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一日游

打印 (被阅读 次)

维也纳一日游(2019-04-14)

 

[作者注:2019年4月份曾到欧洲自驾游历了几个国家和数十个城镇。一路上拍了些照片,写了些文字。直到最近才有些时间加以整理,准备从现在开始陆陆续续按时间先后以帖子的形式分享给大家。很感谢夫人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从衣食住行各方面做了详细的旅行计划。部分文字和照片由夫人提供。张晰。2020-01-13.]


 

维也纳(英语: Vienna,德语:Wien)是奥地利共和国的首都,也是该国最大城市,人口172.3万。是奥地利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尽管奥地利是个平静安详不太出名的欧洲小国,但其首都维也纳却久负盛名。无论就名声,文化,艺术,历史哪个方面,维也纳在欧洲名城当中的地位,应该可以和巴黎伦敦罗马平起平坐,近年维也纳多次被选为世界最佳宜居城市前几名。

维也纳显赫的地位,灿烂的文化,得益于过去五百年作为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和奥匈帝国首都的历史。罗马帝国和奥匈帝国时代的辉煌为维也纳留下了不计其数的雄伟建筑。今日的维也纳,其18世纪帝国鼎盛时期的痕迹依然随处可见。


 

维也纳的清晨,空中飘着微微的细雨,所住旅店附近的街道上举行赛跑,参与者和观看者人数都不多。道路封了,没有公交车 通行,走路去地铁站。

 

 

 

 

 


 

估计因星期天的缘故,街道上行人很少,也看到排列整齐的共享单车。

 

公园的小树林一棵棵小树上挂着捐赠认领人的名牌。

 

乘坐环形有轨电车沿着老城区转了一圈,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沿街基本上是不超过10层高的老式楼房,米黄色或土灰色,一点都不时髦。窗户不大,却明亮干净。给人感觉古典端庄朴实耐用。也根据旅游攻略,参观了几个景点。


新霍夫堡皇宫


 

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奥匈帝国的王宫。奢华,气派。哈布斯堡家族从13世纪后半期开始至1918年在这座王宫里居住了大约600年。王宫经过不断改建和扩建规模极其宏大。据说当年希特勒占领维也纳时也是在这里发表的演讲。

斯特凡教堂(St. Stephen's Cathedral)
 


 

 


 

斯特凡教堂也是维也纳市的标帜。被称为“维也纳之魂”的斯特凡教堂高达137米,巨塔直耸入天,教堂的塔是世界第三高,整体外观为哥特式。尖塔的中心尖塔周围又环绕着无数精雕细琢的小尖塔,好像一顶光彩夺目的王冠戴在维也纳市。当今维也纳的建筑其高度都没有超过斯特凡教堂的高塔。有人说这其实多多少少也反应出维也纳人更愿活在历史中。

玛丽亚·特蕾西亚 (Maria Theresa) 女皇
 


 

以青铜铸造,气势磅礴而庄重肃穆。纪念碑的顶端是雍容华贵、仪态端庄的特蕾西亚女皇坐像,头戴皇冠、容貌清秀、面容慈祥的女皇一手握卷并肘挽权杖,一手向下平展,似向臣民告戒,似向臣民问候,没有权的威严,没有尊的高傲,没有神的诡秘,俨然一尊高尚圣洁、仁慈和善而平易近人的人母形象。可惜拍照时是逆光,看的不很清楚。

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是奥地利人永远的“国母”,也是奥地利人心中最神圣的女神。23岁特蕾西亚继承皇位。她美丽、聪明并具有超人的政治智慧,执政的40年,是奥地利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

她重视联姻外交,所生16个子女(13女3子)个个才华品貌出众,她将女儿们嫁给了多国的皇帝和国王,因此她有“欧洲岳母”之称。这种联姻外交使影响欧洲全局的主要国家都成为奥地利的“亲戚国”,这为保持奥地利很长一段时期的和平稳定奠定了基础。

卡尔教堂


 

 

被誉为维也纳最美丽的教堂。外形自由,动感十分,美丽的曲线,复杂的几何图形,富丽堂皇的装饰、精美的雕刻和强烈鲜明的色彩。
绿色圆顶和门廊仿自古希腊和古罗马式的建筑,双圆柱仿自古罗马,左圆柱象征坚定的信念,右圆柱则是勇气。

金色大厅Wiener Musikverein

外观一点不金色。是维也纳音乐协会属下的六个音乐厅之一。在中国,"金色大厅"被神话成了音乐界的最高殿堂,多年来,这里已经成了中国人的自费秀场。金色大厅据说只要出钱就能上台。事实上金色大厅在英文的旅游介绍中只给了一星,是个只要出钱就能上台演出的场所,并不是被国内神话成音乐界的最高殿堂。据说,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中国艺术家和艺术团体是在被邀请的情况下在金色大厅进行演出的。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Wiener Staatsoper)
世界上最著名的歌剧院之一。1868年建成。是"音乐之都"维也纳的主要象征,素有"世界歌剧中心"之称。



自大楼落成之日,其建筑的外观恶评如潮,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指责声,两个建筑师一个自杀,另一个也不堪重负,两个月后忧郁去世。
 

做旅游计划时想在音乐之都听一场歌剧或音乐会,无奈歌剧院的演出一个月一次,四月在十九号。金色大厅据说只要出钱就能上台。今天是有两场演出但不论是指挥还是曲目都没有听说过,为避免因体力严重透支而在音乐会上睡着的尴尬,还是放弃吧。

 

星期天的市政厅广场

周末,维也纳的市政厅广场没有‘政’事,为民所用。人们铺上麦秸,支起炉灶,搭起凉棚,过起悠闲的周末生活。
 

 

 

 

 

 

黑死病纪念柱
 

来到维也纳市中心,街上的人才多起来。

黑死病纪念柱位于维也纳市内城,是欧洲最大的巴洛克式的“黑死病纪念柱”。

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之一,患者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皮肤出现许多黑斑,死亡过程非常痛苦,故称为“黑死病”。此病在随后300年内多次在欧洲卷土重来,总计共有2亿多欧洲人死于这场瘟疫。

1679年的维也纳黑死病肆虐,鼠疫几乎夺走了三分之二维也纳人的生命。后来为了纪念死于鼠疫的受难者,奥地利皇帝下令建造了这尊黑死病纪念柱。

在这根纪念柱的外型台座上描绘着神创天地、黑死病流行、最后的晚餐等浮雕。柱身表现了皇帝摘下皇冠,半跪在地上祈求上帝保佑自己的臣民以及在天使的指引下,圣人打倒化身女巫的黑死病。


 

 

 


 

维也纳的商业街, 估计周末的原因,人气不旺。


 

维也纳--音乐之都

几世纪以来音乐一直都离不开维也纳,与它紧紧相连。它是孕育出音乐天才莫札特,贝多芬,舒伯特和约翰·施特劳斯的圣地。
 

维也纳著名的地标之一是“金色施特劳斯像”--奥地利音乐家约翰·施特劳斯的雕像,俗称“小金人”。施特劳斯以创作三节拍的圆舞曲华尔兹而闻名于世,被誉为“华尔兹之王”。他还以优美的音乐语言创作了大量描绘维也纳人情风貌的著名乐曲,如《蓝色的多瑙河》、《维也纳森林的故事》等。

来到维也纳无暇去听正规的音乐会,路边听到几首‘’牛头马面‘’的曲子,不亦乐乎!



茜茜公主与维也纳

除了著名的音乐家,其实还有一个很有名的人物与维也纳也是息息相关的,那就是茜茜公主。

上大学时,看过《茜茜公主》的三部曲电影。电影描写了弗朗茨皇帝和茜茜公主之间的爱情故事,这应该是19世纪欧洲王室中最凄美的故事了。

其实茜茜最初并非奥匈帝国皇后的人选,候选的是比她大3岁的姐姐海伦,但是阴差阳错,弗朗茨对年方15的茜茜一见钟情,非她不娶。这个活泼可爱、热爱大自然和小动物的小女孩,深深吸引着弗朗茨,最终,他们在维也纳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下图是历史上茜茜公主真人和其丈夫弗朗茨约赛夫。


 

 

        

历史上真实的茜茜与弗朗茨的爱情,完全没有电影中描述的那么完美。弗朗茨受过严格的宫廷教育,而茜茜是在巴伐利亚的湖光山色中自由自在地成长的。两种不同的气质最初相互吸引,逐渐地却显得格格不入。成为了伊丽莎白皇后的茜茜虽然享尽荣耀富贵,却总是郁郁寡欢。

 

下图是饰演茜茜公主和其丈夫的演员.

 

 

 

茜茜从内心里一直拒绝扮演传统的妻子、母亲、皇后乃至一个大帝国形象代表的角色。晚年的茜茜心灰意冷,周游欧亚非列国。1898年,她在日内瓦被一名无政府主义者杀害。尽管如此,这位皇后仍以美貌、魅力和浪漫的忧郁气质而受到臣民的爱戴。

茜茜公主是奥地利人心中不变的女神,那个貌美、善良、热爱生活、充满活力的年轻皇后,在奥地利人的心中刻下了牢牢的印记。可以说,茜茜公主是维也纳人的文化偶像,其印记在维也纳随处可见。

 

美泉宫 Schönbrunn Palace & Gardens


美泉宫是维也纳引以为豪的世界遗产。不看美泉宫就不能说到过维也纳。莫扎特6岁时第一次宫廷演出是在这里,弗兰茨·约瑟夫皇帝在这里出生,是茜茜公主生活的夏宫,也是哈布斯堡王朝昔日辉煌的象征。
 

这幢淡黄色方方正正规规矩矩的宫殿建筑就是美泉宫。


 

 

美泉宫殿内不允许拍照,只有花园的照片。美泉宫门票40欧元一张。

美泉宫的浪漫唯美,只有当置身在对称整齐又色彩斑斓的法国式花园里才能有更深的感受。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