城的那一刻崩溃。但当城破已经成为既定事实,Cassandre又表现出非凡的果决。她为自己的族人指明了退路,去意大利建立新的国家,她知道未婚夫已经战死,自己也决定死社稷,并鼓励不甘受辱的特洛伊妇女宁为玉碎,不作瓦存。 到了第四幕,她再次以亡灵

的形式出现,敦促Énée不要迷失在迪多女王温柔乡,继续前往意大利。Cassandre由始至终忠实地履行着巫的职责,堪称巫的模范。

 

虽然Berlioz没有给Cassandre安排朗朗上口的旋律,但却将她所有的感情变化描写得细致入微。她看着国王与国民走出城外准备拖木马时的悲悯和充满挫折感,苦劝未婚夫回国不果时的万般无奈和痛心,木马进城时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时的绝望,临死前激励人心的非凡口才和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都表现得丝丝入扣。剧中的第一,二幕,基本上由Cassandre的独唱与场景恢宏的合唱交替出现,以Cassandre势孤影单与众人的喜气洋洋不断加强悲剧的氛围。

 

 

 

假公济私的Norma

 

Benelli的Norma剧情刚好相反。 Norma的族人磨拳擦掌,准备与入侵高卢的罗马军团决一死战。但Norma违背了对神奉献的誓言,与罗马军官私通,并已育有两名小孩。

 

Norma当然不愿意族人与罗马军队起冲突,但如何说服众人呢? 在古代,没有比神的旨意更有说服力的东西了。于是她假借神谕,说作战时机尚未成熟,且罗马军队非常强大,外人无法打败,唯有内部的崩坏才会令其走向灭亡。

 

讽刺的是,尽管Norma为了留住罗马军官的心不择手段,但罗马军官仍然移情别恋,爱上Norma的同事,并且决定抛弃Norma及他们的子女,带新欢回罗马述职。

 

作为巫,Norma对神灵不敬,对族人不忠,可谓一无是处。 但她对爱人一往情深,对儿女想方设法百般回护,对同为祭司的情敌,没有陷害也没有举报,最后承认自己是那个违背对神的誓言的人,投入火堆以死赎罪。作为人,她有她高贵的一面。

 

因此Benelli并没有将她的音乐写得阴暗和邪恶。就连那段表面冠冕堂皇,实质装神弄鬼的祈祷文也配上优美的旋律,显得宁静,庄严和圣洁。

 

至于横空出世的印度神童,我们凡人只有在疫情过去,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才能判断他到底是Cassandre还是Norma。但对于巫一向避忌的华人社会,大小媒体都争相报道他的最新预言,不是很奇怪吗?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