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首页 » 教育 » 国际学生美国高中、大学申请 » 讨论区

[1]
 
发帖人   内容

蓝调


发送悄悄话

第0楼

2020-05-11 12:35:30

 
美国确诊病例破百万,我留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实习 [引用]

美国确诊病例破百万,我留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实习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5/08/9437057.html?

 

12天前,4月1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将全体员工远程办公的期限延长至5月31日。这已经是联合国员工远程办公的第二次延期,秘书长表示不排除再次延期的可能。

截至当地时间4月28日傍晚,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01万例,其中纽约州确诊人数超29万。纽约成了全美新冠病毒疫情的震中,位于曼哈顿的联合国总部大楼早已处于封闭状态。联合国总部实习生Yuki向我们讲述了她的实习和抗疫生活。

以下是Yuki的自述。



△ 我在联合国总部大楼负一层的一角

我在研一时萌生要去联合国实习的想法,当时一个学长分享了他在德国联合国环境计划署实习的经历,我也想去做一些对社会有贡献的事,便尝试申请联合国的实习。起初的几次都失败了,后来大概用了一两年慢慢磨炼自己,才拿到实习offer。



△ 上班沿途街景



△ 从办公楼的休息区域(曼哈顿半岛)向长岛眺望

我从去年12月来到纽约,这是我第一次来美国。纽约是座有电影感的城市,太多城市元素都曾经出现在荧幕上,置身曼哈顿的街头有一种身在美剧里的恍惚。这座城市临海、地势低、云散得快,阳光映照着高层建筑群,日出日落都很壮丽。



△ 办公室座位窗外曼哈顿的景色



△ 纽约地铁站经常有乐队演出

我住在纽约州长岛,与曼哈顿隔着一条河,每天要坐地铁到纽约中央地铁站,再步行至联合国大厦。纽约多元而包容,是多种族汇聚地,相对来说偏见会更少,大家也活得自在。就算男生在街头穿一条五颜六色的小裙子,大家都不会觉得奇怪,因为纽约遍地都是这样的人。

1



△ 联合国门口各个成员国的国旗



△ 联合国拥有自己的邮局,在这里寄出的信件会盖上特别的邮戳。

联合国总部大楼所在的这片土地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而是由193个成员国共同拥有,踏入这片土地时需要带上成员国签发的护照或者其他身份证明。报到的第一天,我去办理员工手续,需要带着护照才能进去。



△联合国会议大厅

在实习的第一周,我报名参观了联合国,看到了电视上安理会、各种峰会等举行的场地,很震撼。安理会的会议大厅中间有一个围成圆形的桌子,旁边的蓝色座椅是最重要的发言人的位置,例如各国国家领导人等,此外,还有观众席、记者席等。

我久久沉浸在这个环境里,觉得很神圣,因为这里承载了联合国员工,以及无数致力于促进国际合作交流的人的梦想。



△ 我在办公楼休息区

在为期半年的实习中,我服务于联合国的人力资源管理部门,工作内容是帮助协调联合国人力资源的合理配置,我们部门也和外联、财政部门有所交集。

联合国实习实行导师制度,每个实习生都有自己固定的导师。我的导师是一位日本人,工作能力非常强。她为人谦逊、友善,总是鼓励我去进行开创性的研究,也给了我很多意见。

刚实习了一个多月,国内疫情就暴发了,许多联合国的中国籍职员和退休同事开始向国内捐助抗疫物资。有人自发买口罩和物资寄回国,还有员工联系国外的防疫物资生厂商与国内对接,在各个群里呼吁让大家一起帮忙转发消息。

全球联合国的华人员工还自发组织了“为中国加油”的视频拍摄活动,我负责对接纽约的参与者,但视频还未完工,疫情就已蔓延至全球,再拍这个视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活动便就此作罢。

2



△ 纽约出现首例确诊的大楼

我在纽约属于最早戴口罩的那一批人。3月1日,纽约市通报首例确诊患者的当天,我就戴上了口罩,病例就出现在我上班必经的地铁出站口附近的办公大楼内。那一天,在地铁出站口,一位黑人女性路过我身边时,突然侧身,用很大的嗓音在我耳边吼道:“There is no virus in the city!”(纽约城里没有病毒)。

这是我第一次遭受歧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诧异,因为她肯定没有看到新闻。纽约市的第一例确诊其实离这个地铁口特别近;第二个感受就是不公平,一些民众把病毒直接和中国人挂钩。当时就觉得挺难受的。

其实我在美国所接触到的人,比如联合国的员工、当地的一些老年人、上过学的人,大部分都不会用带有歧视性的语言去描述疫情,都很友善,能够看到一些事物本质。过年时,我在电梯里和美国老太太聊天,她还安慰我说,希望你的家人没事,大家都很担心中国的情况,希望中国人加油。

3



△ 我实习的办公桌

从二月份开始,联合国内部基本每天都会发送疫情信息相关通报和防疫建议。

联合国系统内部有比较多的传染病学、公共卫生学专家,WHO也是联合国的相关机构,员工们通过联合国内部邮件可以听到来自WHO、国际红十字会、各个地区的卫生部等机构有救援经验的专家关于新冠病毒的讲座,员工可以在线提问,由专家进行答疑,这使员工们对新冠有更理性、谨慎的态度。

那时在纽约戴口罩的人还很少,但是办公大楼里配备的洗手液增加了,大家的使用频率也高了。午休时,大家偶尔会聊到疫情,家里有小孩的同事会比较担忧,怕孩子的学校会出现确诊病例。



△ 联合国一楼展示长廊

3月11日,世卫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我和总部的同事们一起收看直播。当宣布将2019冠状病毒疫情从流行病升级为全球大流行病的那一刻,微信里的留学生群、租房群、联合国实习生群都炸了,大家从疫情防控策略、国家形势的改变,讨论到防疫物资、机票的购买和保险条例。

惋惜和沮丧是最普遍的情绪,大家担心定级为全球大流行之后事态会更加紧急。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我听到来自欧洲的同事说自己原本计划好去中国的行程被迫取消,还有两位同事过来安慰我。



△ 3月12日,纽约中央车站

第二天,纽约联合国总部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全美新冠感染人数破千。在拥挤的纽约中央火车站,我没有看到一个人戴口罩,疫情震中的纽约一片祥和。

3月13日,邮件通知所有员工从每周至少三天待在家里办公变为五天在家办公,联合国大厦办公大楼也已被锁闭,除了紧急情况不能进出。

4



△ 繁华的曼哈顿夜景

居家办公后,我每天早上通过视频电话进行打卡,通过邮件分派任务和汇报进度,也会定期线上开会,或多或少都会聊到疫情。居家办公要求员工学习使用新的视频会议软件,一些年龄大的老一辈职员,现学起来有困难,但他们非常乐观,有时还会在视频开会时自嘲,说自己跟不上科技发展,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现在许多需要现场处理的任务进度条停滞,这一方面的工作量减少,但可以预想恢复正常工作后,会加倍忙碌。



4月1日,纽约市新冠肺炎死亡人数超过1000例。我去超市的时候,发现尽管顾客有所减少,但只有我和另外两三个人戴了口罩,三个收银员里只有一个戴了口罩。那是我最后一次去超市,因为我觉得百分百会中招。

为什么起初戴口罩在纽约这么难?我觉得原因一是疫情初期,官方宣传“不生病无需戴口罩”,二是口罩确实很难买到。

在纽约口罩已经脱销,原本140元人民币一盒的口罩已经涨到了600多,而且还不一定能抢到。我的室友花了550元,却只买到一盒假冒伪劣口罩。更为讽刺的是,一个B站粉丝告诉我,这盒绿色的伪劣口罩,是早在12月就被央视曝光过的假口罩。它们竟然漂洋过海到了美国,又被卖给华人。



△ 我和室友囤积的食物



△ 居家做饭

不再去超市后,我和室友开始转向线上囤货,但当时线上的生鲜超市购货也非常紧张,配送名额难抢,订单甚至会被取消,我不得不寻找新的途径。

纽约有很多华人开的中超,在疫情爆发之后,他们早早就关门了。华人超市照常要付租金和工资,囤积的货物没有及时售出同样会过期变质、造成损失,所以我想一定还有其他的销售途径。果然,之后我发现有配送生鲜的华人超市微信群,各个群负责一定地域范围内的食物配送。

5

截至4月12日晚,联合国全球系统共有189名员工感染新冠病毒。得知这一消息,我与同事们心情很低落,但幸好,联合国给员工们配置了覆盖全面且足额的医疗保险,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患病的负担。

居家办公后不久,出于安全考虑,纽约市有不少员工陆续离开了纽约,回到更为偏僻的老家躲避疫情,联合国也有部分员工回了老家。美国国内航班没受太大影响,只是从纽约出发的乘客落地后需要在当地隔离14天。

我导师一家三口选择留守纽约 ,居家隔离期间,她“苦中作乐”开始在工作之余尝试烘焙,在家教儿子做各种有趣的事情。她没有跟我表达太多的担心,只是我们都很怀念在外边自由活动的日子。

导师很关心我的生活,经常会问我父母在国内的健康状况、是否有买到回国机票等。我的实习本应在4月30日结束,早在3月中旬,我就打算购买回国机票,赶在疫情更严重之前离开纽约,但是买票之路并不顺畅。

由于“一周一航一线”政策,机票价格飙升,航司官网预订的正价票,绝大部分都会被取消。而找代理人购票,4万元一张的经济舱机票,居然被戏称为“甩卖”,稳妥一些的票甚至涨到11万。回国购票难度大,且路上感染风险高,几经考虑,我只好选择延长实习,待在纽约家中自保。



△ 疫情前,原本游客爆满的纽约观光双层巴士。

4月以来,纽约疫情逐渐严重,我无处可去,只身一人在这座城市我还是感到有些压力。第一是担心自己的保险面临到期,不能报销新冠的医疗费用,第二是因为在国外没有特别亲密的人在身边,一旦生病,可能会缺乏照料。

我和中国室友一起合租,以前大家都忙于工作,缺乏沟通,而现在,我们出门会互相提醒、回家立即帮对方消毒,也会一起订菜、做饭、聊疫情,算是在纽约相依为命。

受疫情的影响,国际组织实习生们还有可能面临非法滞留问题。实习生想要由非法滞留转变成合法滞留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在实习结束之前向实习单位部门申请要延长实习期;二是一定要有保险,无论是你将以前的保险延期还是在当地现买,都要有覆盖延长时期的保险;三是签证未过期,联合国实习生持有的是G4签证,一般是一年,但有的人实习期也是一年,结束时赶上疫情正好签证到期就很难补救,因为很多部门停止办公。

除了签证,另一件麻烦事就是保险。持有F1签证的留学生购买保险相对容易,但是联合国实习生持有的G签证在购买当地商业保险时有诸多不适用。以中国籍实习生为例,从中国保险公司购买的保险无法在美国当地进行续保,而在新冠疫情严峻的情况下购买美国当地保险则十分困难。

我前几天尝试申请了美国当地的一款商业保险,发现填写购买理由包括“保险被单位取消”或者“无法续保”等,并不包括“想要保护自己”或者“即将出行“,或许现在美国的商业保险公司在极力避免接受具有染病风险的人投保。

6



△ 从家楼下的公园眺望曼哈顿,联合国大厦就是那栋方正的蓝绿色盒子的建筑。

纽约下达居家隔离禁令之后,曼哈顿从不夜城变成了空城,夜晚空旷漆黑的街道让人不禁想起《美国往事》里上个世纪20年代,人们都躲藏在地下酒吧的日子。我最喜欢的一部美剧是《老友记》,可以说它奠定了我对美国社会的认知基础,我来了以后发现纽约确实是剧中所描述的那样。

疫情之后,纽约人的热情和乐观没有减弱,现在每到晚上七点,为了鼓舞美国护士准时的换班交接,纽约区每家每户基本都会打开窗户欢呼或是打鼓合唱。印象很深的是某一天晚上,我家楼下响起了巨大的音乐声,有人在用音响播放《Empire State of Mind》,这是一首歌诵纽约的歌,整个小区顿时像在开迷你演唱会一样,大家一起跟着音乐合唱,我突然觉得纽约人挺有生命力的。



△ 联合国秘书长现身“全球演唱会”

4月18日,我在家看了“全球演唱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了讲话,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讲话最后,对全世界的人民提出倡议,希望大家能肩负起全球公民的义务与责任,相对于只把自己当作某一个国家的公民,更应放眼整个地球和人类的发展,实现 “global citizen”(全球公民)和"united nations"(联合国)的理想。

歌手表演或者串场的间隙,屏幕背景同时出现了大量抗疫图片:比如不同肤色的医护人员、患者、支持者等等。各种跨国界人道主义的救援力量和医生、工作人员坚韧不屈的品质,都闪耀着光辉。全球各个种族的人都在一起努力抗击病毒,让我感觉这是一道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难关,不分国界。



△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会议中心

如果在联合国按照常规程序实习完然后回国,没有经历疫情这么一遭的话,我可能对整个事件的了解不会那么透彻。身在国际组织中,我深切地感受到,疫情不仅涉及疾病传播,还涉及到政治和国际关系。危难时刻,联合国发挥了维护国际秩序与安全的带头作用,这样特殊的工作情境,更加深了我对这份工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45年,联合国宣布成立,并将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确立为主要目的之一。门口“打结的手枪”是联合国的标志性雕塑,象征渴望和平、停止战争。然而在和平年代,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不同国家和文化之间的芥蒂与偏见依旧根深蒂固,保持理性思考和文化交流显得尤为重要。



△ 联合国大楼下方的成员国旗帜

疫情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了很多潜在的问题,提醒我们有不少值得改进的地方,但它同时也彰显了人类大爱无疆、上善若水的情怀。

在我眼中,一个全球大流行的疾病,它不应该用于国际间的政治斗争,它最大的作用应该是提醒我们:大家要联起手来对抗人类的共同公敌,对于抗疫,没有人可以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置身事外。

[返回顶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